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对事物的断章取义(节选)

作者:未知

  4
  多好啊,这阳光,这春日……
  如同我们多日不见的晨露,如干裂般的万物,那样的渴求。如同午后屋檐下的雏鸟,它们急于寻找母乳般的庇护,然后懒懒地打一个盹,然后又饥又渴。如同,多日不见的星辰和月牙,再也无法安睡得如痴如醉,偶尔在梦里也叫喊你的名……
  这不见也多好啊,见多了难免不去想,想有一日你我目睹日暮的时候,证实它必將下落进入到无限循环之境,无常般的,正如同金子闪烁的光芒,必将随同这归隐的牛羊,而伴着它们自由自在地流浪。流云般的喜庆,欢快后,迅速又痛快地哭一场,那暂时的恍惚,晃来晃去的,只因它们的眼神不确定,对远方的消息不确定,却发出忧心忡忡的声响。
  这时光多好啊,印证着往昔的欢悦,它们都是杯中的黑夜,一滴一滴往醉里涂鸦冒险。然后,然后,再醉,然后就不再怕提心吊胆地活着。再后来,把它形容成了泥土,春汛,叶芽,吐露。叫它爱人吧,叫它情爱吧,它有春的模样儿,清新,开阔,辽远,激荡;然后,叫它洋葱,黄瓜,苹果,杏仁,荷花,池塘,莲藕,然后形影相随;然后又无影无踪……我们就这样,就是这样过着一天一天的日子。
  雪开始融化了,梅花也枯萎了。我握着你远行前留下的一枝蔷薇花儿,它干枯了的花蕊像是唤醒春天,枝干上的叶青儿渐渐地歇下,也黄了,被风吹干了水汽,我还把它紧紧绑在我的视线上,让它牢牢拴住你的气息,你的方位,和我心心念念的春泥……
  这思念多好啊,如同春雨的浸润,如小草刚冒出头的样范儿,以及远眺时那隐隐约约的佛塔里传来的钟声、木鱼声,正好契合了我心底深处的宁静。我站在泥土深呼吸处呼吸你,被你深深诱惑,就如同你握住了这天时地利的命运,渗透我心脏……我醒来了,我再一次完完全全被唤醒,只有这时,是啊,只有这时,我是多么好啊……
  5
  这雨下得是时候,下得到位,而往往下雨总也伴着一些风,伴着落下来的荒叶,一阵一阵紧得慌,一阵一阵往寂静的夜空深处带。清晨也没闲下来,它就是个日夜操劳的命,不来不去,不增不减,不亏不盈。
  到底它还是要落下来,落在人间的泥土上,落在人们的心尖尖上……那落下来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化作春泥护花。
  昨夜,我试探性地去看了看我那些有代表性的花儿,比如玫瑰,比如月季和蔷薇,看它们是怎么样在雨中逗趣生乐的,是不是跟没下雨时那模样更要俊俏,更要水灵灵些,更显一种媚态,娇艳。而我是它们的主人,我的心情和这夜雨一样,总是渴望着它们更繁华,更显妖气,最好,在这场雨中慢慢死去,或者在黎明时又醒来,循环往复地轮回不停,让这个春天不枉然一回,连同我的心情有一路繁花相送,一路春风春雨相送……
  6
  看到这些灵性之物,我没有话说,毫无疑问,它们是上帝的馈赠事物。它在我们最疲乏的时候才到来,或者呈现,和稚嫩的行为没有太大关系。它们仅仅是名词与语境上的时间差。我很想把其中部分引渡到我的城市,或者领地来。想起来都是愉快的,小心翼翼的……
  那还是在一个遥远的夏天,一个晚上,空气宁静,河水清清,乌镇的每个门户几乎都能看见天上的星星。像古时候的楚国。我睡不着,从客栈出来,走在青石板的路上我会轻松一些,我不会想得太多,太复杂。所有来这里的人,一定都或多或少有些闷,甚至带着破灭的梦,比如我就是沦陷在艺术的行而上,在自己的语境里找不到出口,就来到这里。回到成都后一直到今天为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处理我每天都要面对的那些卖艺的行为。我常常从他们身边走过,特别是银杏树下的那两个盲人,天天都不厌其烦地唱歌给过路的人听,虽然不是什么专业,可是我总是把他们想成乌镇干净的水和空气。我忍受不了这些生命和生存环境格格不入。
  看到落叶在他们一抹黑的世界里,身体上反反复复敲击,如同那些酸楚的音符,敲在我心尖上,隐隐疼痛。很少有人理解他们的内心,渐渐的,我也终于被他们干净的艺术感化。
  7
  在这里祭奠你,不是在身体里循环,夹杂着半生不熟的痛楚……
  此时,已下起了身不由己的雨,洋洋洒洒。
  苦涩的几粒粽叶慢吞吞陪伴的心多了些旁骛。是啊,是等待着的灼灼煎熬声,像腾空而起的雾水。
  你在水的另一方,若隐若现,也像是深山老林里走出来的小沙弥,在暮鼓晨钟里念着阿弥陀佛,也是经,美丽而苍远的经……
  在这暑来暑往间荡起一股清流。
  我却在天地间还过着悠悠闲闲的自由生活。
  如今吃一粒粽子荡一叶小舟,祭奠你投过江的地方,我无以安好,也无以泪流汩罗江为水,为诗……
  一切都好似天上人间的俗事,凡事,这不也是吃一顿粗茶淡饭,燃一烛香的时间吗?但它却用尽我后半生的精气……
论文来源:《星星·散文诗》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9251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