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甜蜜的“代价”,马来西亚将征收糖税

作者:未知

  我们常常调侃别人笨如猪、懒如猪,科学家却发现,我们人类和猪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这些相似之处并不是笨或懒,而是某些生理结构,二者都容易因为吃得过多而导致肥胖。
  说到“大吃大喝”,马来西亚人远超新加坡、印尼、泰国、菲律宾和越南这5个东盟国家。据世界卫生组织估算,马来西亚除糖尿病患者比例(14.9%)为全球最高外,其肥胖率(13.3%)和超重率(38.5%)也均为全球最高。
  一半以上的人口处于亚健康状态,导致马来西亚每年在肥胖等相关疾病上花费的医疗管理费用达40.8亿到81.5亿林吉特不等。考虑到2019年马来西亚整个健康领域的预算拨款为290亿林吉特,这已然是一笔巨大的支出。
  目前在马来西亚,18岁以上的糖尿病患者达250万人,预计到2020年将有1/4的人口成为糖尿病患者。
  研究表明,含糖饮料会增加患II型糖尿病、心脏病和其他慢性病的风险。每天饮用1~2罐含糖饮料的人患II型糖尿病的风险比那些不饮用的人高出26个百分点。而马来西亚人以其久坐不动的生活方式闻名,同时他们也不会放弃饮用含糖饮料来解渴。
  5年前,世界卫生组织将糖摄入推荐量减少了一半——从每日卡路里摄入量的10%降至5%。对于体重指数正常的成年人来说,这相当于每日摄入6茶匙(25g)的糖。一罐苏打水大约含有8.5茶匙(34g)到10茶匙(40g)的糖。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3~2020年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全球行动计划》,许多国家针对含糖饮料征收了特别消费税,以减少肥胖、降低不断上升的糖尿病患病水平。还有一些国家选择与饮料和食品生产商达成自愿协议,鼓励企业生产更健康的食品和饮料。
  接下来,马来西亚也将加入对含糖饮料征税的国家行列。这是马来西亚總理马哈蒂尔于2018年8月提出的计划方案。政府预计将从2019年7月1日起,对每100ml含糖量超过5g的饮料和每100ml含糖量超过12g的果汁征收多达0.4林吉特的消费税。
  尽管对高含糖饮料征税是应对马来西亚国内肥胖和高血糖疾病的良好举措,但该举措也应与其他方法和激励措施相结合,以便消费者选择更健康的食品。
  同时,政府在这方面还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不仅可以让卫生部出力,还可以发挥教育部、国内贸易和消费者事务部以及农业部的作用。
  比如,是否可以从学校食堂、政府部门食堂、医院和诊所的食品店提供的含碳水化合物的食物和含糖饮料着手?在关注罐装或瓶装含糖饮料的同时,也要监管印度煎饼、印尼炒面和拉茶是否会导致肥胖。此外,也要检查3合1袋装咖啡和茶,以及甜酒、粉状饮料和糕点等。
  据2014年马来西亚成人营养调查显示,最受马来西亚成人喜爱的饮料是甜茶、咖啡和麦芽饮料,而不是碳酸饮料或其他包装饮料。
  同时,政府也要研究含糖饮料消费税是否为一种递减税,是否会给穷人带来相较于富人更大的影响。
  穷人把大部分收入用于购买食物,如果对这些饮料征收额外的消费税可能会导致低收入人群转而购买更便宜、更不健康的饮料和产品。
  或许,财政部税收改革委员会应当重新评估该消费税的征收范围,将其覆盖到所有高含糖的产品中,这将是降低马来西亚人整体糖摄入量的一个更为有效的途径。
  另外,政府可以邀请包括消费者群体、食品和饮料生产商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共同应对肥胖和非传染性疾病。
  例如,西班牙政府已经撤销了糖税的提议,并正在与饮料和食品生产商共同推出一项自愿计划:到2020年,将3500种产品中的糖、盐和脂肪含量降低10%。
  马来西亚政府应给予生产商更多的机会来参与类似的自愿计划。同时,还应留给他们足够的时间。比如,在英国,在2018年的含糖饮料消费税实施之前,各大生产商就获得了2年时间来重新规划他们的产品范围。
  同时,马来西亚政府也要强制要求产品的营养和卡路里标签做到清楚一致,因为消费者需要更好地获取信息,以作出更明智的选择。
  从长远来看,马来西亚必须采取多项措施,协调好公共卫生和社区教育,以确保实现本国人民真正的文化和行为转变。犹太人不是有这么一句发人深省的谚语嘛:如果你的心是苦的,吃再甜的糖也无济于事。
论文来源:《中国-东盟博览(政经版)》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69977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