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真岁月不忍欺
作者 : 未知

  鸭鸭推荐:阔别一年之久,柏颜终于又给《萤火》写稿子了!(没错,她就是懒……)我曾经在一年之前说过,柏颜是个很具有花火经典风格的写手。这篇文也是一样,让人看了之后,不断地想感叹,青春之所以美好到被我们记住,是因为那时曾经喜欢过一个特别好的人呀。
  你坐在窗边,脸上投射细碎光影,用认真而郑重的语气说,三三,我把初吻给你吧。
  你的目光就像二十七层过滤的蒸馏水,那么纯净动人,我想即使那一刻死神的镰刀嵌入我的皮肤,我也是不会觉得痛的。
  [001]西施很忙,卤肉炒饭卖豆浆
  这年头,但凡街上出现一个长相清纯,年纪略萌,黑头发有酒窝的姑娘摆个摊卖吃的,第二天都会搬上网冠以XX西施之名,引得无数宅男尽点击。
  为什么基本上都是卖吃的呢?
  小傲的回答比较经典:秀色可餐啊,这样就算排着队流口水,人家也可以说是因为东西好吃嘛。
  之所以会忽然跟小傲讨论这个词,是因为我家楼下,K大西北门口左走50米出现了一枚“西施”。论坛上对她年纪的讨论火热不已,直逼最近火热的韩剧结局大猜想。
  我也曾对这个问题产生过好奇,每次路过她的小摊,都忍不住留意一番。
  她常常穿着一件玫红色大衣,里面裹着一件单薄的棉麻衬衫,带着白色耳机,脖子上挂着印有大嘴猴图案的围裙,在一间简易拼凑的小推车旁忙得不可开交。
  可我真佩服她,即便置身沙尘漫天的马路旁,她也能忙得姿势优雅,长发飘飘,纤尘不染。
  这样一个女孩子,还真配得上“西施”这个美名吧。那张看不出年纪的脸上写满了天真稚气,笑起来酒窝浮动如同泉眼叮咚。
  好吧,我承认连我这个同性看了都会有想要认识她的冲动。更何况是你呢。
  所以当冬天来临之前,她身边多了个忙前忙后的男孩子,我并无丝毫意外。
  那个时候匆匆路过的我,连一份豆浆都不曾买过,又怎么会想到我跟你和她这两个同样那么赏心悦目的人会有什么交集呢。
  那个时候我的生活状态是这样的,睡到自然醒,刷微信到手发酸。中国是一个能把光棍节过成购物节的神奇国度,而中国人也是一个能把微博微信QQ等等信息交流工具变成买卖交易平台的神奇人种。
  而我亦不能免俗地成为这群神奇人种之一。
  [002]烟熏火燎中干净得令人动容的脸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还没睁开眼睛就伸手摸索手机,打开微信就看见附近有跟我打招呼的人,她挂着一个简单的卡通头像,对我说,你好,我想买个包包。
  我像往常一样本着顾客就是亲人的原则,礼貌而热情地接待了她。
  她选了很久,最后把目标锁定一只bally的钱包。但尽管我再三保证实物绝对仿得天衣无缝,真假难辨,她依然心存疑虑,踟蹰着不肯下单。
  最后我只提出,既然大家距离相近,干脆当面交易,先验货再收钱。她才答应下来。
  小傲给我把货发过来已经是一天后,我收到快递联络她在西北门口交易。她走过来的时候,我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
  我笑着说,原来你就是网上的“三合一”西施周以言。失敬失敬。
  她倒是不客气,直接就说,那你给我打个折呗。
  她低着头验货,我正在心里盘算怎么拒绝她,目光不自觉地就落到了不远处她的小摊上。然后,就和替她照顾生意的男孩子,也就是你的视线在半空中相遇了。
  烟熏火燎中你有张干净得令人动容的脸。
  拜托,我当然没有对你一见钟情。我当时只觉得这个男孩子不应该站在那里,至于你又应该在哪,当时我并没有深究。直到我们熟稔之后,走进图书馆总能看见帮我占好位置的你,坐在洒满阳光的窗户旁边,于无数金色尘埃中朝我微笑着挥手的模样,才确定,那才是属于你的位置。
  为了减轻当时我因脑电波短路而给了周以言折扣的肉痛,我提出让周以言给我发张买家秀,不一会儿她发来一张握着钱包的露脸照。
  我把它挂到朋友圈,附近有认识她的客人纷纷点赞。确实也为我带来了一些生意。之后她又跟我买了几次东西,无一例外都是男款,都是大牌钱夹皮带香水。
  我曾以为,也就是这样了。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我跟大多数围观人群一样,只是偶然路过你们身旁的路人甲。
