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玉李的诗
作者 : 未知

  超玉李,本名李玉超,1984年生,云南姚安人,彝族,长于滇中。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协会员,云南省作协第九届中青年作家培训班学员。诗歌散见于《民族文学》《诗刊》《人民日报》《人民文学・专刊》《星星-诗歌原创》《诗选刊》《扬子江诗刊》《北方文学》《飞天》《诗潮》《诗林》《青春》《边疆文学》《滇池》《云南日报》等。作品入选少量核心选本,获中国作协《人民文学》杂志社2017年第五届“观音山杯-美丽中国”佳作奖,云南省楚雄州委、州政府第五届马缨花文艺创作奖等。 释然辞
  杏叶多了,不必忧愁,秋风会扫落。梅枝缀了
  不必悲伤,秋来自熟落
  站于高岗,望小丘
  眺梨园。不用喟叹:一丘多过一丘
  一个个矮子,占据了世界
  一棵倮歪脖子树,一个个歪桃丑橘
  霸占了荒园
  不顺眼之物,多于顺眼之秋花
  要惯看秋月冬水
  要心怀美好春日春山
  胸口堆积如山的寒雪
  厚冰,才成泉成瀑
  一泻干尺,释然 捞鱼
  我去河里捞鱼
  捞出了农药瓶
  再捞,捞出了塑料袋
  不捞了,再捞
  也捞不出鱼和月亮
  不捞了,坐在河柳下
  有些事,注定你捞不清楚。
  或,你一个人捞不清楚 九天湿地
  请不要对着白云高歌
  我要静听这一片鸟鸣
  请不要叫醒我
  我要以草地当坟墓
  就让我光着脚丫行走在湿地
  我要把刺骨的冷入髓
  也千万不要阻止我,倒倚枯松
  偷窥这九重天中,人世的丑态 麻旺河
  顺山而上。经过悬崖峭壁
  七拐八弯的原始丛林,就来到了
  哀牢山顶的麻旺河
  一股冷风袭来,已置身于这高峰下的清凉世界
  心就清凉了
  看着这与世无争的麻旺河
  心就干净了
  吃着烤洋芋,生食大苦菜
  不加盐,不加单山蘸水
  肠胃就清空了
  尘世的油腻 去缘尽山
  尘世有灰,很多人
  很难抵达天池
  已经很不干净
  此刻,站于缘尽山顶
  缘净寺的天空
  白云最高,白云最白
  我想,一生缘尽之时,干净的身姿
  倒映于峰巅天湖
  不会被污浊,玷污 帐宿石门箐
  关于帐内,不让蚊蛇进来
  也不让肉身出去
  帐篷坐关,草上思过
  不让月光进来
  也不让悲泣声,惊动清泉,空荡夜谷
  内心的孤独,绝望
  心冷如露,我不隐瞒
  我与尘世,已划清界限
  我与活鬼,已隔深壑 割松油
  每天一刀,每天一滴眼泪
  割下的松油,若滴下的眼泪
  直到松油袋满
  盛满眼泪
  一桶桶乳胶漆
  涂出一幢幢漂亮的白房子
  一片片苍翠的松林,一夜间
  突然枯黄成秋,像个
  佝偻有病的老人
  开始落发,开始掉牙 奶奶自书中来
  正在给学生讲:赤壁的清风明月
  灰如雪,簌簌落地
  突然,手中的粉笔断了
  书,滑落,一片空白
  死去的,大字不识的
  奶奶的十根手指
  突然少了一根
  被切猪食机,注定
  到地狱的她,白净的手
  也带疤痕 明月思
  夜深城安,扯下窗帘
  明月与我共枕
  思维如轮廓清晰的
  明月下山川
  或长城或草原,亦有
  蜿蜒流淌的石者河
  故土的母性神河
  在胸怀,时而浩荡
  时而缓缓,久久袭梦
  圈圈荡漾如湖波
  如此夜晚
  让脑中的淤泥,彻底干净 打渔歌
  去大湾湖。去天池。去金沙江
  面对如此浩瀚的江湖
  种类繁多的野鱼群
  我狠狠地抛网
  狠狠地撒网
  狠狠地收网
  似乎要赶尽杀绝
  而面对岳父,上树尾村
  如此弱小的鲫鱼塘
  我竟下不了手,突然收网 请放下你手中的火药枪
  幼兔会跑,鸟儿会飞
  斑鸠刚燕尔
  母麂腹中怀胎
  孔雀的羽毛会受伤
  断足的野鸡会流血不止
  请放下你手中的火药枪
  你对准柴夫的心脏,柴夫不是你的敌人
  你指着牧羊人的头颅
  牧羊人手中仅有寸鞭
  树怕破皮,弹破处会疼
  揪来掩盖陷阱的小草,��断水而枯亡
  请手下留情,请收起你手中的铜炮枪
  面壁高悬,万物需放生
  天干物燥,多饮冰去火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