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孔子的“遗产”

作者:未知

  五一期间,由孔子第七十七代传人孔德辛导演编排的大型舞剧《孔子》在济南省会大剧院上演。近年来,以孔子为题材创作的文化产品、教育体系以及文化景观越来越多,孔子作为中国形象的一部分,其国家映射作用越来越强大。两千年里,被诸国摒弃的孔子,被无数次回春,现代中国,孔子为人们带来的不止是程朱理学,还有无数的创作灵感和商业捷径。
  让孔子跳舞
  2012年的春天,舞蹈编剧刘春接到了中国歌剧舞剧院孔德辛的一个邀请:让孔子跳舞。
  他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我没有底气和勇气去触碰这个主题。儒学被重提,以各种角度被“重视”,但年青一代真正了解儒学内容的有多少?让圣人闪展腾挪,又是何其艰难的一件事情?”
  作为孔子的第七十七代后裔,孔德辛一直尝试用自己最熟悉的舞蹈形式走近孔子。她和刘春翻阅史料,遍访有关《论语》研究的专家,去曲阜采风,结果发现资料越丰富,了解得越多,孔子的形象愈加神化,让孔子跳舞的可能性就越小。
  舞剧文本的创作应该以舞的视角去考虑人物刻画,去关照全剧。除了创造孔子独舞的可能性,文本又能提供怎样的空间,让舞剧样式中的双人舞、三人舞、群舞有施展的余地?
  一切的推托、迟疑、气馁,直到把目光停在了这一句话上“朝闻道,夕死可矣”(《论语・里仁》),“我们视野所及和思考所及的孔子,应该不是神化的孔子,不是高远的圣人,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经受了无数非难、挫败、困顿而不屈的凡人。”
  孔德辛认为让孔子跳舞,首先就要让他走下神台。
  “我不会去呈现一个全面的孔子,也不会去迎合一部分人对孔子的既定认知,而是要把压在孔子身上的重负卸下来,让孔子用最鲜活的方式呈现在观众面前。”
  舞剧最终集中在孔子周游列国的一段历史。全剧分为序、尾声以及《序・问》、《乱世》、《绝粮》、《大同》、《仁殇》、《尾声・乐》等四个章节,这是孔子思想最大程度地付诸实践的一段历程。在国君、臣民、理想之间,孔子进谏、入世、出仕,恪守礼制,在乱世中建立着理想国。在危困绝粮的风雪之中,幽兰操不再是自伤自怜的琴歌,而是任重道远的颂唱。看似归途,大“道”仍在路上。
  从立项到舞剧《孔子》演出,共用了一年的时间。2013年8月16日至17日,作为2013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的参演剧目,中国歌剧舞剧院创排的大型民族舞剧《孔子》在国家大剧院上演。饰演孔子的演员胡阳说:“用身体展现生命的极致,是我们对历史、对传统、对文化的一次虔诚、真实的表达。”
  近年来,以孔子为主人公、展现孔子人生经历、思想体系的文艺作品并不鲜见,不管是影视作品还是舞台剧,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尝试和思考。
  “如果孔子没有和现代发生联系,那么也不会有人去关注他。”花4年时间写作《圣人》这本书的作者钱宁如是说。电视剧《孔子》导演韩刚颇以为然:“孔子的回归是基于儒学传统在当代社会的一种映照:人们迷失于快节奏的生活和工作,反过来寻求儒学传统中的价值观,像‘论语热’,还有孔子学院的大规模建立,都反映了这一点。宿正伯有一本书叫《道不尽的论语》,说孔子是襟怀坦荡、自信从容,有些现代人热衷于追名逐利,很难达到这个境界。也正是因为缺乏某种东西,我们才会回望和反思。历史时刻在映照现实。”
  孔子贩卖史:圣人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如今,孔子已经成为一个热词,各种以推广孔子思想为主题的活动,似乎都在指向一个事实。从文革时的被放逐被打倒到重新被寻找被推崇,孔子已经悄悄踏上了一条清晰的被回归之旅。
  几千年来,儒家在中国思想、文化乃至各个方面的统治地位绝少被撼动。自唐开元二十七年被追谥为“文宣王”始,作为儒家创始者的孔子的地位也日益抬升。
  此种情况直至近代才有变化。五四运动的重要口号是“打倒孔家店”,文革中的“批林批孔”运动又让孔子成了靶子――好不容易保存了2600年的坟被铲平挖掘,遗物与骨骇示众后焚毁,“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大碑被砸,庙的泥胎塑像被毁 。
  “1976年开始拨乱反正,改革开放以后人们开始进行反思,儒学虽然包含封建性的因素,但也有民主性的精华。社会逐渐恢复理性,重新评价研究孔子和儒学,进入非情绪化的时期。”中国孔子基金会副会长、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牟钟鉴教授说。
  90年代中期,国际儒学联合会成立,谷牧任会长。与此同时,曲阜地方政府和民间合办的祭孔也开始浮出水面。全民“国学热”是进入21世纪尤其是近几年的事,易中天和于丹从《百家讲坛》的横空出世,迅速推动了国学热尤其是孔子热由慢热向高烧的演进。
