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稳增长”
作者 : 未知

  本轮“稳增长”的方式将是以“点”的方式,而不是以往惯用的“组合拳”方式出台。棚改、铁路等基建项目将领衔“稳增长”。
  当前中国经济放缓已成共识,种种迹象表明新一轮“稳增长”正在加码。
  4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三项经济推进措施,包括发挥开发性金融对棚户区改造的支持作用,确定深化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加快铁路建设的政策措施,研究扩大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实施范围。
  记者多渠道获得的消息显示,棚改、铁路等基建项目将领衔“稳增长”。一名官方机构研究人士日前称,重点支持两大产业符合新型城镇化的战略,在民生和协调区域发展方面有重要意义,同时大规模的投资能有效拉动经济,是较为稳妥的刺激方式。
  政策风向亦在资本市场泛起涟漪,在京津冀概念股、水泥股、地产股拉动股指回升的同时,市场的注意力已转移到稳增长题材中,对于创业、调结构的注意力有所转移。不过多名市场人士表示,应注意新一轮“稳增长”有别以往,侧重的是“微调”。
  金融政策护航
  4月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依然错综复杂,要坚持稳中求进、改革创新,进一步创新宏观调控的方式方法,在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协同并进中稳增长,推动我国经济行稳致远。
  作为稳增长的领衔领域,棚改和铁路建设将在今年继续发力。为保障资金来源,4月2日的会议部署加大了对两大领域的金融支持。
  为支持棚改,会议确定由国家开发银行成立专门机构,实行单独核算,采取市场化方式发行住宅金融专项债券,向邮储等金融机构和其他投资者筹资,鼓励商业银行、社保基金、保险机构等积极参与。
  中铁置业集团贵州公司副总经理王成平表示,推进棚户区改造,但地方政府本身缺钱,因此必然由开发商来主导,现在由国开行主导发行住宅金融专项债券,利息较低,能有效降低开发企业的资金成本,这对企业的运转十分关键。
  王成平说,在目前很多银行机构收紧房地产项目贷款的情况下,进行棚户区改造有专门的资金支持,这也能让更多的企业参与到棚户区、保障房的开发中来。
  此外,铁路投融资改革的措施进一步明确,包括设立年规模达到2000亿~3000亿元的铁路发展基金;创新铁路建设债券发行品种和方式,今年向社会发行1500亿,元,实施铁路债券投资的所得税优惠政策;引导银行等金融机构积极支持铁路建设,扩大社会资本投资规模等。
  上述研究人士称,解决资金难题是找到了基建投资的“七寸”,政府想通过政策支持和“兜底投资”的方式吸引市场资本,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但要想真正吸引资金,这背后的根本仍是进一步的市场化改革和市场规则的构建。他认为,4月2日提出的一系列金融政策可看作宏观调控手段的亮点。
  两大领域的刺激倾向其实早有显露:3月28日,李克强总理在考察内蒙古赤峰铁南棚户区时表示,今年全国要改造各类棚户区470万套以上;国家发改委近期亦公告称,有5条铁路线路建设项目获批,总投资额约1424亿元。
  经济放缓确认
  4月2日的会议释放出了最新的稳增长信号,亦延续了决策层的“保区间”思路。
  此前的3月26日,李克强总理在辽宁主持召开部分省市经济形势座谈会时表示,把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是当前宏观调控的基本要求,不能忽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等困难和风险。要加快重点投资项目建设,支持保障房建设特别是棚户区改造,加快中西部铁路、公路、水利等基础设施建设等。
  3月31日至4月1日,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河北调研经济运行情况时强调,要坚持稳中求进,创新宏观调控的思路和方式,进一步扩大消费需求,培育消费热点,加快重点项目建设进度,扩大民间投资,稳定外贸进出口,全面增强有效需求对经济增长的拉动力,确保经济在合理区间运行。
  在这背后,则是各界对于新年以来中国经济放缓的忧虑。4月1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3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0.3%,比上月微升0.1个百分点;同日汇丰发布的中国PMI指数为48%,创8个月新低。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称,由于汇丰PMI更多涵盖中小企业,故与官方数据相左,但总体来说经济情况均为下行。
  具体来看,投资增长继续回落,1.2月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7.9%,增速比上年全年低1.7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3.3个百分点,创下近6年来的新低;1~2月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长11.8%,创下2009年2月以来新低;与此同时,1~2月我国出口下降1.6%,增速大大低于上年全年的7.9%。
  如今,市场对第一季度经济增速回落的预期基本形成。多家机构预测,一季度GDP预计增速在7.3%上下,低于政府全年目标。中信证券4月2日发布的研报认为,经济依靠自身运行显然无法实现7.5%的增长目标,那么稳增长政策的再次采用就只是时机、方式和力度的问题。
  “不仅如此,从3月份其他方面情况来看,房地产销售、铁矿石价格、铜价均出现大幅下跌,港口铁矿石、山西煤炭库存大幅提高,说明经济总量矛盾较为突出。”中信证券的一名分析师称,房地产不振、地方债务和产能过剩,这些中期问题都日渐成为短期约束。
  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此前表示,中国出台稳增长政策迫在眉睫。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亦表示,预计中国政府将微调政策以稳增长,宜早不宜迟。
  本轮“稳增长”有别于过去
  通常情况下,“稳增长”政策主要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产业政策。前述研究人士称,目前看来,最值得期待的是产业政策。
  “一方面,政府要考虑此前4万亿政策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银行盈利空间被压缩,因此货币政策宽松可能性不大。”上述人士称,此外,财政刺激不可能无限扩大,地方债务问题和预算约束决定了财政政策施展空间有限。
  与此同时,一些市场人士分析认为,在面临控信贷与保增长的两难选择时,央行“降杠杆”的政策立场正在逐步妥协,在近期市场流动性持续宽松的同时,一些外资行甚至开始揣测央行降准的可能性。但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首席分析师李志强等分析人士均表示,降准仍有待经济数据的进一步支撑。
  由此适度的产业政策被认为是本轮“稳增长”的首选。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表示,在外贸不振的情况下,中国经济要保持平稳增长仍然需要适度的投资,但目前产能过剩严重,继续加大工业投资可能加剧经济负担,因此最有效的投资集中在城镇化和基础设施两大块。“不仅仅是换来GDP,对整个经济质量的提高和民生的改善都很明显。”
  因此同样是保经济,不少研究人士认为此轮“稳增长”从本质上有别于过去。首先在经济下行的深层次原因上,本轮增长放缓与经济转型的正常阵痛有关。
  民生证券研究院副院长管清友称,经济增速下降的潜在原因是投资的下降,这是经济转型的过程,也是挤掉水分的过程;集团消费、公款消费受到明显打击背景下的消费增速下滑总体来看是健康的、有利于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受春节错位和去年基数因素影响,前两月出口数据波动较大,但这也说明打击虚假贸易很有成效。
  对于本轮“稳增长”,各界纷纷作出了“微调”的预期。如华泰证券报告认为,本轮“稳增长”的方式将是以“点”的方式,而不是以往惯用的“组合拳”方式出台,从而避免造成再度刺激的效果,房地产再融资的放开就是―个明显信号。
  再比如4月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将小微企业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实施范围的上限,由年应纳税所得额6万元进一步较大幅度提高,并将政策截止期限延至2016年底。此举将有助于激发小微企业活力,也是“稳增长”的“点式突破”。
  (据《第一财经日报》)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