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法兰西民族的“大国梦”看法国的外交形象

作者:未知

  【摘要】:一百多年前,法国也是拥有“大国梦” 的国家,保持大国地位为法国外交的重点。从冷战开始,法国人就有强烈的“反美情绪”,这种根深蒂固的渊源绝大多数来自于戴高乐将军的政策,他巧妙的夸大美苏的矛盾,从中法国巩固了自己的地位。美国的崛起和法国的大国梦有了极大的冲突。法国人非常反感美国就是全球化的绝对主导者,但是在政治、经济都比较疲软的法国,依然在光复法国大国梦的道路上艰难探索着。本文从历史角度分析法国传递给世界的外交形象。
  【关键词】:法兰西 尚武精神 外交形象
  一、法兰西即为“圣地”
  从中世纪开始,法兰西便有“圣地”之称,从那时法兰西人民就认为这块土地是上帝特别恩惠的地方。这种信仰集中展现在圣女贞德的传说中。在百年战争中,奥尔良少女贞德突然受到了上帝的感召,率领法军英勇抗敌,扭转了整个战局,使法国获得了最后的解放。从此以后少女贞德成为法兰西历史上第一位民族英雄。如今,在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宗教的地位下降,但是对于“神圣的法兰西”这一概念却融汇在法兰西人民的骨血中,成为其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大革命给法国人提供了新的思想和精神武器,也强化了他们对人类的使命感,使他们在摆脱了宗教庇护后,依然把自己视为上帝的使者。法国的革命者相信,哪里有压迫和非正义,他们就应把法国大革命的原则推广到哪里。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法国大多数社会主义者放弃了国际主义而倒向“保卫袓国”的神圣同盟。這是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即便是资本主义国家,法兰西共和国依然是大革命的圣地、人类的向导、世界的希望。
  二、高卢雄鸡体现的尚武精神
  高卢雄鸡众所周知,高卢雄鸡是法国人的象征。高傲、倔强、勇敢、不屈的雄鸡的确体现了法兰西民族的性格。但雄鸡傲慢、自负和好斗的特点在法国人身 上也有充分体现。
  高卢雄鸡的好斗效忠性格集中体现了法兰西民族的尚武精神和沙文主义。自古以来,法兰西民族的尚武精神是融在血液里的,戴高乐在《法国和它的军队》中说:“法兰西是用刀剑开辟的”。古代高卢人拼死抵抗,保卫疆土,不让罗马人入侵一丝一毫;国民大革命时期,上帝的化身圣女贞德拼死抵抗,率兵以少胜多,扭转溃败战局,这样英雄主义的热血传说在法国境内有着极强的号召力,法国人民的尚武精神早已在贵族等级和大革命的双重影响下一点一点地培养起来。在等级社会中,贵族的使命是以利剑保卫王权。大革命中的全民皆兵使法国人都成为军人,开创了“国民军队”的先河。拿破仑的军队更是所向披靡,横扫欧洲。巴黎雄伟的凯旋门便是法兰西光荣的象征。除埃菲尔铁塔外,这是法国最具标志性的建筑了。当年,拿破仑一世为张扬帝国的武功,下令建造凯旋门,还将拿破仑帝国386名战功卓著的将军的名字镌刻在上面。1920年11月11日,凯旋门下设立了“无名战士 墓”,并燃起了永不熄灭的火焰,以此告慰为国牺牲的烈士和激励人们的爱国热情。从1880年起,法国政府每年国庆日都在在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道上举行盛大的阅兵式,以展示国烕和军威。这一传统保持至今,并且是在西方国家中绝无仅有的。
  尚武精神的负面表现为沙文主义。很多人都不知道“沙文”这个词就来自于法国一个军官的名字。尼古拉·沙文本是拿破仑军队的一名军官,他狂热宣扬法兰西民族的利益高于一切,主张征服和奴役其他民族。 这一主义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和国民的认同。当时有不少诗歌、报刊、戏剧把沙文作为张扬民族精神和英雄气概的偶像。
  法国人本性中“自负”的精神也在尚武精神中体现出来,众多法国人以路易十四和拿破仑一世时代法国军队的武功深感自豪,闭口不谈1871年普法战争和二战初期的惨败。在他们的记忆里好像并不存在失败这件事情。法兰西民族的骨子里永远认为他们是天选之人。今天,法国实施了军队职业化改革,军队的光辉早已烟消云散,但法国人的沙文主义仍未消散。
  在当今世界上,法国依然是拥有“大国梦”的国家。法国在长期历史中形成了中央集权的王朝特性和以天下为己任的普适主义特性。法国自喻为“人权袓国”、“自由与民主”的象征,并以其语言文化感到自豪。法国在倡导自由和人权方面略晚于美国,但其普适主义表现得更为突出。美国的 《独立宣言》主要反映了北美移民争取自由,摆脱英国控制的意愿。美国独立后曾长期奉行孤立主义,它介入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战只是由于自身利益受到了侵害。法国1789年的《人权与公民权宣言》则倡导了全人类的权利和自由。从此,对这种普遍价值的追求成为法国的传统。与美国不同,法国人坚信自己肩负着启发、拯救和解放全人类的神圣使命,即便在法国失去了往日的强盛地位后,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依然不灭。
  大革命后形成的普适主义兼有革命性和侵略性。 1792 —1815年,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把整个欧洲搞了个天翻地覆。法国军队在征服欧洲的过程中传播了大 革命的“不朽原则”,用恐怖和刺刀对欧洲进行革命的教化。恩格斯指出,拿破仑战争把民族意识传遍欧洲, 而它同时又践踏了这种民族意识,结果最终导致各民 族反对拿破仑的普遍战争。拿破仑兵败滑铁卢后,法国革命的影响并未完全消除。在整个19世纪中,法国俨然成为全人类革命和进步的中心。1848年,欧洲爆发的大规模民族民主革命便是从法国发起的。
  “大国梦”长期萦绕着法国人既然是“梦”,就说明理想与现实之间存在差距。一百多年来,特别是1870年 普法战争失败后,德国的崛起,美国的强大,使法国的强国地位受到挑战。因此,保持大国地位便成为法国外交的重点。
  【参考文献】
  【1】Michel Winock: Parlez-moi de la France, Plon, Paris, 1995.
  【2】[法]孚梅:《世界的法国》,1942年.
  【3】曲星:《中法关系的缘起及历史演变》,《法国研究》1999 年2月.
论文来源:《新生代·上半月》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887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