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经济伦理学视域下的利益选择

作者:未知

  【摘要】:自20世纪70年代中期兴起以来,经济伦理学已获得全球范围内政府、学界和企业的认可,但同时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对经济伦理学的全面认识和深刻理解有助于我们运用经济伦理学的视角认识世界、处理问题。
  【关键词】:经济伦理学 利益选择 苏格兰 加泰罗尼亚
  合作现象四处可见,它是文明的基础。市场经济同样以合作为基础,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在国家的发展过程中,同样面临着各种利益选择。欧洲在战后努力搞统一,因为统一之后战争少、市场大、对外力量强、人民日子过得好,但是欧洲近些年小国要求独立的呼声越来越高。
  一.加泰罗尼亚地区
  (一)要求獨立原因
  2016年,当地时间9月11日,有超过80万加泰罗尼亚民众在首府巴塞罗那和其他城市举行游行集会,要求脱离西班牙独立。2016年第二季度,西班牙GDP增长超过了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然而,由于新政府难产,西班牙年内将会迎来第三次大选,而西班牙悬空已经近8个月、无政府状态的政治僵局可能会抑制经济增长。
  加泰罗尼亚原先就是一个独立的国家,18世纪加泰罗尼亚才被并入西班牙,所以国家认同不牢靠。后来西班牙政权怕加泰罗尼亚独立,曾经做出过很多政治上的压力,比如禁止使用加泰罗尼亚语,没有独立的经济决定权等。其次加泰罗尼亚有西班牙的第二大工业城市巴塞罗那,人口占全国的16%,但是贡献了五分之一的GDP,因此很多加泰罗尼亚人觉得独立会得到更多在经济上的自主权。
  (二)独立可行性分析
  加里·贝克尔指出,小国之所以热衷独立,就是因为建立独立国家的成本大大降低了。一个地方想要独立成国家,面对的主要问题,无非是生存和发展两大方面。
  1.生存问题
  从中世纪到20世纪,国际秩序的特点就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这种国际竞争中,小国很难生存。加泰罗尼亚是在1714年并入西班牙的,之前加泰罗尼亚人激烈抵抗了十几个月,但终于还是以投降归顺告终。弱肉强食的环境中,小国家承担不了国家独立所需的军事成本,但是二战以后,五大国主持下的联合国,确立了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一国凭借武力优势随意侵占别国已经成为国际犯罪行为,大小国家的安全问题被一并解决,一个小国即使没什么武装力量,大国也不能随便并吞,小国生存安全成本降低。
  2.发展问题
  要想成为独立国家,必须能确保解决国内人民各方面的需求,解决途径,无非自己生产,或者从外国购买。
  在原来弱肉强食的条件下,从外国购买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资有太多不确定性,所以,最好能把原料、燃料、生产地、消费地等组成一个统一的政治体,但冷战结束以后,因为现代技术的推广,世界范围内的运输成本下降,国际分工迅速深化,而国际分工的深化非常有利于小国家。并且,国家小还可以专注于少数几个行业,在技术、成本、质量上取得过人之处,更重要的是,国家小,内部一致性就比较高,社会矛盾比大国要缓和很多。
  加泰罗尼亚地区作为一个大国的一部分,在文化上有隔阂、在经济上不划算、在历史上有恩怨,那除了独立建国,还有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
  二.苏格兰
  (一)苏格兰与英格兰的矛盾
  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一样,过去也是一个独立王国,它和英格兰的矛盾也是历史久远,前些年苏格兰还搞了一场独立公投,虽然没有独立成功,但从英国中央政府要到了更多利益,也算结局比较圆满。
  (二)苏格兰与英格兰通过合并法案
  17世纪英格兰的海外扩张迅速,苏格兰也需要自己的殖民地。1698年,苏格兰议会推出“达伦计划”(Darien Scheme),要在美洲的巴拿马开辟自己的殖民地。但苏格兰刚在巴拿马建起堡垒,就被西班牙人毁了。“达伦计划”的失败让苏格兰人意识到,要发展就必须成为世界的技术工厂和培训中心,而要做到这一点,苏格兰最好的选择就是融入英格兰,苏格兰可以利用英格兰强大的海上力量,世界金融中心、商贸中心的地位,以及发达的工业资本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最终两国议会于1707年通过合并法案,宣布合并成一个国家。
  (三)合并背景
  18世纪,主权观念还没有那么深入人心,更重要的是苏格兰人的智慧导致了他们的这个选择。17世纪晚期到19世纪早期的时候,苏格兰兴起了一场“苏格兰启蒙运动”,主要人物在哲学上,有休谟;在经济学上,有亚当·斯密;在技术上,有改良蒸汽机的瓦特。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的基本观点主张在保护私有产权和自由竞争的基础上,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将会自动调节资源分配,达到最大产出。在亚当·斯密之前,有休谟这样的哲学家们提供思想基础,有史学家们提供事实基础;在这之后,还有瓦特这样的人来进行实践。
  这批苏格兰人告诉世界,追逐私人利益并不可耻,相反,自由追逐自己的利益,反而可以通过鼓励竞争的手段改善所有人的利益。如果说法国启蒙运动是理性的赞歌,那么苏格兰启蒙运动就是理性的账本。从某种程度上讲,这场运动比法国启蒙运动的后果还要深远。在苏格兰这片土地上,有一种非常理性、睿智而又独特的思想传统。
  合并之后苏格兰人并没有丧失自己的独立身份,甚至苏格兰人的思想改造了英国的政治体制,为英国的自由主义打下了思想基础。两百年后的今天,人们还在追溯苏格兰启蒙运动的伟大道路,世人都知晓是苏格兰人为我们提供了现代道德哲学和现代经济学。
  三.结语
  苏格兰大哲学家休姆说的一句话“我是苏格兰人,我是英国人,我也是世界人。”苏格兰人当年就是在保有“自我认同”的基础上,为自己,为英国,为全人类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三国演义》中有句著名的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延伸到今天世界上那些小国的命运,我们也可以说一句——天下势,分分合合,必有其因,因一变,则分合大势也随之而变。
  【参考文献】
  【1】 Antoine Bousquet. The battlefield is dead[J].万古,2017.11
  【2】 本尼迪克特·安德森.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8
  【3】Adam Gopnik. Rethinking the American Revolution[J].纽约客,2017.5
论文来源:《新生代·下半月》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0145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