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节目创作角度论主持人危机

作者:未知

  比起二十年前广播电视大发展的蒸蒸日上而言,今日的电视节目几近沦落到无人问津,微观上来说,越来越多的电视同行传来的消息都是xx台已经半年甚至一年没发工资了,宏观上看是受众的收视习惯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导致电视关注度降低。究其内部原因,这也是电视节目流水化千篇一律创作机制的恶果。
  从节目制作的角度而言,主持人在节目创作过程中的末端位置从这个职业出现开始就从未改变,以晚会主持人为例,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无疑是关注度最高的,可受众从翘首以盼到相互吐槽到几近无人问津这一过程是随着广播电视的衰落呈现了不可逆的趋势,从口碑而论,北京卫视春节联欢晚会一直处于相当不错的位置,尤其是今年的BTV春晚,受众更是一片叫好,除了节目本身的创意精良,明星众多之外,整台晚会的节奏都显得十分明快,观众直呼过瘾,这和去年BTV春晚最大的不同就是极大的缩短了甚至几乎全篇删去了主持人报幕环节,改用右上角的logo来提示下一个节目的名称。
  其内部原因是因为受到吴秀波风波的影响,大篇幅的主持人出镜都有吴秀波的参与,高科技的抠图需要大量的时间,并且吴秀波的串词一旦被删去则会导致其他主持人的话语失去了基本的承接逻辑,所以不如直接删去,即便是全景镜头也让后期熬夜加班到抓心挠肝的地步。然而这一举动,使得BTV春晚受到了意想不到的后果,一部分抱着看热闹心态的观众贴屏寻找吴秀波的踪迹,另一些看节目的观众对比大年三十播出的央视春晚,觉得BTV春晚因为没有了主持人的“拖拉”更好看。而这一事件也直登微博热搜榜前三名,在微博阵地的留言,粉丝们更是直呼过瘾。一时间,主持人这个行业受到了极大的质疑:说,不如不说。有,不如没有。
  春晚的主持人和其他综艺节目一样,主持人的創作是专职导演所提供串词的二度创作,尤其是节目承接环节,是不允许有什么发挥空间的,出于整台晚会完成性的考虑,“背词儿”成了所有主持人的必修课。而这一基本技能给晚会导演带来了极大的安全感的同时,也更大层面的限制了主持人的发挥。“传声筒”这一电视生产过程的末端,在受众甚至导演的心中也是根深蒂固,只要颜值还可以,普通话标准,脑子能记住词儿就具备了登上春晚舞台的资格。
  流水线一样的生产固然“稳”可是却缺少了惊喜,少了自然的交流,没有哪个观众喜欢看主持人在台上标准化的背词儿,因为这只会耽误了受众看节目的时间。
  区别于晚会,从表面上看,综艺节目主持人的位置还是相当重要的,有很大的发挥空间,广播电视兴起时,汪涵何炅的诞生都是融入了极大的个人特色,这其中当然会留给主持人极大的施展余地。但从近几年看,即便是老牌综艺节目《快乐大本营》也出现了极大的危机,坊间盛传着一句:“过去大本营请谁谁红,现在大本营谁红请谁”过去电视台制作的节目造星能力已然一去不复返,相反,影视剧明星却可以借助自身流量给电视节目输血,然而这血可不白输,《王牌对王牌》一期节目所请到的艺人费用动辄千万级别,甚至一位嘉宾就可以达到大几百万一期,即便如此还要考虑艺人档期安排,请人家人家还不一定来,而电视台如此铺张的为流量艺人做了“嫁衣”自己节目中的门面—主持人却几乎很少有人问津。格式化的环节,定制化的生产,提前就预设好的结局,使得受众产生了极大的审美疲劳,取而代之的评定则是“套路”二字。
  究其整个创作层面而言,主持人的选择几乎都是在节目框架甚至内容都已经设定好的情况下,找一个主持人来完成“任务”主持人的角色感在节目中逐渐淡化,只因为这最后一环换哪个主持人好像都能完成使命。提起电视台综艺节目,我们的脑海当中首当其冲的是湖南台的《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江苏台的《非诚勿扰》中央台的《星光大道》。这些节目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暨主持人和节目的不可分割性。可以想象一下快本离开了何炅,天天没了汪涵,非诚勿扰换了孟非,如果无法想象的话,则可以参照《星光大道》在老毕离开后的样子,《实话实说》在小崔走了以后的收视。在影视剧创作过程中无一例外的是角色捧演员,演员有了关注度再去推动接下来的角色创作。在综艺节目生产过程中无疑也是这节目推着主持人走,主持人和节目是有匹配度的,契合度越高,节目越好看。契合度在笔者看来无疑是一场看似知道结局的“赌博”哪怕预判有百分之九十的胜率,在节目播出揭开谜底的瞬间仍有极大可能碰到那百分之十。匹配度需要培养,需要耐心,需要调试,需要容错。
  但当下流水线工厂一样的生产流程,主持人,大多仍旧是被选择的行业末端。像是最后一个无关紧要的螺母,用对了型号,拧结实了,整台机器会运行的非常完美,可即便是凑凑合合的型号,不经意间拧了一下子,也不至于影响设备的运作。
  如何脱开束缚,不做螺母,这需要综艺节目生产机构给出极大的空间,更需要主持人从前期,这台大机器还处于设计图纸阶段时就参与创作。在笔者看来,导演未必能做好主持人,但主持人必须是一位好的导演,一位出色的策划,要集设计师、工程师为一体。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认清自己的优劣选定节目是一个艰难的开始,但所有的成功都源于一个伟大的开始。好比说,一个没有什么情感经历的人就无法做好婚恋节目,一个骨子里就阴郁寡欢的如何在舞台上让所有人开心。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全民渴望好内容的时代,也是广播电视沉入低谷的时代,这样的创作大环境下,主持人作为一个行业,该如何突围,不仅仅需要伯乐的赏识,更需要自我的不断修炼、深入参与节目。
论文来源:《传播力研究》 2019年9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9278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