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约会美丽都》老年女性形象分析
作者 : 未知

  摘要:法国新锐导演西维亚乔迈指导的动画片《疯狂约会美丽都》,洋溢着独特的想象力和幽默感,是一部有着鲜明女性主义色彩的影片,荣获多项大奖。片中处处流露出对女性不留余力的赞美,其中更是对老年女性形象进行浓墨重彩的塑造,增添了创作内容的深度和生命的厚度,是其它多数动画作品中不曾有的。
  关键词:老年女性形象;边缘形象;颠覆性;审美
  动画片《疯狂约会美丽都》是近似于默片的、夸张的、怪诞的手绘动画,于充满怀旧的氛围中讲述了外婆苏珊和怪里怪气但热心善良的老年爵士“美丽都三姐妹”,勇救在自行车环法比赛中被黑手党抓走的孙子“冠军”的故事。作品中四位老年女性丰满且独具魅力的形象,在淡淡忧伤与悲悯的基调下,迸发着乐观与调侃的智慧火花,又在基本是默片的风格中,散发出诗的气息。本文将分别从边缘化的突破、观念化的颠覆、审美化的错位三个方面进行阐述分析。
  老年女性形象边缘化的突破――从“次”到“主”
  与主要角色的重点细致刻画相反,边缘角色的设计表达往往呈现出单一、无差异性特征。老年形象因其自身局限,多在传统的故事结构中处于配角地位,形象单薄、微不足道,因此在塑造老年角色上基本遵循固定、概念化的人物模式,无法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1]即使是美国、日本动画偶有尝试,突出老年角色的设定,甚至将其放置与主角同等地位,但与这部作品中对老年形象创新性的突破相比,丰富性远不够充分。本片以独特的构思、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富有深意的内涵,从另类的视角对老年女性形象进行深入挖掘,生动细腻的塑造了这一边缘性群体形象,契合了影片的精神内核。
  在西方文论史上,主要有两种人物观:“心理性”人物观和“功能性”人物观。前者认为作品中的人物是具有心理可信性的“人”,强调人物的性格特征;后者认为人物是从属于情节的“行动者”,强调人物在情节中的功能。[2]少有对白的四位主角,既具心理性,又具功能性,对故事的发展至关重要,不可或缺,突破传统艺术创作中老年女性角色边缘化的地位。不同于以往被动、次要的女性形象,第一主角的外婆苏珊夸张荒诞,身材矮小、肥胖敦厚,却充满智慧与胆量,在此片中处于主动,英雄式的地位,影片以温情幽默的方式大量描绘出这种极致的反差性,使观众印象深刻。在孙子被黑帮绑架在轮船中的这段,情节上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外婆用不多的钱租下简陋脚踏艇,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无论昼夜,一直紧跟巨型轮船。暴风雨的夜晚,为了表现出危险的紧张感,导演运用了3维效果,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我们无法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看见外婆于脚踏艇中的勇敢无畏,但是音乐的渲染却完美的传达出精神上的不可战胜,莫扎特《C小调弥撒曲》在空中回荡,剧情推向高潮,人物欲显悲壮,仿佛使人相信如此超现实的情节,是那么具有真实性。
