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老板“跑路”成潮
作者 :  本刊编辑部

  往年中秋节,奥米流体设备有限公司的职工都会得到一箱方便面,今年,他们被安排去雁荡山免费集体度假,包括保安在内的所有员工旅游两天,所有的员工都兴高采烈,其实最高兴的是花钱的公司老板孙福财。在员工度假的两天里,他乘机搬空厂房千万元设备,拖着员工共计上百万的薪金欠款,溜之大吉。
  在温州,像孙福财这样的“跑路”者前赴后继,席卷当地,其中不乏知名企业。这股风波从4月份开始,江南皮革董事长黄鹤失踪,温州家电大亨、百乐家电女老板郑珠菊等出走,进入9月份,温州眼镜行业龙头企业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失踪,“跑路”愈演愈烈,曾有一天,9个老板失踪。截至9月,可证实的事件至少发生了20起。“跑路”的原因几乎都是资金链断裂,逃债,其中基本都涉及民间借贷。成本集中上涨,外贸形势恶化,近两三年中小企业的日子非常难过,特别是融资环境恶劣,民间借贷由此风起云涌。温州以民营经济驰名,近年成为一座资本之城,在海内外做“钱生钱”的生意。金融危机后,由于山西煤改、迪拜危机、楼市限购、股票暴跌,温州的钱大量回流,民间资金充裕。去年中国人民银行温州支行的一份报告显示,温州本地民间借贷容量达到了560亿,是民间资本投资的主要渠道。调查中有89%的家庭个人和56.67%的企业参与民间借贷。据报道,温州目前民间借贷的利率水平已超过历史最高值,一般月息是2分到6分,有的甚至高达1角5分。大多数中小企业的实业毛利润不超过10%,借高利贷使中小企业容易走上绝路,出事企业外债往往高达数亿元甚至超过10亿元。老板“跑路”引发蝴蝶效应,如信泰拖欠供应商大量欠款,5家供应商停业,几乎影响了温州眼镜一条产业链,数千工人工作受影响。更为重要的是,中小企业之间常贷款互保,一家企业出问题,关联企业和互保企业都将被拖入债务问题。若多家企业同时发生逃逸事件,对当地经济和社会带来一连串的冲击。
  温州模式在国内曾被奉为楷模,其出现的问题也有代表性。近年温州中小企业呈现产业空心化,许多老板们脱离实业,炒房炒矿炒股票等等,一些力主转型的企业承担很大风险,容易陷入资金危机。如何实现中小企业的产业升级,仍然是个需要仔细探索的话题。目前,温州事件更大的启示在于提示民间借贷的风险。相比于实业,民间借贷可谓一本万利,从两年前的江浙沿海扩展到内陆地区,从制造业领域扩展至商贸流通甚至普通家庭,利息也一再飙高,参与者形形色色,一旦事发,影响甚广。今年,从包头金利斌案到河南诚泰担保事件,再到江苏贫困县泗洪资金链断裂,潜伏在经济体制中的这种金融风险已经危机四现,将民间借贷纳入监管,进一步推动针对中小企业贷款的金融体制改革已是当务之急。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