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网络空间中女性话语权的建构

作者:未知

  摘  要  当代女性主义高度关注“声音”,希望能够表达以女性为中心的观点,发出女性声音。而网络新媒体的诞生与发展,让女性获得了更多进行自我表达的渠道与空间,建构属于自己的话语权。文章以网络红人“papi酱”为例,从她发布于新媒体平台的原创短视频的主题选择、呈现形式、发布方式等角度,分析其在网络空间中的话语权建构的成功之处以及面临的挑战。
  关键词   papi酱;网络时代;女性话语权;建构
  中图分类号  G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0360(2019)06-0117-03
  女性话语权是女性人群的利益、主张、资格及其自由力量的综合体现,它既包含着对女性言说及其主张所具地位和权力的隐蔽性认同,又取决于一种话语有效的社会环境、表達机制与主体资质,还直接表现了女性对自我现实状态的把握以及相应主观心态的流露[1]。当代女性主义高度关注自己的话语权,将其发出的声音看作是自己身份和权力的代表,而女性建构话语权的过程,就是其进行积极的自我改造的过程,也是其由客体变为转变为主体的过程[2]。
  1  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中的女性声音
  在以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为主体的传统媒体当中,女性声音一直是较为缺失的,因为大部分女性处于“客体”的位置,而男性占据着主导和支配地位。在关于女性主义与大众媒介关系的研究当中,塔奇曼的“符号灭绝理论”指出,大众媒介对于女性的描述和关注相对较少,“灭绝”和忽视女性存在,这是因为大众传媒反映了一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在男权社会当中,女性是以附属的、边缘的和被动的形象出现,这也是进一步确认了“性别不平等”的特点[3]。大众媒介于是制造了一些关于女性的“刻板印象”,而女性话语权的缺失导致她们很少有渠道为自己发声,这使得人们无法了解女性群体的真实状况。
  但是近年来,随着网络新媒体的诞生与发展,女性发声的渠道得到拓展。学者杨霞于2017年5月24日-2017年6月21日时间段内得到的监测数据显示,在微博中,关于女性话题的账号注册性别比例为女57.47%,男42.47%,未知0.06%;关注男性话题的为女49.13%,男50.57%,未知0.12%。由此可以看出,在男性/女性话题的讨论中,女性占据一半甚至六成[4]。女性逐渐不再只是作为受众,不愿再处在被压迫的边缘的位置,而是越来越多地作为传播主体进入到传播领域,并利用自己所拥有的媒介资源来自觉发声、表达自我,对一些社会议题发表以女性为中心的观点和见解,试图掌握话语主导权,建立话语权威,从而对社会中存在着的针对女性的偏见进行某种抗争。
  2  “papi酱”于网络中的话语权建构
  虽然女性已经获得了更多发声渠道,但实际上网络空间中的女性声音还是处于弱势地位,当网络中女性参与更多的还是美食、美妆、服饰等与媒介中传统的女性形象相符的话题内容时,“papi酱”凭借自己的原创短视频中真正的“观点和内容输出”获得了许多人的关注,被称为“2016年第一网红”。她以一针见血的吐槽方式以及幽默搞怪的表现风格积极参与到一些社会议题的讨论中去,成为在网络空间中建立话语权威的典型女性代表。
  2.1  视频的主题选择
  “papi酱”最初受到关注是由于2015年11月发布的一条名为《上海话+英语》的视频,其中将如今许多人在与别人交谈时夹杂英文以显示身份和地位的一种现象夸张化地表现出来,引起许多网友的共鸣以及热烈讨论。随后“papi酱”于微博发布的系列视频,大多从女性的角度对一些社会话题表达自己独特的观点。如《女人真是不好做》的视频当中,她以十分犀利的语言细数了存在于社会中的对女性的种种偏见与指责,并以一个女性的身份对这些指责做出回击、进行抗争,在片尾也提出自己的希望、发出呼吁:“希望这个世界对女性的恶意可以少一点,希望没有人再因为你的性别来评价你,希望我们能尊重每一个女性选择的权利。”通过这样幽默与严肃并存的形式,“papi酱”让人们听到了女性的声音并进行一定的反思,从而建构起女性话语权。
  为了进行更加系统的研究,笔者通过观看“papi酱”2018年一整年在微博发布的25条视频,并对他们进行一定的分类和归纳,将视频的主题划分为“社会现象评析”“热点话题追踪”“日常生活展现”和“其他”四类。“社会现象评析”类主要针对对社会普遍存在的引发人们争议的现象进行评析的视频;“热点话题追踪”类主要针对对时效性更强的在一段时间内引起公众关注的热点话题发表观点的视频;“日常生活展现”类主要针对对个人家庭、工作等日常生活场景中存在的现象产生思考的视频;而影评、采访视频等则属于“其他”类别。经统计,属于“社会现象评析”“热点话题追踪”“日常生活展现”和“其他”类别的视频分别有8个、4个、11个和2个,各占总数的32%、16%、44%和8%。
  “papi酱”原创视频所选取的话题大多与现代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容易引起许多网友参与讨论,有利于其建立话语权威。2018年,“papi酱”在有关社会现象评析的视频中呼吁人们尊重生命、对宠物负责到底,讨论家长对孩子过度苛刻的要求与期盼,呈现现代人对手机的依赖程度,反思追星乱象、提倡理智追星等;在有关热点话题追踪的视频中,过年时揭露亲戚疯狂询问时的内心世界、世界杯时展示女性在这样一场“集体狂欢”中的心理与状态、双十一时呈现“紧张刺激”的网购“战争”等;在有关日常生活展现的视频中提出了她所观察到的两性关系、家庭关系、办公室关系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并进行自己的思考。面对这样一些相对于美食、美妆等更加社会化的议题,“papi酱”积极展示着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并且启发更多人的思考,可以说是发挥了女性意见领袖的作用,这不再是一个边缘的、被动的女性形象,而是一个开始冲击男性在媒介中的主导地位的女性形象,并建构女性话语权。   2.2  视频的呈现形式
