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在无邪的世界里,所有隐瞒都是错误(组诗)

作者:未知

  早春二月
  整整一冬,终有鸟声冲进梦里
  始为几只,后组成了合唱
  且越来越早,早到我刚刚睡下
  难道它们也知:一年之计在于春
  蚂蚁也醒来了,曾经踪迹全无
  东风和阳光,都住进了它们的家
  死气沉沉的山岭复活了
  排着整齐的队伍,脚步铿锵有力
  骄傲了一冬的茶花,开始萎靡
  天生的丽质,开始发旧,破损
  惧怕零落成泥吗?但她说:是时候了
  万紫千红才是春呵
  “别着凉啊,姑娘”
  阳光真好,迎面走来一群少女
  早就想解放被囚禁了一冬的身体了
  区区羽绒服,岂能束缚膨胀了的青春
  春光乍泄
  淫雨连月,企图继续掩盖冬的
  罪恶,终于累了,歇歇
  在掀起雨帘的刹那,一缕春光乍泄
  于是,欢声雷动
  从蛰虫的沉默里,从生命的压抑中
  朔风,霜雪,冰冻,寒流
  忍受各种毒招和伎俩,遵从前人的教导
  深扃固钥,沉默是金
  就像河流突然喑哑,山脉不再在旷野驰骋
  深怀祝融氏授予的火种
  等待黔驴之技,终有穷时
  对春天,始终抱有幻想和渴望
  春天,老牛要吃嫩草
  太阳,裸露着千千万万个粉红的乳头
  乳汁,甜懿芬芳
  每年春天,都要有所不同
  草要生长,雏鸟啄壳
  不需要经过森林冗长的表决
  东方风来
  南方的沦陷区率先解放
  老牛喝了酒,有使不完的劲
  耒耜犁耙,叮当作响,闲不住了
  在北方,广袤的大地上
  暖流,在一点点深入,坚决让它怀孕
  天道有常
  春天会迟到,绝不可能缺位
  冬以各种慈善面目出现,终掩不住一股寒气
  春有倒春寒,春寒料峭
  给人的希望,却是无限的
  就像黑暗中的烟火,忽明忽灭
  重生
  停滞,意味着死亡
  只有生长,才鼓舞人心
  曾经我很迷茫
  天空那么灰色,生活那样黑暗
  其实是我身在福中不知福
  至少我还活着
  许多与我同龄的弟兄,早已作古
  我常去山中
  我踩着枯枝,心里会痛
  当我看到一段朽木
  在春天,长出新芽
  仿佛自己死了一次,又活了回来一样
  为它感到荣幸
  我喜读古书
  不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深重的灾难
  且把死亡的理论奉为经典
  一奉就是上千年,且不断发展
  像供着祖宗牌位一样供着
  醒不来,永远在沉睡
  可是,我是其中一员啊
  我只有哭泣,把眼泪当酒
  让自己醉生梦死
  可是,我真想呼喊,不惜把肺喊出来
  醒醒吧,不能再沉沦下去
  只要灵魂不死
  我必获重生,这是我坚信的
  寒夜的月
  夜的口袋里装满了冷空气
  外出走路,需要鼓足勇气
  突然發现今晚的月亮,像初恋的眼
  本想怒骂几句鬼天气,憋回去了
  现在,心里全都是善意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月亮神
  黑暗中,是你的灯
  恐惧时,是你的胆
  高兴时,她会展示俏丽的容貌
  生气了,露一半,给你看看
  特别在晦朔之时,摆谱,隐而不见
  发现风的刀,钝了许多
  与我一起徘徊的云影,离开了
  月亮近得伸手可触,好像就挂在
  屋顶上,一直在盯我的梢
  她在屋角露出半脸,调皮地笑着
  我的童心满血地复活了
  这不是夏商周时候的月吗
  她翻越几千年,没有一点惫态
  她的眼神还是那样鲜嫩,审视古人那样
  审视着我,直让我心里发慌
  在无邪的世界里
  所有的隐瞒,都是错误
  海关钟楼
  每每从海关钟楼下经过
  总要恶狠狠地瞪上几眼
  秒针,分针,组成的剪刀
  把丝绸般美好的岁月铰碎
  被时针一块一块戳着享用殆尽
  海关钟楼,立在十字路口
  不管交通蜂堵
  只数或南或北,或东或西的脚步
  争什么分,夺什么秒
  那些匆匆的背影,尤其可笑
  不能慢半拍,享受人生吗
  钟声,悠扬,深远
  像判官手里决定命运的法槌,
  日落、日出,不敢怠慢
  随钟声起舞
  远山,或沉默,或喧嚣,或荒芜
  或葱茏,皆依时钟的节奏
  钟声,雄浑,愤怒
  所有生命都驯服得像条虫
  鸷鸟高飞,不可一世,也要敛翅
  将军百战百胜,最后束手就擒
  可怜的帝王,最怕江山易主
  四处寻找长生不老药,成了笑话