  我没想过,命运另有安排。
  那天我照常去图书馆借书,戴着老花眼镜的管理员盯着我的学生证看了半天,又仔细地比照我的脸,试探地问,姑娘,这上面的照片跟你不太像一个人吧。
  怎么可能?啊哈哈,女大十八变嘛哈哈!如果当时有面镜子,一定能照见我那副故作镇定的蠢样子。
  就在我以为要穿帮时,你走了过来,从管理员手上拿过我的学生证看了看,很自然地说,这就是她没错啊,跟我一个班的。说着你冲我眨了眨眼睛,补充道,再说了谁会用王三三这么二的假名字,是吧。
  我看着你天使般的诚实的脸,只好说,是啊是啊。
  是你吗个头啊,你的名字才二,你们全班的名字都二!从图书馆走出来之后我气呼呼地朝你吼。
  呵呵你连我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吧。你好脾气地笑,自我介绍道,我叫纪光曦。记住了。
  可笑,我干嘛要记住你。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你已经快步离开。后来我才知道,你每天中午都要帮周以言的忙。
  那以后你每次看见匆匆路过的我都要打招呼,王三三,吃饭了没?今天的卤肉特别香哦。
  我每次都假装没听见加快脚步逃离现场,速度快到连我自己都没发现什么时候脸烫了起来,又是什么时候开始,我每次路过都会有莫名习惯性的期待。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连我自己偶尔都会嫌弃这个烂俗的名字,可当它从你嘴里念出来,我竟觉得很动听。
  [003]那恐怕是我一生中最隐忍的时刻
  在我的印象里,你一直有张明净温暖的面孔。微微上扬的嘴角让你无论什么时候看起来都好像没有忧愁。我便天真地以为,你的心也柔软如同海绵能够承受一切忽如其来的伤害。   当然,这些话我都没有说。我只是点点头,了然地说,我知道。
  你目光里流露出怀疑,尽管你掩饰得很好。但我这么敏感的人怎么会感觉不到他心底里的抵触。
  你明明就走在我身边,离我不过一个擦肩的距离,可是你的心却倔强地抗拒我的靠近。我很想知道,这究竟是你的本能,还是你无奈地坚持。
  那晚我没能睡着,习惯性地打开微信浏览朋友圈,那么巧,周以言刚好更新了一条微博。她写,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我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那么,纪光曦是前者还是后者呢?
  其实一发出去我就后悔了,毕竟,我也不是你的谁,我跟周以言也只是交易过几次的卖家和买家。说这样的话,是我失言了。可是她后来的举动却让我觉得,她是有意发给我看见,有意要告诉我关于你们之间的种种牵扯纠缠。
  她是以一个奇怪的问题开始话题的,她说,三三,你妈妈对你的期许是什么?
  我想了半天,回答她,应该是跟全天下的父母一样希望我平安幸福吧。
  她告诉我,她妈妈在她读初中的时候,就当着全家人的面说,她希望她高中毕业之后就去澳门赌场做发牌女郎。因为那里会有机会结识各种豪门新贵。
  我瞠目结舌,宛如听到天方夜谭。
  她大概猜到我不信,继续说,然后高中一毕业,她妈妈就把她带去韩国做了整容手术。
  她问我,看不出来吧,她妈妈很满意,说这钱没白花。
  从飞机起飞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我跟纪光曦不可能了。
  要不是她把那些细枝末节都陈述得如此详尽,我也许永远不能体会十六岁的你在她身上付出过怎样沉重的感情。
  那年她爸的公司破产,她只好从私立学校转学到你们学校。因为受到太过巨大的心理落差,她不能够很好地适应新的环境,于是跟同学不和,很容易就出言得罪人。
  那个时候普通家庭的孩子谁用得起名牌,无非都是勤俭持家的妈妈给在小店里买的盗版。而她总能一下子就戳穿那些借以炫耀的虚荣。理所当然地就被孤立起来。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她的,连她也不知道。只是有一天上自习,不知道是谁吃坏了肚子放了个又响又臭的屁。熏得整个班几乎集体阵亡。离她最近的女生一下子蹦起来,满脸嫌恶地指着她的鼻子说,周以言,你怎么那么恶心?