  现在,中华民族曾经的精神领袖孔子取代财神地位的可能大增。
  继全国首款以孔子以及《论语》为主题的福利彩票日前在孔子故里山东曲阜首发, 名垂青史的老夫子有望迎来自己最值钱的年代――反正现在是个追求促成的商业年代,彩票能直接给地方政府和民众带来效益,更重要的是,著名的孔子还不能告你侵权。
  孔子在世的时候,就像个病人。统治者普遍嫌他烦,老百姓觉得他迂腐,结果混成了丧家之犬。 死后病人成了圣人。这被孟子誉为“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于是,他老人家只好被生前不待见他的后人塑成伟岸的泥胎,每天端坐在庙里慈祥地看着芸芸众生对自己顶礼膜拜,聆听自己那些诲人不倦的话被千万人怀着不同目的诵读。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吃饱了就得有信仰,孔子的坟重新回到神坛的地位。于丹老师将老孔先烹制成当代心灵蛋花汤,靠CCTV扬名立万,结果还惹怒了好多吃孔子饭的文人,一时间谁是最懂孔子的江湖正朔争得一地鸡毛。
  近年来方兴未艾的“文化产业化”浪潮也从另一个角度更有力地助推了“孔子热”。
  2006年流行为中国古代圣贤、英雄塑造标准像。中国孔子基金会向全球正式发布了孔子标准像,此举引起了不少争议。一些学者认为,发布标准像缺乏历史依据;还有人认为,这一活动是出于商业目的。   是这些“圣人”需要标准像,还是太缺钱的中国人需要精神的导师?是把“圣人”也当作实现商业目的的工具,还是现代文化的迷失需要“有形”的“榜样”的力量和精神寄托?经济与利益的强势作用几乎让孔子成为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学者李零说得好:“现在的‘孔子热’,热的不是孔子,孔子只是符号”。对太多人来说,孔子还是离我们太遥远了。经过时光的无情雕刻和历代王朝的曲解,已经面目全非。
  孔子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不幸的是,孔子遭遇了一个什么都可以拿来卖的时代。 这是他的杯具,更是我们的。
  于丹、胡玫们的孔子
  于丹的成功,使得在一个时期,各种通俗国学读物摆在了书店最显眼位置上,学者走上百家讲坛开讲,各地方电视亦纷纷效仿,各地国学班、私塾班、诵经班如雨后春笋,由此进而引发祭孔热、孔诞热、汉服热、祭祖热、古礼热、传统节日热、文化遗产热。
  中国人民大学率先成立了孔子研究院和国学院,其他高校,如武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群起效仿。另外,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有30多所高校树立起了孔子雕像。中华标志城在争议声中悍然动工。
  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上诵读《论语》经典更是引爆世界范围内的孔子热潮。美国国会众议院甚至于去年通过纪念孔子诞辰2560周年的专项决议案。
  胡玫导演走得更远些。
  2010年1月22日,电影《孔子》公映,中国几千年来第一次,孔子以一个鲜活的形象正式亮相。按照名人传记加超女模式,胡玫将老孔搬上银幕,直接将美国商业大片《阿凡达》赶下线。好多人说,借《孔子》吃了顿文化大餐――怎么听着像吃肯德基。
  “电影《孔子》的最重要的意义是,让大家关注孔子这个人,关注他的学说和思想。”胡玫在首映式上说。但是整个首映式,媒体关注的重心都在孔子的扮演者、香港明星周润发身上。之前,新浪网启动了“孔子扮演者猜想”,全民“海选”孔子。编剧陈汗笑谈,“如果周星驰演可能也很厉害,笑死你,票房也好,电影就是这样。”
  就在电影《孔子》上映的时候,曾经执导电视剧《宰相刘罗锅》的导演韩刚和他的助手正在北京亚运村的一个宾馆房间里紧张地剪辑同名电视剧《孔子》,30集。与此同时,还有一部关于孔子的动画片也在央视开播。
  现代中国,孔子为人们带来的不止是程朱理学,还有无数的创作灵感和商业捷径――孔子像是一座采不尽的矿坑,源源不断的提供新的矿石和财富。电影《孔子》耗资1.5亿元人民币,制作加宣传,本地票房就有7千万的收入,当然实际更多没法统计,还没算上海外票房,长远看孔子票房回报率是20:1;阿凡达总投资高达4.6亿美元,票房回报率还不到5:1。
  美国和中国都喜欢穿越剧,一个前往穿,一个往后穿;一个看不到历史,一个看不到未来。孔子虽然有料,却也不能过度消费。即便“遗产”丰厚,但吃老祖宗的本,总有坐吃山空的那一天,中国需要的不止是继承“遗产”,还要投资未来。
论文来源:《齐鲁周刊》 2014年1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271173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