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房装修
作者 :  霍寿喜

  我家和对门差不多同时开始装修。我每次来看新房时,总能看到对门有一位大爷在现场“监督”装修,听老人的口气,房子是给孩子结婚准备的,但孩子工作忙,而自己正好赋闲在家,装修的事当然要多操点心了。偶尔,也能看到一对青年男女,在装修工地指指点点,大概他们就是大爷的孩子吧。
  还别说,老人对装修并非门外汉,他时常移步到我家,和我交流装修方面的感受。“家庭装修,重要的是实用,不要一味追求好看。”老人经常在我面前亮出他的“装修观”,我虽不太赞同,但也不好否定他,只好敷衍道:“萝卜青菜,各人所爱。”
  装修进行到一个月,对门的“监工队伍”扩大了――大妈也经常上工地了。通过与大妈的两次对话,我感觉无论审美还是消费,她都比大爷更接近潮流。“装修嘛,当然要有点档次,否则直接搬进来就是了!”大妈的“装修观”,我是非常赞成的。详细察看我家的背景墙、酒柜、玄关、吊顶后,大妈得出结论:“你家比我家豪华多了!”我则开始打马虎眼:“你家装修得很简洁很实用,也是不错的。”说完,又补了一句:“你家木工板档次不高,不过都包在里面;马上要铺木地板了,这玩艺直接露给人看,建议尽量买好一点的。”大妈点头称是。
  几天后,对门两位老人为装修的事在争吵。大爷的声音听不清楚,大妈的声音则很尖:“你就知道省钱,就不想想咱们孩子一辈子都住在这里。”我想去劝,却感觉不合适――人家老两口争几句,你掺和什么呵!翌日,对门就开始安装木地板了,就是我介绍给大妈的那种高档次的免漆实木地板。我去参观时,大妈并不在场。大爷无奈地对我说:“小伙子,就你的那一句建议,我就在木地板方面多花了5万块钱。”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哎,大爷你和大妈不是一家人嘛!”大爷一个劲地摆手:“不是,不是……”
  接下来我才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大爷和大妈只是亲家,并非老两口。早在购房前,两亲家就商定好了:男方(以大妈为代表)只负责买房子,女方(以大爷为代表)则承担装修的全部花费……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