  钟声,总是按时敲响,从不
  延误片刻
  都在老去的路上了   还要催人加快速度,是何居心
  结下了不解之仇
  总有一天,把那钟声拆了
  谷雨
  谷雨,是一个节气
  深嵌在中国人的岁月里
  中华民族有个经久不衰的愿望
  ——谷如雨,从天而降
  每个人都喜欢许愿
  因为愿望总是遥不可及
  愿望很美好,背后
  是痛苦,是不幸,是荒年,是饥馑
  是饿殍千里,是易子而食
  是对活着的渴望
  是对香火不继,灭种灭族的恐惧
  谷雨,是春天里的一个节气
  为了秋天里的果实
  必须在春天许下宏愿
  为了秋天里的仓廪快速膨胀
  这时候,犁、耙、锄必须修葺一新
  要像对待贵宾一样,对待老牛
  拿出陈年老酒,把它灌醉
  我们是一个不缺愿望的民族
  为此不惜浴血奋战
  我们播下稻、麦、菽、黍的种子
  往往收获的是稗草、粃糠
  我们树桑种麻
  却常常衣不蔽体,捉襟见肘
  我们播撒文明之光
  我们的历史为何总是陷入黑暗
  谷雨,谷如雨
  终于摆脱了勒脖子的生存线
  活着,从来就不只是为了活着
  同样是动物
  人类的目标更高、更高……
  夏天的银杏树
  早上匆匆出门
  一排银杏树迎面而来
  它们挺立在天地之间
  雨愁,它们也愁
  风高兴,它们也跟着高兴
  我们很熟
  我会多看几眼,像检阅
  不枝不蔓,努力笔直向上
  不谄媚,不阿谀
  一副天地万物与我何干的样子
  有幸生活在这个星球上
  被万物宠爱着,呵护着
  总以为理所应当
  我们能叫出多少
  草木、鸟兽、虫鱼的芳名
  银杏树在高处低语
  我们熟视无睹
  它们生长在三亿年前的石炭纪
  历经侏罗纪、白垩纪而不绝
  从何处获得这种异常的生命力
  哲人说,存在的,都是合理的
  或生或长,或死或灭
  万物安时处顺,各尽其命
  我想起了
  生长在《庄子》里的樗树
  “立之途,匠者不顧”
  庄周却说“无所可用,安所困苦哉”
  我觉得自己俗不可耐了
  人的所谓评判
  甚于斧钺加于其身
  何必去查银杏树的经历和贡献
  你多看它几眼,它便是风景
  它活了几亿年
  别以为是为了等你
  夏蝉
  漫长的夏日
  有人发愁酷暑难当
  我唯忧蝉鸣喋喋不休
  一种腔调,重复千万遍
  难道就能成为真理
  喜欢雄踞高枝
  隐蔽于绿荫之中
  唯恐温度不够高、不够热
  它接连发声
  热浪,接踵而至
  夏日便是乃虫召唤来的
  所以我担心脚手架
  因为滚烫而不再生长
  所以我担心柔弱的脚板
  因为高温而拒绝远行
  让绝美的风景孤独而死
  我开始充分理解古仁人之心
  他们欲解民之倒悬
  就像干枯的禾苗之望云霓
  这时候,需要的是黑云压城
  需要大雨滂沱于山川
  夏蝉的鸣叫
  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权当它是天籁之音
  是夏日奉献的盛宴
  我不担心蝉翼能重于千钧
  别看它“知了”“知了”地叫着
  它不知在为谁唱赞歌
  别看它现在闹腾得欢
  毕竟是夏虫
  怎么能跟它谈论冬天的事呢
  握力
  我在努力练习握力
  没有了握力
  拿不住大的,也将失去小的
  攥不住现在
  更别说抓住未来
  鉴于生命何其脆弱
  在撒手人寰之前
  要紧紧抓住时间不放
  生命的长度不能太短
  要努力扩展容身的空间
  活着不易,不能太憋屈
  尽量多掌握阳光、空气、水
  哪怕漏掉一缕、一丝、一滴
  我都将痛心疾首
  握紧又放、放开又握
  突然觉得万物十分美好
  如果这时失去握力
  万马千军的缰绳
  只能拱手让人
  生杀予夺的大权
  眼睁睁地看着它旁落
  财富,堆积如山
  将与我何干
  我在努力练习握力
  只是为了提高生存能力
  希望在饥馑的岁月
  能握住一把米
  希望在冷漠的年代
  能握住爱情
  如果荒原上开出花朵
  希望能有拈花之力
  有捧花之功
  握紧了就是拳,拳拳到位
  摊开了就是掌,掌掌生风
  有时不宜握得太紧
  像握沙子
  握得越紧,漏得越快
论文来源:《参花(上)》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9949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