  我能够想象到她当时有多错愕,愤怒,以及委屈。而当你主动站起来说那个屁是你放的的时候,对于一个被冤枉却没法辩白的孤独少女来说,又是何等震动。
  到了现在,向她的表白的男生有很多很多。多到她自己都分不清。可是她只记住了一种表白方式。
  高二快要结束的夏天,你忽然跑到超市里买了一只发胶。下晚自习之后,你关掉了教室所有的灯,拿起发胶对着黑板喷了一个形状。紧接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来了。
  你划亮一枚火柴,靠近喷过发胶的地方,嘭地一下,火光就沿着发胶的轨迹燃起来。两秒钟后,一枚巨大的桃心状火光就熊熊燃烧在所有人面前。
  即使她现在也算是知名度不低的网络红人,颇受瞩目。但她始终认为这一生中最闪闪发亮,备受艳羡的时刻就是在那个时候。
  你们是在最澄澈的青春里牵起手的,难免你们就天真地以为会这样牵着手走完一辈子。
  你们在一起的时光她描述得太过细碎,就算一颗颗砂砾,经过时光打磨已经成为她心里的水晶。
  尽管我从未有过如此经历,从未认真地喜欢过什么人,但在她叙述过程中,我还是难免为之震动,我觉得她和你都特别幸运。能够在最好的时光喜欢过一个自己觉得美好的人。
  可惜越美好的东西往往越容易消失。
  你大概怎么都想不到她会不告而别吧。她下飞机之后打开手机,收到你发的一百多条短信。
  你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那一万多个字的,我不得而知。但我忽然明白为什么你从不给我发短信,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没见过你给任何人发短信。
  等她再回来的时候已经面目全非。即使在我们这些外人看来,她的容貌非常完美,完美得没有一丝瑕疵。但只有你心里钝重地痛,否则你不会在再见到她之后第一句话是,周以言,你知道自己以前有多好看吗。
  说完,你的眼泪就掉下来。
  [006]一个连自己都不喜欢的人怎么爱别人
  即使从始至终都保留着一颗赤子之心的你,也再明白不过一个事实。那就是你和周以言之间,不会再有可能了。
  虽然你也曾捉着她的手腕质问,是不是不用这些奢侈品就活不下去,是不是不过那种上层社会的生活就会死!
  那是这么多年来你对她唯一的暴戾吧,她只说了一句话。光曦,别再来找我了。
  我盯着手机看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光已经大亮。我坐在金灿灿的阳光里只觉得全身发冷。
  末了,她问我,三三,我是不是病了。我觉得我得了很严重的病。我需要买很多的东西,可是无论我怎么买,还是觉得恐慌。
  我不知道怎么跟她讲,但我明白,我帮不了她。你也是。
  那天晚上之后,你就没有再见过她。我们像普通的同学那样一起听课,做笔记,去图书馆温习。
  有一天,你盯着我一直看,直到我不小心把笔弄掉了才发现你用一种难以名状的目光注视着我。好像要生生地从我身体里看见另一个人的轮廓。
  你终于告诉我,之所以会一早就注意到我,就是因为我的背影太过于像高中时代的周以言。你说我们趴着写字的时候都会做右肩高,左肩低,都会被刘海挡住半边脸。
  你说,要是周以言没有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她应该跟你一样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沐浴在午后散漫的阳光下,表情认真地做笔记。就像从来不曾被物欲吞噬一样,依然是从前那个看见一大黑板的桃心之火就会感动地掉眼泪的小女孩。
  你不知道当你说着这些的时候,我多希望按下快放键,让这一段光速闪过,这样我就会来不及听清楚你说的话,也来不及看清你脸上心痛难忍的表情。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