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成保行侠记
作者 : 未知

  作者简介:梁东升,男,1995年11月出生,姚安县栋川镇人,现为云南财经大学一年级学生。初中开始学习写作,已发表网络小说多篇。
  第一章 前 言
  距南京应天府西南约百余公里的大山脚下,有一个占地约百十公顷的大水池,山上九峰八箐之水均汇集到此池中,再排放到下游灌溉着近万亩的良田,然后流入皇城南京护城河。此池中之水不但养育着下游平民百姓,还囤入护城河里保卫着皇帝老倌的安全。在水池大坝东侧的山凹处座落着一个约有五百余户人家的村子,因房前屋后种满柳树,故将村名取作“大坝柳树湾”。柳树湾村民世世代代在水池中养鱼,放池之水种植稻禾。池中饲养的鱼肥而不腻,池水种出的稻米香软可口,这个水池真正成为了柳树湾村民的生命之源,因而村民就将水池取名为“米汤池”。
  明洪武初期,因连年征战,导致盗匪横行,民不聊生,在“米汤池”源头的大山中接连出现了几股匪徒,他们啸聚山林,打家劫舍,祸害百姓。太祖皇帝即派官兵剿灭,为斩草除根,防止死灰复燃,就下令将山中树木焚烧殆尽。又恰遇南京连年大旱,导致“米汤池”上游水源枯竭,池中蓄水日渐减少,有限的池水成为了南京护城河与柳树湾村民争夺之源。一到冬季官府就强行放“米汤池”之水进入护城河,就与村民发生流血冲突,村民为争“米汤池”死伤无数,柳树湾村民成为了朝廷的心腹之患。
  明洪武十五年前后,云南梁王把匝刺瓦尔密发动叛乱,太祖皇帝命令傅友德、蓝玉、沐英等大将率大军30万出征云南。平定云南后,朱元璋念沐英征战有功,便派其留在云南镇守疆土。为了巩固疆域,促进云南的发展,洪武二十年前后,沐英亲自回到南京,强征330万移民入滇,因柳树湾村民一直与皇都护城河争“米汤池”中之水,是皇帝脚下的心腹之患,因此从南京应天府到大坝柳树湾一带的居民,自然就成了移民的主要对象。
  移民从南京出发到云南步行要走180天,路途遥远,很多人病死饿死在路上,到云南时,只剩下120万人,而到了云南的人,十之六七又因水土不服,被瘴气夺去了性命。最终活下来的,青壮年被强征入官府服兵役劳役,老幼年弱者被赶入山区蛮荒之地艰苦度日,被毒虫野兽侵袭惨死者随处可见。
  明朝移民导致千万户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惨不忍睹。直到大清中晚期,移民才逐步与当地土民融合在一起,过上了正常生活。但从明至清,南京与云南两地之间一直都在发生着各种悲欢离合的寻亲访祖的凄凉故事。
  第二章 寻亲姚州府 破贼露神功
  清朝咸丰年间的一个清晨。有一车队翻山越岭正前往剑南道--姚州府。这个车队有上百人,其中有一位从省城调任姚州的官员,带着二十多位护卫亲兵。其他多是前往姚州府的商贾百姓,均是中途为寻求官兵保护而加入的,因这位官员自认为武艺高强,又想在百姓中获得好名声,也就答应了商贾平民结伴随行。
  车队中有一少年,二十岁左右,独自一人行走于车队后面,此人龙行虎步,气质非凡,他不太愿与旁人帮腔搭话,旁人也不敢随意靠近他。
  因为此人有一种气势、气场,让人不敢接近。传闻随行人群中有逃犯,所以车队中人都担心逃犯是否就是他。但好在此人也不好勇斗狠,沿途只以劳动换取食物,别看他身形瘦弱,但气力极大,成年大汉都抬不动的东西他都能轻易抬起,仿佛天生神力。
  沿途均是穷山恶水,人烟稀少,多见毒虫猛兽,行走十分困难。当车队行至一山洼处,正要歇息时,突然有兵马奔腾之声传来,走在车队前面的官兵仔细一看,就见一群穿着奇装异服,口中呜哩哇啦叫嚷着土话的山贼,从山林中杀了出来。
  车队中官兵只有二十余人,而且车马劳顿,长途跋涉,早已精疲力尽。此时正饥肠辘辘,浑身无力,哪里能够阻挡狼奔而来的贼人。
  就在前队官兵遭遇贼人之时,车队后面同样遭到了袭击,有所不同的是,袭击后面的贼人并没有前方的多,而且都是从山林中突然蹿出,没有骑马。
  刚才那少年正游离于车队后面五十步之外独自行走。突然,一个贼人从山林中蹿出,手中红缨枪一指就朝少年的心口刺去。
  少年脚下滑动,化作游龙,眨眼间就来到持枪贼人身后,贼人反应不及,只见少年右手握拳,在空中轮了个大圆,如同轮一个大锤一般,朝着贼人后颈大椎穴上一砸,只听“彭”得一声闷响,贼人就两眼一翻,瘫倒在地上。
  少年神色冷静,他用脚把地上的红缨枪一勾,那红缨枪就旋转着飞了起来,化作一道弧线飞进了少年手中,少年手握红缨枪,全身气势一变,那是一往无前、无所畏惧、面对千军万马毫不畏惧的气势。
  从山林中蹿出的贼人至少有十来个,另一贼人看见少年手握红缨枪,就挥舞着一把四尺长的大刀朝少年横劈过来。少年看都不看,手中红缨枪激射而出,宛如灵蛇出洞,快若闪电,枪尖只是那么一点,贼人就觉得虎口好似被毒蝎叮了一下,手中大刀被一道神力磕飞出去。贼人大惊,但哪里容他惊讶,就在贼人的武器被磕飞之时,少年毫不犹豫又扎出一枪,这一枪势如疾风,瞬间就完全刺出,贼人只来得及看见少年动手出枪,却是没机会看到枪刺进自己胸膛,等反应过来胸口早已刺了个对穿。
  还没等眼前的贼人倒下,少年就脚踩北斗七星步,化作数道残影,每出现一道残影,就刺出一枪,出枪似潜龙出水,收枪如猛虎回洞,每刺出一枪都会有一贼人倒下。他身形若鬼魅,等你看见他时,你就已经被刺中了。这等枪法神乎其神,不可阻挡。
  仅仅就那么一瞬间,车队中的人马还在为突然出现的贼人惊恐,十多个贼人就已全部倒下了,而且看情况是无一活口。
  少年把枪一收,身若游龙,又向前队激射而去,众人只见一道身影呼啸而过,少年就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车队前列,山贼见人就砍,毫不留情,一时间,车队人员死伤无数。
  官兵中有一人,就是从省城往姚州府上任的七品总兵王化。正跃马挥刀,带领着亲兵,与山贼拼杀,他每一刀都能杀掉一个山贼,他好歹是个总兵,武艺自然高强。
  “王总兵,救我!”一商贾朝着王化呼救,他身材肥胖,身上带有珠宝,山贼自然是专找他下手了。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