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肿瘤并不可怕

作者:未知

  北京市朝阳区太阳宫医院肿瘤专科主任马荣超博士发明的纯中药“化瘤丸”,去年在《第二届国际“李时珍”医药成果及医护业绩博览会暨国际荣誉评奖会》上荣获了“国际优秀奖”,并接受国际荣誉联合评选委员会主席、香港科学院院长亲自颁奖、颁证,这说明“化瘤丸”的特殊疗效得到了国际医学界最权威的肯定,因而人们进一步确信,她一再强调的“癌,并不可怕”,决不是一句空话。
  
  磨难出真才
  
  马荣超博士受家族影响自幼喜医,后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她手里攥着一份祖传的“化瘤丸”秘方,曾成功救治过许多良、恶性肿瘤者,但她从不局限于秘方的现有疗效,很早就立志发掘我国传统中医的精华,以进一少提高“化瘤丸”的疗效。欲得真知,苦字先行。文革时期她曾遍访祖国各地名医,吃尽了跋涉之苦。那时“权威”被视为反动,面对虔诚的求教,“名医”们无不为她倾其所有。于是大量的民间验方、效方,经过专家们的提供,全都进入了马荣超的笔记本,又经她多年的临床检验,升华成她特有的医学财富。这就是她大胆改进祖传“化瘤丸”的雄厚基础。
  经她改进的“化瘤丸”,补不郁结、破不伤正,大大增强了克癌力度。她在论文中写道:“治癌须着眼全局,以彻底清除内毒为要旨,重在发掘和扶植自身抵抗力之优长,促其强大,这才是克癌的希望之所在。”先扶持患者元气,再攻癌毒,这是马荣超博士治癌的立足之本,她一向反对以牺牲身体抵抗力的惨重代价去寻找克癌的希望。她尊重却不迷信权威,就是被敬如天条的《本草纲目》,也决不盲从,多年来她不惜以身试药,如象砒霜、斑蟊、马钱子、生半夏等等大毒之药,医学价值虽有定论,也必亲自品尝之后才确信其毒性大小及其配方适用量的,为此她多少次从品尝中药中毒后死里逃生。经她以身试药的严格筛选,“化瘤丸”才既无毒副作用,又使克癌效果达到最佳。
  她于磨难中练就的内功,在医学上得到了充分释放。她的学术论文《癌瘤与中药》被编入《世界医学论文经典》,其医术档案也被收入《中国跨世纪专科名医大典》。鉴于“化瘤丸”的特殊疗效,全国各地都有医院要求与她联合收治病人,因她分身无术,目前只在南宁、西安、大连、朝阳、牡丹江等市建立了肿瘤医疗点。
  
  傲骨轻名利
  
  马荣超博士一向把名利看得很轻。“化瘤丸”在癌症患者身上取得的理想疗效,使许多具有商业头脑的人动了心眼,认定它可以带来丰硕的利润,于是三番五次寻找马荣超,说:“您研究出这个方子也不易,只要您能把化瘤丸的药方子给我,需要多少钱,您开个价,我决没二话。”马荣超出说;“这个方子,不卖!”
  人家还有绝招:“我们在每个药盒上都贴着您老的照片,决不让您和您的药分开。”马荣超干脆回绝:“说过了,这方子不卖!”
  被马荣超博士治愈的患者病例,也对一些脑子灵活的开发商产生了吸引力:“我帮您开发您的‘化瘤丸’,开发出来才能救治更多的病人。开发新药需要多少钱,我出,您的药开发出来盈利以后,咱两家分成,咋样?”
  开发新药,耗资巨大,没个几百万和一两年时间是开发不出来的。凡新药开发出来以后,一般就该获利了,当然比给人看病强。亲戚、朋友、同事,无不劝她抓住这个难得的发财机会。“何况,开发出来不也确实是个利国利民的好事吗?”可马荣超却说:“我的药用不着别人去开发,化瘤丸的疗效虽好,我再改进改进,效果会更好。”
  没商量,有人干脆不打招呼,直接打着马荣超的旗号在兜售“化瘤丸”,她虽然没有因此大骂“假王麻子灭门三代”,却也相当气愤。气愤之余,决定对她的化瘤丸申请专利保护,再遇假冒,必追无疑。
  
  悬壶济世诚
  
  被马荣超博士治愈的中外肿瘤患者实在无法统计。肿瘤的疗效好当然得力于“化瘤丸”,却也离不开一个“诚”字。凡使用了“化瘤丸”,马大夫一律要求患者随时同她联系,以便从用药到饮食给患者以具体指导。咨询电话(白天)010-064278634(晚上)010--64252049于是,且不说上班时间没完没了的电话向她呼叫,就是下班以后,来自全国各地乃至外国的电话,也常常要使全家到深夜12点钟还得不到安宁。马荣超视患者的电话如圣旨,电话铃一响,家里就是有天大的事也得放下,面对咨询的态度还得格外亲切。
  她心目中没有贫富贵贱,比如远地患者家属买好了往返飞机票,并以极具诱惑的出诊条件请她出诊,她竟常常拒绝。她说为一个人往返好几天,会耽误多少来京寻治的病人!去年上海有个医院几次打电话请她立即出诊,说有个重要领导干部需要她面诊,却依然遭到她的拒绝。她说不能失信于第二天约好的那位农村患者,人家为治病花了十几万元,家已一贫如洗,不但没治好,反倒恶化了,她不能看着不管。最后她竟为了一个贫困的农村患者,让上海方面改变了航班,才得以出了这趟远门。
  疗效好常常出于关爱。长期的放、化疗使那位上海患者的免疫力爱到严重的破坏,体质衰弱到奄奄一息才不得不停止放、化疗,因而向马荣超博士发出呼吁。她亲自送去了“化瘤丸”,并根据病人的表症开出汤药。为确保疗效,她与患者身边的西医大夫们发生了争执,她说放、化疗对癌患者免疫力造成的极大破坏,往往是无法挽救的,所以她再三强调:“如果再做放、化疗,病人就没希望了。”回到北京几天后,患者家属来电话报喜说:“服了您的化瘤丸,他不但已经起床,而且能奇迹般地单独从五楼走到一楼了。”不幸的是,后来那里的西医大夫因他的体质很快好转,又安排了放、化疗。马荣超得知暗自流泪,自语道:“可惜了,多么慈祥的一个老干部啊!”
  放、化疗是70年代的西方技术,今天已经有太多的临床病例说明这种疗法对于癌患者弊大于利,因患者而已经逐渐被西方国家放弃,为什么我们还要死死拽住不入呢?造福癌患者该走中国自己的路,这就是马荣超博士研究“化瘤丸”的原动力。
  肺癌患者李宝军被大医院宣布“最多还能活两个多月”,吃马博士的“化瘤丸”三个月,不但症状消失,秋忙时还能“起早贪黑磨面粉”;晚期肝癌者赵俊智,服用“化瘤丸”三个月后经CT检查,“肝区肿物已消失;”肠癌患者郭雅莉绝望中服三个月“化瘤丸”后,又找以前的医院大夫复查,大夫惊呆了,居然找不到一点肿瘤的影子……
  各地患者赠马荣超博士的面面锦旗、封封贺信,用满载着获得第二次生命的谢意诉说着“肿瘤并不可怕”。
  摘自《北京工人报》

论文来源:《青年导刊》 1999年3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2430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