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无悔为幼师
作者 : 未知

  还记得那年高考填报志愿,有两个选择摆在我面前,一是从医,二是从教。鲁迅先生曾在一百多年前毅然决然地弃医从文,因为他觉得医生只可以解救人们肉体的苦痛,而不能拯救人的精神世界。我并没有他那么宏伟的志向,只是希望自己以后每天面对的都是天真活泼的孩子而不是痛苦的病人。于是,我报考了浙江师范大学杭州幼儿师范学院学前教育专业,并在2016年的夏天走进幼儿园成为一名幼儿园教师。
  刚到幼儿园时,我接的是托班。入职第一天,我就着实感受到了压力。分离焦虑让每一个孩子情绪几乎完全失控,他们只有通过大哭大闹来表达他们的害怕、紧张以及不舍。有的孩子坐在小椅子上默默地抹眼泪,有的孩子哭喊着在地上打滚,有的孩子拍打着活动室的门。作为新老师,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问题,只有紧紧地抱着他们,握住他们的小手,抚摸他们的背,帮他们擦眼泪。等他们渐渐平静下来,我和他们做各种各样的游戏,一起玩玩具,给他们讲故事,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这如打仗般紧张忙碌的第一个月终于过去,孩子们开始慢慢适应在幼儿园的生活。我发现,照顾好孩子的生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比如,刚开学时经常有孩子把大小便拉在身上。我观察了一段时间,发现很多孩子是因为不会用幼儿园厕所的蹲坑,有的甚至因为害怕而不敢上厕所。为了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难题,每次如厕时我都会牵着他们的手,给予支持的力量,鼓励他们迈出脚步,克服恐惧。
  这两年来,我和班里的孩子朝夕相处,我见证了他们一点一滴的成长,而他们也慢慢地改变了我。刚工作时,我总觉得作为老师应该把自己懂的、会的都教给孩子,要告诉孩子们什么事不能做、怎么做才是对的。有一次,孩子们在玩桌面玩具,一个孩子突然站起来冲出了活动室。当时我一愣,心想,为什么别人都可以安静地坐在座位上玩玩具,而他不仅离开座位还跑出了活动室。我一时非常生气,立马把他叫了回来,狠狠地批评了他。在我的一大通说教结束之后,他委屈地告诉我:“老师,我只是想试试我拿来的玩具能不能被磁铁吸住。”那一瞬间我感到非常惭愧,忽然明白原来孩子的世界远比我想的要单纯得多,他们并不会故意调皮捣蛋。作为老师,我应该站在孩子的立场,了解他们的想法,保护他们的好奇心,激发他们的求知欲,而不是�他们被所谓的规矩所困,寸步难行。
  每当有人了解到我的职业,总会说:“当幼儿园老师很辛苦,我们在家管好一个孩子都难,更别说管好一群了。”有时我也会想,我的大好青春都献给了别人的孩子,值得吗?我也会抱怨一天下来工作很累,有时也会因孩子们的活泼好动而烦心不已。
  直到有一天,我在街上遇到班里的一个孩子,他老远就看到了我,兴奋地喊着:“朱老师!朱老师!”直到我走出了很长的一段路,他依然眉飞色舞地跟妈妈说着我和他一起玩过的游戏、聊过的话题……第二天一大早,他跟班里的每一个小伙伴都说了我们偶遇这件事,仿佛这是一件多么值得骄傲的事。
  又有一天,我肚子不舒服,班里一个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的女孩发现我神色有异,怯怯地问我:“老师,你怎么了?”我抚摸着她的头说:“老师肚子不舒服,可能是饿了,所以没有力气站起来和你们玩。”她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已经揉得皱巴巴的饼干递给我,那是她早上带到幼儿园来一整天都没舍得吃的饼干。
  还有一天,我蹲在“小捣蛋”的面前给他喂饭,他忽然伸出双手捧住我的脸,对我说:“谢谢你,老师。”
  那一声声热情的呼唤让我觉得,孩子们能感受到我的付出;那一包“雪中送炭”的饼干让我感到,虽然工作劳累辛苦,但孩子们是我内心最坚强的支柱;那一声“谢谢”让我发现,“小捣蛋”也有那么暖心、闪亮的一面。
  如果真的有时光机器,让我回到高考填志愿前再选择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幼儿园教师这个职业。我可以坚定地说,无论再做多少次选择,结果都是一样的。

文秘写作 期刊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