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婚姻是个求同存异的过程

作者:未知

  “有了孩子以后,你才会知道自己当初嫁的是人是狗。”从前,当闺蜜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时,白芳笑得差点跌了凳子。直到自己生了宝宝当了妈妈,才发现这句话中深藏的怨念和无奈是多么的写实。
  比如现在,她要给宝宝换尿不湿,结果换到一半,宝宝拉臭臭了!宝宝的衣服、她的衣服、床单无一幸免,她需先把宝宝洗干净,换好衣服穿上干净的尿不湿,再换自己的衣服、床单,还要去洗宝宝的衣服、自己的衣服和床单,这是多么大的一个工程啊!
  然而,林海在听到她的尖叫声后,只是把脑袋从书房的门缝里探出来看了看,待看清了情势后,居然又缩回去了!
  白芳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被劈成了两半,一半火冒三丈,一半寒凉如冰。
  到了这般地步,为人夫、为人父者竟然袖手旁观,白芳真是欲哭无泪。
  这就是当年那个口口声声说要爱她一辈子、照顾她一生的男人,把她骗到柴米油盐里,终于现出原形,毫无例外地成为丧偶式育儿大军中的一员!
  白芳把孩子哄睡后,发朋友圈吐槽,朋友们纷纷支招。那些过来人一致认为,男人就得使唤,你不赶,他就是装睡的小动物;你用小鞭子频繁抽打着,他才能变成勤恳拉磨的驴。
  白芳想想,也觉得这种说法很有道理,过去她确实从未想过使唤林海,总是寄希望于他能有点共情力,主动过来搭把手。但林海似乎根本没有做家务这个意识,白芳执著于林海主动参与的态度,越生气越不说,到头来,只把自己的心情搞得越来越差。
  回头想想,自己这是图什么呢?即便林海拨一下才肯动一下,那也比自己一人承担要好得多啊!
  二
  那日,白芳给宝宝喂奶,便喊林海出来准备辅食。林海一边皱着脸一边问:“辅食怎么做啊,我也不会啊!”
  白芳说:“特别简单,你先把菠菜叶焯一下,再把碎碎面煮熟就行了,剩下的交给我。”
  林海答应着,慢腾腾地进了厨房。约莫半小时后,喊白芳去验工。
  尽管白芳早有林海会搞砸的心理准备,但当她看到现场时,还是忍不住火大。
  水溅到地上、面洒得到处都是这些就不提了,最让白芳气愤的是,林海竟然用焯菠菜的水煮面!
  白芳指出,他还振振有词:“煮菠菜的水肯定比白开水有营养啊!”
  白芳气得发抖,平复许久,说道:“确实有营养,可农药也多啊!”
  没想到,这仅仅是个开始。
  白芳觉得,既然灶台上的事情林海做不明白,那不如做些简单的,比如洗碗、整理杂物。然而,林海洗碗从来不洗外面,整理杂物又总会让杂物失踪。白芳在一旁指挥,嗓子都要喊得冒烟了,可林海始终与她想象中的那种得力丈夫差了好远。
  白芳感觉心好累,比她凡事大包大揽还要累。更可怕的是,白芳慢慢发现,她与林海其实不是一个类型的人,他们之间的差别很大,大到可以透过这平淡琐碎的日子,一点点渗透出来,无所不在。
  白芳性子急,喜欢一口气把要做的事都做完;林海性子慢,整日悠哉游哉,做什么都讲究慢慢来;白芳做事追求尽善尽美,林海认为凡事差不多就行,别跟自己较劲;白芳总是很焦虑,因而很上进,一边带孩子一边操心网店,而林海非常佛系,说难听点,就是抱着得过且过的念头。
  当初,两人爱得天雷地火的时候,为什么没发现这些差异呢?