  另一方面,创作者用老年女性独具的形象特征,传达出一种岁月流逝的怀旧感,这种淡淡感伤的情怀不仅充分体现在人物塑造上,更是在对美丽都象征的资本主义社会,大转型中工业文明的过速发展,由此带来一系列对人性的冲击异化和对个人权利侵犯的批判,拓展了影片的深度,传达出导演的人文关怀。从作品中的一些细节可看出端倪:苏珊外婆在帮助孙子“冠军”解乏时,幽默的用吸尘器、打蛋器、除草器来为孙子按摩小腿。在自行车比赛中,给孙子加油的外婆本身乘坐的汽车,被黑帮扎坏,当修车师傅束手无策之时,外婆奇异的用糖吸引狗狗,用狗身替代车轮,和以狗代车追赶轮船。在夜总会演出时,三姐妹和外婆用报纸、冰箱、吸尘器、车轮钢圈来伴奏,而台下的观众却听的津津有味,很是享受,认同,完全不觉得是一种工业化的噪音,人们在工业化进程中麻痹迟钝。又如,曾经红极一时的“美丽都三重唱”在如今工业文明发达的“美丽都”中落魄,隐喻的表达了文化艺术在这样的物质世界中难以找到出路。这些无不影射出创作者借老者的形象表达对农业文明安宁的怀念。
  二、老年女性形象观念化的颠覆――从“弱”到“强”
  这种“强”“弱”观念的颠覆性体现在两组对立的关系上,一组是女性与男性之间,另一组是老者与青少年之间。
  在长期男性为中心的社会中,主体与客体、塑造者与被塑造者、观看者与被观看者、再现者与被再现者、营救者与被营救者等对立的双方中,男性永远代表前者,而女性则永远代表后者。[3]女性在男权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下,处于被压迫的地位,两性关系的和谐无法真正协调。动画作品中的正面女性形象通常处于被动、弱小、花瓶式的地位,反面女性则无能、懒惰、愚蠢,似乎男性更加智慧,常以英雄、拯救者的形象出现。但是观看《疯狂约会美丽都》,女性却始终处于强势地位,两性传统观念中的强弱印象彻底颠覆,创作者对“男权意识”强烈抨击,男性形象在嘲讽、批判中更显得外强中干和漠然机械,不堪一击。无论是作为第一主角的苏珊,面对高大犹如扑克牌的黑帮男性们在高架桥上的凶残追赶,年迈走路都不方便的她眼神坚定、行动果断,用一只残缺的长短脚便轻松�A倒恶势力,粉碎黑帮,还是美丽都三姐妹在与黑帮较量的过程中,毫不畏惧,反复用家用平板锅击败敌人。这种成群的黑帮青壮年男性在和四位老年女性的斗争中所表现出的外强中干,是如此的戏剧性。还有在影片刚开始时,从汽车中走出看三姐妹演唱会的四个体态极其臃肿,面部表情极其凶狠的大龄胖女人,她们从车中脱出被狭小空间挤压的,如同面条式软弱、麻木、瘦小的男人,最后一位甚至把男性夹在屁股中,毫无保留的嘲讽、批判男性,而男性却毫无反抗之力,男性权威荡然无存。传统两性关系的颠覆显而易见。值得注意的是,剧情开头这四位女性的外在力量性与故事中的四位老年女性主角的内在力量性,相互呼应,幽默却清晰有力的显现出女性的力量感。
  在老者与青少年的老少对立关系中,老者多是被照顾的对象,定义为弱势群体,尤其是老年女性,或年老色衰、或体弱多病,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呈现, 艺术作品常常忽视对老年女性内在精神价值与人格魅力的刻画,显得单一刻板。但本片中,大量使人动容的情节描绘出苏珊外婆对孙子无私的爱以及无微不至的照顾,即使孙子早已成年。外婆总是用慈祥的眼神关注孙子,在孙子自闭的儿时,外婆不遗余力的寻找孙子的兴趣,孙子是她的一切,多年来像一盏明灯,温暖的指引着孙子,行动不便的苏珊一直坚持陪伴孙子练习脚踏车,哪怕下雨,汽车在外婆身边飞驰而过,也改变不了外婆的决心。当回到家中,年轻健壮的孙子都疲惫不堪时,年迈的外婆仿佛永不知疲倦,扛脚踏车、做饭,照顾孙子的一切,如同永远旋转的陀螺,不知停歇,本来应当承担起照顾家人责任的年轻孙子,却处处受到老者的关爱,特别是取名“冠军”的青年孙子,在被黑帮作为赌博机器而绑架后似乎已丧失了自我意识,需要依靠勇敢机智的四位老年女性与黑帮斗智斗勇,来拯救自我。   《疯狂约会美丽都》抨击了美国文化中“男性英雄”的男权意识,刻意忽略男性的积极形象,将苏珊与美丽都三姐妹推向了“英雄”的地位,改变了老年女性在动画中作为弱者的存在,将老年女性作为拯救的主体,而青年男性作为被拯救者。这部影片是女性主义动画的典范,从人物形象的塑造到场景细节的设置无一不表露着女性的力量与才华。[4]
  老年女性形象审美化的错位―― 从“丑” 到“美”
