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论中国花鸟画朦胧美的表现形式

作者:未知

  摘 要:纵观花鸟画的发展历程,传统的中国画笔墨运用无不充满着朦胧美,不同朝代对朦胧美的追求都以虚实相生、动静相宜为审美标准;而当代的花鸟画重视虚实关系的处理,增加了画面的朦胧意境,实现了进一步的发展创新,也向世界展现了中华民族的特有艺术风貌。本文从构图、色彩、造型及染法四个方面分析中国花鸟画作品,分别探讨了为了营造朦胧美所运用到的表型形式。
  关键词:中国;花鸟画;;朦胧美;表现形式
  一、从构图看中国花鸟画朦胧美的表现形式
  构图,即画的布局和章法,不同的构图风格的运用,则体现了画家的不同审美观念,但最终的目的是追求意境和人与自然的精神契合。如折枝全景花鸟画《寒塘凫侣图页》中含有草、坡和水等景物,能够给人带来完整的感受,使人如同在画中,因此能够给人带来真实感。折枝花鸟画《霜筱寒雏图页》是在构图中是剪取花卉的一部分进行描绘,描绘对象本身是有限的,但却能够通过构景给人带来无限的想象,从而使画面产生朦胧美。
  中国画极为强调线条,线条之间就是空白。在老庄看来,黑也是由白而来,所以中国画讲究“留白”,需要以白和线条进行形象空白的突出,而“空”则能够给人带来无限联想,从而使人获得无限的朦胧审美体验,因此中国书画特别强调布白,有人认为一幅画的最好的地方是在空白。在朦胧美中利用虚白和空无构成的空间,看上去无一物,却充满灵气。“有之以为利,无知以为用”,中国花鸟画基本采用平面构成,同时对
  画面空白充分利用,使表现空间更加自由意境更加深远。南宋的“马一角”“夏半边”重视画面构图的处理,从而给人带来深远的想象空间。
  二、从造型看中国花鸟画朦胧美的表现形式
  中国工笔花鸟画造型上也非常讲究,传统的花鸟作品注重以线为基础,造型严谨准确,构图饱满,色彩明快,追求高雅的艺术风格,讲究疏密聚散,利用虚实结合的造型手法,只用几根线条就完成了花卉或鸟兽的描画,却能够反映出画家对事物的真实感受。中国
  画讲究疏密聚散,“朦胧美”丰富了花鸟画的表现形式,通过熟练掌握线条的力度、方圆、轻重、疏密、急缓和柔韧,则能够使每个线条处在既“静”且“活”的状
  态,体现古代艺术家“以形写神”的观念的同时,也为观赏者带来一种朦胧美。朦胧美注重画面团块结构的整体感,减弱线在画面中的作用,利用画面的空白巧妙的安排虚实关系、节奏,利用线的轻重刚柔和虚实收放等手法进行处理,使画面的虚实、动静安排产生朦胧感。而对细节的精细刻画,则是为了进行主体的衬托,从而给人以虚虚实实的感受。
  三、从色彩看中国花鸟画朦胧美的表现形式
  在構思、构图、白描的基础上,设色的特点直接影响了作品的效果。“随类赋彩”是中国传统的工笔花鸟画设色特点,固定的作画程序往往比较机械,难以激发灵感。而朦胧的工笔画通过泼、洒、晕染等方法与具象严谨的形态互相衬托对比,摆脱程序化的步骤,通过水墨的随机性交融给人们提供更多的想象空间,获得深远的意境。淡是体现朦胧美的重要手段,对颜色色彩的把握主要是依靠水分的控制。作画时注重色的作用,削弱线在画面的作用,将物象与背景融合。“淡”是恬淡和丰富的内心,能够体现人从容不迫的淡定,在色彩上,淡制造这种浑厚朦胧、含蓄、整体的色调来表现朦胧感,弱化物象间的虚实对比,化实景为虚。如江宏伟创作的《秋塘白鹭》,笔法纤细,使用统罩的方式来统一色调,再利用石绿、石青多次的晕染出灰色而温润丰富的画面。其作品透出清雅幽深的审美情趣和古朴超然的意境,具有较强的时代感,从而完成了朦胧意境的营造。综上所述,色彩是工笔花鸟画朦胧画的主要组成语言,它在探索新的空间画面上将朦胧画提升到新的高度。在人们观察一幅绘画作品时,首先会受到的视觉冲击就是色彩,朦胧画中色彩的运用,将会使画的审美基调得到奠定。
  四、从染法看中国花鸟画朦胧美的表现形式
  因物像或因虚实关系的不同,画家的时代背景及审美观的不同,一般会分别使用不同的技法,朦胧运用没骨法,淡彩法,肌理效果这些手法制造和谐统一整体的气氛,突破传统的“三矾九染”的基础上,加强笔触肌理的微妙变化从而使作品更加的灵动,使其在有限的空间转换为无限想象。没骨法最早是由徐熙和崇嗣祖孙创造,徐熙摒去了院体画的艳丽,善用“没骨法”。没骨法不用线条勾勒,用色或墨直接染色,在弱化线的前提下,注重画面的整体气势,通过色墨交融、模糊的虚静的绘画语境彰显现实与心灵间的触碰。接染是没骨画最基本的技法,随机性的色彩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在染得时候
  不受边缘的局限,带随意性的将色彩染出线外,化实景为虚景,使画面情景交融,意味无穷。点染,点缀渲染,它在用笔上不去传统勾勒法,而是一墨点润,一点传神。所谓的墨戏,就是用点染传达自然的精神。在进行点染时,不是乱七八糟而是滋生法度。龚贤善用积点、积墨将许许多多的点在一起,一片片一块块互相渗透,彼此烘托形成点状的朦胧美。这正是米芾创造的。清代恽寿平,其花鸟画为常州派之首,继承和发展“没骨法”创造了“没骨点彩”花卉。肌理语言作为一种特殊的绘画语言,通过偶然获得朦胧的肌理效果,利用水、墨、色互相流淌交融形成微妙的意想不到的肌理效果来表现物体的形态、质感,这种随机性的作画过程,丰富了表现手法,增加了画面的情趣和丰富感,给人们带来新鲜感,也充满艺术魅力,将笔触肌理变化产生的微妙的视觉体验,泼、
  洒、晕染等把原本工整严谨的画面变得模糊整体,弱化物体间的对比,制造含蓄柔和的美。
  参考文献:
  [1]王明居.模糊美学[M].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1992:212-234
  [2]文若愚.道德经[M].北京:中国华侨出版社,2014:143,199
  [3]陈传席.中国绘画美史[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12:40
  [4]宗白华.美学与意境[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1981:380
论文来源:《青年生活》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9589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