  2.2.1  吐槽的方式
  吐槽是对于生活表达意见的自得其乐的方式,也是网络生存的一种所谓自由状态的认可[5]。吐槽已成为网络空间中人们进行发声、参与讨论的一种常见方式,也通常能够以戏谑直接的语言风格揭示问题的根本所在。“papi酱”在原创短视频中也通过吐槽的方式表达对一些日常生活中的现象、时事热点等议题的观点。而“成功”的吐槽通常具备一些特质。
  其一,语言风格幽默风趣,能够引人发笑。但幽默通常被认为是男人的特质,是他们足够自信并展露自身智慧与魅力的一种方式。女性则有更多的限制,她们不够自信,也不敢去玩转幽默的元素,因为这不符合社会性别中对于女性形象含蓄端庄的要求[2]。但是“papi酱”就能够用极具幽默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就一定程度上向社会对女性的传统要求发出挑战,也建立起自己独具一格的形象。
  其二,进行成功的吐槽需要有较强的逻辑来组织内容,使得吐槽内容在引人发笑的同时能够引人思考。从“papi酱”的视频内容来看,其视频大多都经过了精心的脚本设计、分镜头设计,她以较强的逻辑思维能力组织自己的文本,并通过较强的语言表达能力呈现出来,使得其吐槽能够“言之有物”。然而,人们对女性言语存在着偏见,如在大众媒介中呈现的中老年妇女说话常常有婆婆妈妈、唠叨琐碎、进行一些无意义的重复等特点。“papi酱”通过网络中自己直截了当的吐槽一针见血地指出一些问题,试图对大众媒介制造的对于女性的刻板印象进行一定的纠正,并建立话语权威。
  2.2.2  变声器的使用
  “papi酱”在视频处理过程中,会使用变声器对自己原本的声音进行处理,加快语速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尖锐,也极具辨识度,更加突出自己的女性形象,再加上其表演时夸张的神情以及肢体语言的展示,十分符合“上海女人”的身份。但是视频呈现出的流畅画面所需的娴熟的剪辑技巧,以及强化视频中搞笑内容所需的细致的后期制作,这些专业技术的展示与她在视频中展现出的女性形象形成鲜明的反差,从而也更加强调了她作为一名女性在网络空间中发声的能力。
  2.2.3  定期进行更新
  “papi酱”一直致力于“内容创作”,并在微博上形成定期更新,视频生产的持续性较强,从而能够保持较高的用户黏度。现在其短视频发布已形成“papi酱的周一放送”“papi酱突然更新的放送”“papi酱的吸猫放送”三个相对固定的板块,也就是除固定在周一推出视频外,还进行不定期更新,如在各类节日及重大事件等时间节点推出视频,有助于保持受众的新鲜感。为了形成较为稳固的受众群体且不发生受众流失的情况,在完成较高频率的视频发布的同时,“papi酱”也能一直保持较高的视频创作与制作水平,进行较高质量的内容输出,这也是她能够建立其话语权威的重要原因之一。
  2.3  话语权建构过程中出现的挑战
  “papi酱”的微博运营在逐渐成熟的同时,也逐渐趋向于商业化,这样的模式给“papi酱”在网络空间中的话语权建构带去了一定的挑战。在“papi酱”2018年发布的25条视频当中,有10条在视频末尾进行了广告的植入,如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我在想什么》视频最后进行了戴森v8吸尘器的广告宣传,在《让人不知所措的老板们》视频最后进行了火影忍者手游的推广等。这样软性宣传的介入会给受众带去视频主题即为广告宣传的感受,虽然“papi酱”一般在发布广告内容时还会与网友进行互动,如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我在想什么》视频最后写道:“转发+评论‘打扫时最讨厌的事’,抽三个人送戴森v8。”“papi酱”以话题讨论和转发抽奖的方式,试图提高受众的参与度、与受众互动,但宣传内容的介入,一定程度上还是挑战了受众的忠诚度,也使得其女性声音的力量被减弱,对其话语权威造成威胁。
  3  结束语
  “papi酱”以其呈现在原创视频中独具一格的语言风格、表演形式、话题选择等,展现出了一个自信、具有独特人格魅力的女性形象,一定程度上能够消解社会对于女性的一些刻板印象;同时她通过积极地在社会公共领域发出女性声音、发表女性观点,建构起女性话语权。网络时代的到来、新媒体的诞生帮助打破了女性在传统媒体中被忽视、“失语”的状态,每位女性都有了更多发声机会和发声空间,希望越来越多的女性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勇敢主动地进行自我改造、自我发展、自我表达,建立起属于女性的话语体系,同时也能够积极面对在此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与挑战。
  参考文献
  [1]陈慧.性别政治视阈下女性话语权建构探究[J].廣西社会科学,2010(11):137-140.
  [2]华昊.社交媒体空间女性声音的政治意涵[J].现代传播,2017,39(12):72-75.
  [3]曾一果.媒介文化理论概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177.
  [4]杨霞.新媒体视域下女性形象呈现与话语建构[J].现代传播(中国传媒大学学报),2017(9):165-167.
  [5]周星.网络吐槽现象的正反观——观察papi酱的网红现象[J].人民论坛,2016(13):90-91.
论文来源:《新媒体研究》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9361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