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变质”的马拉松“奇闻”频出谁之责

作者:未知

   每年千余场比赛,马拉松在中国可谓遍地开花。选手集体抄近道作弊,两度昏厥仍要接着跑……比赛中的“奇闻”远比赛事本身受关注。
  “奔跑中的广告”
   自诩为马拉松达人的胡松涛,这两年越发感觉“跑不动了”。2010年刚刚迷上马拉松时,国内赛事不过13场。如今每年动辄上千场,让他难以抉择。
   政府搭台,企业掏钱,在全民健身热潮下,办赛门槛较低的马拉松,成为中国城市追逐的时髦运动。
   孙悟空、杰克船长、美国队长……马拉松的队伍里,奇装异服越来越多。颇具娱乐色彩的跑者中,有自发的行为艺术者,但更多是商家扮成的“奔跑中的广告”。
   在这些所谓的参赛者看来,健不健身不重要,打扮得美美的站上赛道才重要;能否完赛无所谓,45度完美自拍才有所谓。
   但是,哪怕只是装样子,也有人的行为太出格。
   2018年11月末的深圳南山半程馬拉松,被曝出选手集体抄近路作弊、大面积套牌、将补给打包带走等等。组委会事后证实,违规选手达258人。
   在胡松涛参加的上百场比赛里,作弊并不鲜见,但是从未见过这般明目张胆、肆无忌惮的。
   与此同时,一部分“跑马者”对马拉松缺少必要的敬畏之心,也正在让这项运动“变质”。
   在上海从事金融工作、业余酷爱跑马的刘哲峰,近几年参赛时,注意到不少明显缺乏运动的选手。有人跑了没几公里就抽筋,有人一路拿着云南白药的小红瓶喷大腿。
   刘哲峰有个朋友,大学毕业后几乎没跑过步,最近也把跑一场马拉松列入明年的年度目标。在刘哲峰看来,这就是胡闹,是对自己身体的不负责任。
   2018年11月末,在浙江绍兴举办的马拉松,一位跑者两度昏迷,经心肺复苏站起来后,竟然还不顾医护人员劝阻、执意继续比赛。
   这种“带病坚持”没有获得丝毫赞许。视频被曝光后,网友们纷纷指责或嘲讽。
   有媒体统计,从2015年至今,至少有14人在国内马拉松比赛中因心脏骤停猝死,大部分为首次参赛者。
  跑马“槽点”不断更新
   跟风办马,乱象频出。
   从一场马拉松瘫痪一座城的讨论,到两万人参赛、上万人次接受医疗救助的新闻,在舆论中似乎总是留下一地鸡毛。
   围观者觉得“乱”,参赛者也觉得“乱”。选手收到发霉糕点,补给包里出现过期17年的“僵尸”花生,香皂被(下转第30页)(上接第28页)当成面包“误啃”,参赛者关于马拉松运营的“槽点”一直在更新。
   2018年12月2日,南宁国际马拉松,埃塞俄比亚选手在率先冲线夺冠后,被终点处工作人员一把拽停。
   运动专家对此评论:高速奔跑后急停,严重的或造成脑死亡,是重大安全事故。
   眼尖的网友发现,志愿者如此“粗暴”,其实是为了拉冠军去和主办方的大旗拍照。还有网友说,该系列的其中多站赛事,因缓冲区设置很短,所有冠军都是刚冲线就被截下来合影颁奖。
   作为资深的马拉松参赛者,胡松涛不久前也经历了一件荒唐事。温州马拉松上,他跑到20公里处的补给站,却发现这里竟然没有水。
   赛后,胡松涛听跑友说,有人情绪激动到把水站的桌子都掀翻了。
  乱象频生谁来管
   规模日渐庞大的同时,马拉松比赛的名目也日益繁多。
   “胡杨林马拉松”“梨园马拉松”“高跟鞋马拉松”,就是爬个楼,也要冠以“垂直马拉松”之名。
   除了大城市,许多县城也加入办赛大军。在深圳工作的杨智,今年特意请假回安徽老家参加了一场马拉松比赛。
   没想到,除了赛道不够封闭、农用车往返穿梭,路线规划欠妥、重复路段太多等问题,厕所难找更加令人尴尬。
   连基本条件都不完善,搞什么马拉松?除了失望,这场比赛留给杨智的更多是困惑。
   政府名利双收,赛事管理失序,参赛者发朋友圈,外国选手领奖金……胡松涛的跑友圈里经常这样调侃马拉松的乱象。
   2018年4月,国家体育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体育赛事活动监督管理的意见》,其中提到,对组织水平低、社会效益差、有明显安全隐患或制度不完善等情形的赛事活动组织机构,且经过整改仍不能达到最低赛事活动组织标准要求的,可将其列入黑名单等信用记录,并向社会公布。
   马拉松乱象,能否在短期内得到改善?胡松涛的看法并不乐观。(据中新社讯)
论文来源:《华声文萃》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864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