  白芳问倒了自己。闺蜜告诉她,对方与自己的所有不同,在恋爱期间是闪光点,但在婚姻存续期时,那可都是炸点。
  三
  一个周末,白芳紧赶慢赶做好了饭,饿得饥肠辘辘,没等吃上一口时,宝宝醒了求抱抱。
  那时候,白芳多希望林海能主动说一句:“你先吃,我来抱。”
  可林海没有,而是兀自坐在饭桌旁,有滋有味地吃起来,细嚼慢咽,毫无紧迫感,似乎忘了白芳还在等着他来换班才能吃饭。
  在白芳爆发前,林海终于撂下碗筷,接过宝宝,说:“你快吃吧,菜都要凉了。”
  白芳一声未吭,心里堵着一口气默默吃饭。等她吃完,林海把宝宝递给她,主动去洗碗。
  白芳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把注意力落在躺在洗菜池里的那口锅上,她眼见着林海把锅里刷干净,便捞出擦干,根本没管锅外面。
  “锅没刷外面啊!重刷!你怎么总是不刷外面,我都说了多少次了!”白芳没好气地说。
  林海没吭声,把锅拿回来重新刷,但糊弄两下就算完事了。
  “还是没刷干净啊,要用钢丝球好好擦一遍才行!”
  林海看着白芳,气哼哼地说:“我只能刷成这样,你嫌不干净你来刷!”
  林海的态度就像一星火,瞬间引爆了白芳这些日子以来积攒的委屈。
  “你说的是什么话?结婚这么多年来,我什么时候让你做过家务?如今有了宝宝我实在忙不过来才要你搭把手,可你看看你自己,每天都在给我帮倒忙!你为什么不能一步步按照我说的做?你为什么不肯多用点心把事情做得更好一点?”
  林海转身进了书房,他虽没还口,但态度已说明一切。
  那天晚上,白芳哄睡了宝宝,一个人坐在漆黑的夜里,心痛得一夜未眠。如今,她似乎只有回忆可以取暖,身处鸡飞狗跳的当下,感觉未来没有幸福可言。
  次日早,白芳起来收拾衣物,想回娘家。
  林海吭哧半天,说了句:“你回去也好,我马上就要忙项目,要经常加班,家里的事更搭不上手。”
  四
  白芳在娘家一口气住了三个月,其间林海一有时间就开车回去看她和宝宝,最后还是白芳的妈妈发现了两人闹矛盾的端倪,了解事情缘由后,把白芳“赶”了回去。
  白芳的气其实早消了,她不愿回去是不想面对现况,她不在家里“主持大局”这三个月,家里可能变成垃圾场了。一想到繁重的家务,还有那个像竿子一样杵在门口啥都干不好的林海,脑袋里嗡嗡作响。
  但不管怎样,她也得回去,毕竟那才是她的家。
  到了自家门口,白芳小心翼翼地开门,甚至有些紧张,结果当她打开门后,她发现家里的一切秩序井然,没有厚厚的积尘,还添了宝宝用的爬爬垫和围栏。
  白芳不可思议地看着林海,林海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可尽了全力了,你看看还满意嗎?”
  白芳忍住笑,戏谑地说:“真没想到,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林海颇有些小得意,说:“你就像我上学时的班主任一样让我紧张,我做事有自己的习惯,你越是在我身边乱叫,我越没章法,越做不好。”
  那天的晚饭是林海做的,炒两个菜把厨房弄得像个事故现场。换作往常,白芳早就炸了,但这次她忍了下来,假装没看到掉在地上的菜叶子,假装没发现菜刀菜板还没归位,假装没看到他留在炒鸡蛋中的蛋壳,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他手上被溅起的油星烫起的水泡上。
   “疼吗?去抹点烫伤膏。”
   “不碍事。我算是知道了,下次煎鱼一定要把水控干。”
   白芳恍然。过去她揪着耳朵告诉林海的事,林海都没放在心上,如今他通过践行得来的教训,竟如此深刻。
   林海做的菜卖相虽不佳,但味道还不错。看白芳吃得津津有味,林海笑嘻嘻地来讨功:“怎么样,不错吧,你得对我有点耐心。”
   白芳想的是,我不仅要对你有耐心,更应该对你有信心,更应该让自己放宽心。
   两人有很多不同又怎样呢?人人都说婚姻需要磨合,何谓磨合?磨合就是个求同存异的过程,我向你靠近一点,你也向我靠近一点,陪着对方一起成长。好的婚姻什么样?不是把你改造成我想要的那个人,也不是让我成为和你一样的人,而是两人之间有共生、有独立,有契合、有摩擦,有诸多的不完美,但即便如此,我们仍愿意为了靠近对方,笨拙前行。
  编辑/纤手暖
论文来源:《妇女》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9137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