我们这个世界
作者 : 未知

  准确来说,从大方向看,中国的环保宣传力度似乎在逐渐变得越来越大,对于我们普罗大众来说,我们曾经看见过连天的雾霾和沙尘暴,我们也在看到社会各界开始做出各种措施,天蓝了些,水变得干净些了,大体的舆论导向给了我们一种盲目地自信:中国在经济高度集中发展的今天也可以如此的保护环境,是不是我们国家真的做到了坚固民生与发展两条路,是不是我们的国家真的强大到会有一种超过资本主义的能力,可以强大到忽略工业对于环境带来的危害?
  -关于“伦敦”引发的联想
  环顾那些昔日的列强国家,无一不经历过乌云变天,追被人熟知的就是伦敦的“雾都事件”。1952年的伦敦可谓是人间地狱,浓厚的雾气,使得交通瘫痪,强烈的雾气疯狂的蚕食着市民的健康,据统计,在整场雾都浩劫中的共造成约4700人死亡。这样的大型的劫难,并不是无缘无故产生的,静观史实,我们明白人类的大型生产活动是导致环境逐渐恶化的主要原因。那时的英国正享受着提前完成工业革命的胜利果实,那时的民众也深刻的感受到工业发展给人类生活带来的便利。可喜的是英国人民并没有在这样的灾难面前卑躬屈膝,英国政府在第一时间里就制定了铁腕的治理手段:1954年的伦敦市法(City of London(Various Powers) Act 1954),1956年的《清洁空气法案》。可即使是这样及时有力的法案,也花费了整整五十年才将伦敦的天空重新恢复到纯净的蓝色。
  “人定胜天”,早在宋朝刘过的《龙洲集》中就有提及,我想相信我们的祖先也一定提前预示到人类会逐渐加大对于周围环境的影响。我们在抱怨自己的城市绿地越来越少的同时,你有没有从那片绿地建成的商场也好,饭店也罢获得欢愉呢?说白了,人类就是一个充满了智慧的饕餮,我们的欲望驱使着我们不断地去追求更多的便利和舒适。
  就像之前说的人类的发展会继续,在接下来的五十年内从现在的一个大国的强势霸道会迅速的演变成为几个超级大国及联盟的“列强”状态,中国不出意外一定会是这些“列强”中的一个。说来虽然有些讽刺,中国曾经备受列强的侵略,如今却在一步步的成为列强。不同的是,如今的超级大国的主要目标不再是侵略,占领其他国家,更多的我们会逐渐学会如何合作,协作,完成一种联合力量下新型的世界结构。可凡事必有正反两面,我们考虑过在这飞速发展的过程中带来的伤害吗?
  1986年前苏联发生的大型核爆炸――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灾难让社会各界都为之汗颜,为之震惊,这也是人类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核事故。人类需要明白去平衡迅速发展的新型科技与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的关系,可说着大家心里都明白我们要以环境为先,再去发展经济。可真正开始实施时,我们是否做到了呢?结果不言而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灾难可谓算是苏联解题的一个小小的导火索,说白了,整个苏联这个大的经济体,谁也不想受到这样大型的人类灾难的连带责任,与其不和睦的联接在一起,还不如解体各自承担自己的责任。人类太会用时间这个武器,“时间会解决一起的,时间过了就好了。”人类秉持着这样的心理,将所有发展中的阴暗面遮盖起来,然后息事宁人。的确,人类也确实是一种好了伤疤忘了痛的物种,相对于金鱼的七秒记忆,人类的记忆确实长的多,但人类对于一个灾难的伤痛程度,却是短暂而轻微的。
  苏联解体了,人类把它定义为社会主义事业的重挫,老牌工业强国俄罗斯资本主义复辟。这样一来全世界仅剩下中国,朝鲜,老挝,古巴和越南坚守着共产主义这份事业,我们的目的不是评价共产主义是怎样的,但我们需要了解到没有了资本主义的经验基础,我们如何又好又快的发展我们社会主义事业。对于相对经济发展的欧美国家,中国省略了资本主义这个资本积淀的过程,使得中国暂时躲避开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在发展的过程中产生的环境恶化的问题,可我们需要明白现在的平静也许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我们无法去预估将来在时间的考验下会暴露出多少因为基础不牢靠导致的人类的悲剧。
  - 关于现状的思索
  如果没有经历时常一周的短暂的长江科考,我也许不会这么清晰地认识到,对于中国的环境问题,远比仅仅解决的北京的雾霾问题要困难得多。从小生活在一个被海洋环抱的城市,来的朋友们也都无一例外的跟我夸耀我家乡的洁净空气和适宜的气温条件。可作为已经在那片土地生活了近二十年的老居民来说,环境保护却显得刻不容缓。我们不能否认人类的肆意破坏是造成环境日益恶化的原因之一,可真的就仅仅是人类的行为就会使得我们赖以生存的大自然变成现在这样的不堪吗?这个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所谓的政策问题,似乎是有关部门又来解释一切现象的托词。“为什么江豚的数量在减少,我们却不加大力度保护?”,“为什么我们的环境局已经水生相关的部门不加大对于江豚保护的投资?”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可以简单的用几个字进行概括“政策原因”。
  “政策原因”一个空洞却又有力的词眼,只要这个答复一出,所有的话语都僵在嘴边,然后硬生生的咽了回去。中国人长久以来对于权威的不敢挑战在这个时刻展现的淋漓尽致,缄默就这样成为了这个民族面对一切问题的招牌动作。似乎就这样一叶障目,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将世界末日远远地抛在脑后。也真的是讽刺的应了祖先的“眼不见,心不烦。”在我得知了武汉长江江豚水生所每年供江豚饲养的经费仅仅区区的八十万,相较水生所给我们的数据报道,远不足真实数字的三分之一。
  我们不能说这是个可悲的事实,但中国如今的强大是经不起推敲的,在这个表面金碧辉煌的城雕下是富庶的街道还是贫穷的巷弄,想必生活在这之中的我们有着最清晰的认识。祖国的强大使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的骄傲,但如果这份强大是建立在欺骗,隐瞒,和破坏之上的,我们宁愿放弃。作为一个走过五千年的泱泱大国,我们却在不断地遗忘,变得世俗。我们和日本韩国争抢我们的传统节日,传统习俗的时候,我们有想过我们所奉行的这些礼数真的有这些国家做得好吗?似乎一个环境问题并不能干涉到这么多其他方面的问题,但管中窥豹,窥见一斑,如果我们在不能及时的如此批判性的思考问题,那么我们将靠着我们现在眼前的这座金山,然后慢慢地消磨殆尽。
  ――后记
  也许我的想法的确过于悲观,但作为一个国家,如果连本质都丢了的话,也未免太让人笑话。就从一小步开始吧,开始关心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开始留意周围的变化,开始放平心态体味自然,将夹缝中的我们指引向光明的彼岸。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