  很长的时间里,多数人都认为艺术就是美的,美与丑是绝对的对立,通常我们所说的“表里如一”等传统观念也反映在动画作品的创作中,造型与性格相匹配是角色塑造的常见规律,认为正面形象一定是美的,外形年轻,富有魅力,内心善良,反面形象则丑陋怪异,表现出来的品质也同样是消极的、反价值的。所以多数作品中的第一主角往往是年轻、貌美的,年老色衰的老年角色通常处于配角地位,起对主要角色的补充作用,也不足为奇了。即使在作品中属于重要角色,被详细刻画,也往往是恶毒的反面形象,面目可憎,内心阴暗。
  直到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女权运动的不断发展,女性自我意识得到关注,社会对女性的审美加以改变,美与丑相对化,外表美丽不代表内心美好,外表丑陋也不一定内心病态。在动画作品中,对女性形象的塑造,也更加倾向于个性的塑造,出现了一些造型与人格属性错位的女性形象,颠覆了“美”与“丑”的模式化概念。
  《疯狂约会美丽都》创作者将所讴歌的苏珊外婆设计成一个“圆球形”,又胖又矮还有长短脚和残废的手指,这个看上去都需要别人照顾的弱者形象,却以强大、甚至固执的的信念,独自艰辛的抚养孙子,影片塑造出苏珊即智慧又狡黠、即慈祥又冷幽默的性格特征。创作者对女性老者的关注,尤其是品质的赞美显而易见,通过细节的刻画感染着观众。如同福尔摩斯一样的她,多次抬眼镜眨眼的动作,生动的传达出老者的智慧,装扮盲人,跟踪黑帮机械工程师,特别是第一次就看懂了专业的机械原理图,只是扭动了几颗螺钉就让它成为了一辆真正会跑的脚踏车。在被黑帮发现之后,面对密密麻麻掏出手枪的黑帮男性,外婆机智的关闭电闸,使三姐妹和孙子有机会逃走。还有,幽默的外婆陪伴孙子练习时,用伞勾住孙子的自信车等等设置,使观众通过苏珊“丑”的外形而强烈的感受到人物内心的美好品质。
  另外,将美丽都三姐妹塑造为枯瘦的“倒三角形”,皮肤松垮,甚至有老巫婆的造型气质,与同生活在美丽都随处可见的胖女性明显不一致,这种造型上的差异,也传达出三姐妹精神上的不同,年老落魄的她们有着与在大都市工业化中麻痹异化的女性所不同的优秀品质。偏僻破旧的住所,到处是蟑螂和苍蝇,等等不公的境遇、潦倒的生活,也都不妨碍她们爽朗的笑声,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执着。因为艺术上的共同语言,三重唱遇见了苏珊,并为她提供了免费的住宿和食物,最后又不顾危险的和外婆一起与黑帮斗争,救助一个陌生的无辜者。这无不体现了三姐妹助人为乐、伸张正义、勇敢乐观的老年女性形象。
  影片通过对造型上的刻意丑化批判了消费主义文化影响下现代商业动画的肤浅,将一切美好的品质都包裹在一副丑陋的皮囊中,引导着人们对老年女性形象审美标准的思考。
  结论
  本片透过亲情这个古老的话题,使观众认识到老年女性这一特殊群体的独立人格与精神价值,传达出对老年女性,乃至所有女性的关注同情与讴歌。
  参考文献:
  [1]洪桂云.中国动画电影中老年人角色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3.4.
  [2]江守义.“心理性”人物和“功能性”人物[N].巢湖学院学报,2004.
  [3]孙燕.女性形象的文化阐释[J].中州学刊,2004-5.
  [4]�X晓倩.女性主义视角下动画女性形象的研究[D].江南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2-3.
  作者简介:顾郁葱(1989―),女,安徽合肥人,武汉纺织大学2013级艺术设计专业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动画.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