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刘慈欣:六十五亿票房的“科幻老男孩”

作者:未知

  2月,一个名字几乎霸占了整个春节档——这个名字就是刘慈欣。春节期间电影票房第一(截至2月25日,票房已达44亿元),是《流浪地球》,改编自刘慈欣同名小说;电影票房第二,是《疯狂的外星人》(截至2月25日,票房已达21亿元),故事来源于刘慈欣的小说《乡村教师》。
  刘慈欣,是首位拿下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的亚洲人;他,是第一位登上中国作家富豪榜的科幻作家;他,还是宣传推广中国火星探测工程的“火星大使”……《三体》《流浪地球》《乡村教师》《超新星纪元》《球状闪电》一年内他的5部小说被改编成电影。
  不要以为看过刘慈欣两本书、两部电影就了解他,人家可是科幻界头号“宝藏男孩”呢!
  不务正业的工程师
  超有钱的“下岗工”
  在科幻迷心里,刘慈欣不是刘作家,而是大刘、刘电工。在成为全职作家之前,他一直是山西阳泉娘子关发电厂的工程师。作家韩松曾这样形容娘子关:满眼的黄土丘陵,遍地的煤场和发电厂,黑烟滚滚,空气中都是煤渣味。
  在这个地方,没有人看科幻,早年连买本《科幻世界》都得坐3个小时的车;也是在这个地方,刘慈欣写出了《乡村教師》(《疯狂外星人》原著)、《流浪地球》。写到后来出名了,他的同事对他说:“呀,有一个作家和你同名字诶!”
  他是怎么生活的呢?白天上班写作;下班回家给女儿做饭。
  他的生活,平淡无奇;他的写作,偷偷摸摸。
  2000年后,哥本哈根减排会议来了,国家对能源和环境的综合治理来了,刘慈欣所在的电厂出现危机了。回忆当时,刘慈欣说:“我们企业有2000人,新建一个大发电厂,只能容纳400人,剩下这1600人去哪儿?生存竞争就浮出水面了。”也是在那段时间,阴郁的刘慈欣写出了阴郁的《三体》,讲述了地球人类文明与三体文明信息交流和生死搏杀的史诗故事。
  从此,刘电工开启了疯狂走红模式,一路拿奖,一路成名,到2016年以1000万元收入位列全国作家富豪榜第十一位。
  特别爱钻牛角尖
  如果说科幻作家和其他作家有什么不同,他们大概是最“表里不一”的人。文字里,一个个都怼天怼地怼宇宙;生活中,清一色温文儒雅很害羞。
  记者4年前采访大刘,他跟我们描述自己的生活状态是:不发微博、不用微信、很少参加聚会,和读者也保持一定距离。他和外界联系就两个渠道,第一是电话,第二是电子邮件。
  刘慈欣最好的倾诉对象,大概就是日记本了。他有记日记的习惯:今天我洗了多少衣服,今天阳光很好,今天某某记者采访了我……这些都是他日记中的内容。
  但就是这样很生活化的刘慈欣,对写作却特别钻牛角尖。在他心中,世间最痛苦的,就是午夜梦回,发现故事编不下去了,“有时半夜醒来,突然对正在写的故事失去信心,这对长篇写作来说真是一个噩梦。这时就需要把已有的构思全部推倒重来,这是一件很难的事,但我的创作有一个底线,不能打动自己的故事绝不拿出来发表。”
  记者还打听到这样一个故事:大刘曾有过一个自以为特别好的设想,类似于把太阳能板从地球连到月球,还围绕这个设想编了好久的故事。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这个想法已经被某日本学者提出,他立马抛下之前的全部创意直接推翻放弃。
  “硬科幻”创造了另一种美
  刘慈欣的追捧者中,不乏正儿八经的大腕儿。但即便有这么多粉丝,刘慈欣还是很谦虚。他喜欢自称“科幻写手”“科幻迷”,不太敢上台演讲,因为“写科幻小说的人什么都浮光掠影地知道一点,什么都知道得不深,所以任何领域我都讲不出什么东西”。
  最令人感动的,还是大刘的无条件宠粉。每次活动超准时,签书会绝对签到最后一名读者,跟粉丝合照一定要放下书包以示尊重……
  为什么我们爱刘慈欣?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文字。人人都说他是“硬科幻”,但他身上更迷人的其实是理工男独有的浪漫。
  他总是穿得特别朴素,但他的文字非常绚烂。
  (摘自《晚霞报》)
论文来源:《华声文萃》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8557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