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寻找当代诗歌的“突破口”

作者:未知

  王钻清的长诗《未来启示录》定义了“大时空诗”(或称“科幻诗”)。该长诗用“未来之眼”透视“远方的门”和“时空之门”,将科学主义和未来学等人文精神融入幻性又理性、诗性又人性的诗中,以独特的视角审视世道人心和批判抽象现实,并且诗意地、科幻地、自由地入门未知的大自然。王钻清在诗歌写作中,有着开阔的诗歌艺术境界和宏伟的写作抱负。王钻清是一个博览群书,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深厚学养的性情诗人。在诗歌写作中,他常常将目光转到整个的人类和古老的历史,正是因为有了这样密切关乎人类命运和心灵的哲学思考,我们在阅读王钻清的诗歌时,才能够深深地感受到那种与众不同,直击人心,撼人心魄的艺术力量。在诗学观上,王钻清的诗歌继承的是中国优良的诗歌美学传统和艺术传统,即便是在书写宇宙和太空时,呈现出的也是将中国古典诗歌和现代诗歌融为一炉的艺术之美,以及对于人类命运和未来的思考。
  王先霈先生在谈到中国古代诗学时说:“张岱年先生的《中国哲学大纲》讲到中国哲学有六个特点,其中之一是‘重了悟而不重论证’,‘体验久久,忽有所悟,以前许多疑难涣然消释,日常的经验乃得到贯通,如此即是有所得。’他又讲到中国哲学的方法论有六点,其中两点分别是体道和体物,‘直接的体会宇宙根本之道’。杜维明先生认为,体验是‘直接证会天地万物的最后真实,也就是对本体自身的体会’,这种体验不能成为一般所谓的科学知识,‘但却和人文学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的确,道德实践,宗教体验和艺术鉴赏之知都和自知之明的体结上了血缘’。体验论证在中国哲学和中国诗学中都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不懂体验论,就无法懂得中国古代诗学的特色和精髓。”在我看来,这种对于中国古代哲学和诗学理论的深刻阐述,无疑成为了我们打开王钻清“大时空诗”的一把关键的钥匙。也就是说,王钻清的诗歌写作是建立在深厚的学养和传统文化滋养基础之上,殚精竭虑的深层思考和艺术书写,它一目了然地将王钻清与当下那种急于求成,毫无诗学和艺术根基的浮躁写作拉开了一道天然的鸿沟。
  在人类诗歌写作的历史上,寻找和追问,一直是中西方诗歌中重要的写作母题。比如西方的英雄史诗,就是为了寻找人间上帝,即那些拯救本民族的英雄。有学者指出:“英雄史诗是荷马、维吉尔传统的直接继承和发展,早期的表现氏族社会末期蛮族部落的生活,歌颂的多为部落贵族的英雄。”又比如屈原的《天问》,东汉著名文学家、学者王逸在《楚辞章句》中说:“《天问》者,屈原之所作也。何不言天?天尊不可问,故曰天问也。屈原放逐,忧心愁悴。彷徨山泽,经历陵陆。嗟号旻旻,仰天叹息。”《天问》是我国古代诗歌史上的绚丽之花,是屈原对人生和历史的深沉思索和生命追问。诗人上问天下问地,问人类的历史,诗中展现的是一个个由远及近的历史镜头和众多传说,以及神话故事。诗人的这篇旷世佳作,在想象力和形式的奇特,乃至语言的艺术性方面,都堪称我国古代诗歌的艺术瑰宝。
  王钻清在进行诗歌创作时,可说是深得中国古典诗歌艺术的此中三昧。在其诗集《未来启示录》的开篇(《一个强大而智慧的存在》),王钻清就像当年的屈原發出“天问”一样,对西方和东方世界的神殿、帝王、神发出了石破天惊的追问:
  一颗心在神殿的大柱厅攀附神灵
  整石凿成的大柱列阵于心地
  石柱从心底举手托福擎天
  可大柱群构筑的回廊阴影不散
  有帝王的阴魂在空气中浪荡
  是谁化身太阳神在柱顶飘移
  是谁化身土地神随心门斜立
  是谁为神而战嵌入褪色的画壁
  ……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王钻清在进行追问时,直接关注的是我们人类的生存和人性,以至创世的存在。他的诗歌上至天空、宇宙下至大地和海洋,其开阔的思维和宏大的想象空间,在当代诗坛上可说是独树一帜,极具辨识度的。但无论怎样海阔天空,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王钻清的“大时空诗”,都始终能够巧妙地处理好诗歌写作的宏大与细微的关系。其最终的落脚点,依然要回到人类的生存现状和对时间未来的思考。
  事实上,对于人类存在的意义,从古至今,就有无数哲人进行过痛苦的思考,对于欲壑难填的人性之恶,及其所造成的巨大恶果,王钻清则在诗歌中对此进行了无情的鞭挞。正因如此,王钻清的诗歌不仅仅是一种横向的简单的东西方比较,而且是在不断向着历史的更深之处进行着纵深的掘进:
  垂注人类整个历史的古木倒下了
  二千多个年轮一圈圈伤心而死
  有灵的万物也被人类的贪欲劫杀
  更有淘金者的阴谋和旅行者的险恶向最后的净土袭来
  一向平等的众生在这里也开始疲于逃命
  对于现代科技发展,王钻清以诗意的表达来诠释了一个诗人对于有关人类登月的深切感悟:“所有登月行动告诉我们/身为人类意味着什么/骚动不安的好奇心是永远不能满足的/可到达目的地却发现/人们向往的外星就是这些吗/只是使旅行者对家园的认识/比对目的地的认识更多/创世的上帝在哪里/在美丽地球上所有人的心中”。
  一个诗人的创作,并非是在三两天的思考和写作中就能够一蹴而就的。因为诗歌的写作,除了来自坚持不懈的艺术实践,还必须要有来自其深厚的艺术功底和与生俱来的艺术天赋。就此而言,王钻清自觉地远离喧嚣的诗坛,潜心于诗歌写作的宏大抱负,无疑就像一次艰难的长途跋涉和孤独的艺术之旅。惟其如此,在路漫漫其修远兮的诗歌写作之路上,王钻清才能够“衣带渐宽终不悔”地独自长年与诗歌为伴,最终与诗神灵犀相通地不期而遇。
  从王钻清一百余首大时空诗中,我们发现他的“大时空诗”(或称“科幻诗”)形成了“体系”。他在自己的写作中,在未来设计的时空压缩与时代嬗变的文化反刍中,一边建立自己与时间幻想、空间探测、抽象现实、人类未来等相关的题材体系,一边建立与“大时空”、人类性、现代性等诸多因子紧密联系且富有个性的语言体系,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由科幻新感觉、转喻新概念、众多新意象组成的前后连贯的体系。   一个平庸的诗人,是绝不可能受到诗神的垂青的。只有那些在写作中具有宏伟抱负,在经年累月的写作中坚守自己的诗学观的诗人,才有资格在诗歌的田野上获得宁静的丰收。那一首首凝聚着诗人心血的好诗,恰恰正是上帝对辛勤耕耘的诗人的最好的回报。就此而言,我们可以说,尽管王钻清已经写诗几十年,但他的“大时空”诗歌写作之路,或许才刚刚开始,还有更多的诗歌艺术之路等待着他去探索。
  附:王钻清的诗(二首)
  一个智慧而强大的存在
  一颗心在神殿的大柱厅攀附神灵
  整石凿成的大柱列阵于心地
  石柱从心底举手托福擎天
  可大柱群构筑的回廊阴影不散
  有帝王的阴魂在空气中浪荡
  是谁化身太阳神在柱顶飘移
  是谁化身土地神随心门斜立
  是谁为神而战嵌入褪色的画壁
  只闻人神换位影子响应庙宇殿堂
  是否有一股灵性自星空回归神庙
  是否有一股人气自地心直撞高塔
  只闻虫鸣鸟叫自蛮荒的原野飘来
  只见人影花容在山重水复间摇曵
  我曾在教堂让穹顶中朝圣者的回音洗耳
  我曾在寺庙跟神话里绝响的福音交流
  然而所有人的心声消失于沉默的宇宙
  心宇睁开疲惫的双眼向往变幻的天空
  那是亿万年前宇宙大爆炸遗留的星云吗
  小心人的头顶不知来路和去路的积雨云
  小心人的狂想掉进宇宙迷茫的无底洞
  连科技之光也挣不脱黑洞的魔力
  当星光很秩序地落入人类的想望
  是否有造物主住在大地的圆圈之上
  是否有神通那懸在虚空之上的天体
  一个智慧而强大的灵体腾空而起
  点亮星辰定律轨道轮回大地
  设 计
  来自多个太阳系的光打开我的内宇宙
  内宇宙也有一一对应的太阳系
  可是这些太阳系里有的竟没有白天和夜晚
  在我心里的角落也许有个不发光的太阳神
  她在那里以永生黑暗的姿态运行
  当我的意识流跟神性之光共振同频时
  灵体里量子振动快速到无形难测
  那灵性透过我眼神和气息放射光彩
  或许在我们身外有多重宇宙定律自然
  那自然法则定律多个宇宙的时空演化
  叫所有的因与果被多个太阳熔炼如一
  我在四维的外时空睁开眼睛
  让宇宙万象动荡我头上顶着的灵性世界
  我在七维的内空间闭目神游
  让大爆炸的光线有如黑客直达黑洞
  在黑洞口旋即曲折蜿蜒
  当量子常数这神秘的宇宙精灵发生动力时
  最微小的次原子如同男性精子射入天宫
  受孕的或许有不同星球上的外星人
  当量子共振时我眼里的星星低频变高频
  运行的星球放大宇宙苍穹旋流我心间
  此时我不知何为真实面对果壳中的宇宙
  此刻宇宙微波背景辐射打开我的生命
  尽管神灵在这个场景中已无立足之处
  但我还是让神的家族住进我心灵的密室
  让外星的UFO生物生活在我们的地球上
  让所有动物在不同的星球发出灵异的声音
论文来源:《星星·诗歌理论》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940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