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英雄到昏君
作者 : 未知

   秦末,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拉开了陈胜吴广揭竿起义的序幕。这场起义是可喜的,但结果是可悲的。可喜在于,秦王朝的暴政终于在一片民怨沸腾之下土崩瓦解了;可悲的是,一种暴政虽然覆灭,但紧随其后的是另一种暴政的迅速崛起。而终其陈涉一生,于历史长河流传下来的“苟富贵,无相忘”、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却是无声的讽刺。
   农民起义之初,他是末世之中的英雄,是民众拥戴的领袖。他有服众之才,先是诈称扶苏、项燕,以德召人,再鱼腹藏书,篝火狐鸣,以鬼信人;他有集人之智,他以卓越的统帅才能纵观统筹,将所有人对暴政的愤懑和死亡的恐惧凝聚成本能的抗争。他不仅有“鸿鹄之志”,更有治军之才。
   但起义胜利,陈涉据陈为王,英雄的光环渐渐褪去,暴露出人性的虚妄与丑陋。《史记・陈涉世家》记载,一起雇佣给人家耕田的伙计听说他做了王,来到了陈县,“入宫,见殿屋帷帐,客曰:夥颐!涉之为王沉沉者……故天下传之,夥涉为王,由陈涉始……或说陈王曰:‘客愚无知,颛忘言,轻威。’陈王斩之。诸陈王故人皆自引去,由是无亲陈王者。”不知陈王在行刑前是否还会记得他们当年许下的诺言――“苟富贵,无相忘”?
   比较其成事前后,仿佛看见了陈涉黑白交错的人生。如今,背弃诺言,自私虚荣,又是谁忘了,又是谁做了轻薄短浅的“燕雀”?陈涉悲剧性的结局,或许他自己也并未预料,不过事在人为。“由是无亲陈王者。”这句沉重的话语就此定论,给一个飘忽的生命印下苍凉的注脚。成是他,败是他;英明是他,昏庸是他;胸怀大志是他,目光短浅是他;重情重义是他,自毁诺言,最后落得孤家寡人亦是他……陈涉,是英雄,亦是昏君。
   而将此记载于史册的司马迁是伟大的,因为他开创了一种伟大的史学体例:以传记叙历史,以传记评人物。于是世人透过层层风霜的迷障,看到了一个立体的、复杂的陈涉。这也不难解释《陈涉世家》的内容了。“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读史真正的作用,不仅让人有所知,让人为了一场战争唏嘘感怀,让人通晓一次起义的过程和内涵而懂得其意义,更能让人通过剖析风云人物的人格品质、方法手段等,洞察当下。
   《史记・陈涉世家》既是史,也是传。这是一部有血有肉的历史,所以,它不会局限于去绘出一幅空前之战的图景,而是将目光转向更深一层次的“人为”,从一种一种的人生中梳理出成败的前因后果,从英雄到昏君的缘由。“明智”的目的,在一个一个的故事后也就不知不觉地达成了。
  【评点】
   这篇读后感不是就书中故事论事,而是能结合《史记》的体例读故事,由此得出的感悟更深刻。结合《史记》中的事迹,重点对比陈涉成事前后的事,指出陈涉的多面性。“是英雄,亦是昏君”,这个概括极为恰当。由陈涉之事再联系司马迁写《史记》的用意,可见作者读得颇深,独有见解。
  黄  忠  杨云霜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