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基于在险价值方法的汇率风险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幅度增加,各大经济主体需要加强对人民币汇率风险的管理,而有效度量人民币汇率风险是前提。本文论述了风险度量的相关理论,以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数据为例,采取方差——协方差法和GARCH族模型计算在险价值。并提出了相关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汇率风险;在险价值方法;方差-协方差法;GARCH族
  中图分类号:F224文献识别码:A文章编号:
  2096-3157(2019)08-0032-02
  汇改前,我国的汇率制度很大程度上是受到政府直接选择和调控的,对于市场敏感度较低。2005年7月,政府决定我国在汇率制度中加入“一篮子货币”的参考项推出在宏观调控背景下的浮动汇率制度,自从人民币持续升值。随后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措施,这些措施使我国汇率更加市场化,随之带来的是更大的汇率波动的不确定性。
  对于汇率风险的测量和汇率波动的把控也成为了我国所要面对的新的挑战。波动性方法和灵敏度分析是两种比较精确的传统风险测量方法,但它们最大的缺点是不能得到损失的具体大小。
  但在险价值方法就很好地为风险测量提供了一种便捷方式,它的直观表达就可以掩盖其他度量方法在风险管理中的缺点。
  一、文献综述
  Engle提出并利用自回归条件异方差模型来对ARMA模型不能很好地模拟金融时间序列的方差时变性的问题进行改善。Jorion,Dowd开创了依赖于在险价值作为风险度量工具的理论研究,他们应用的基于风险管理的在险价值法被选择或者根据条款规定作为行业标准。Bodnar8研究并描述了金融和非金融机构的基于在险价值的风险管理。Bystrm H N E估算VaR的时候采用极值理论,从而更准确地描述分布的尾部特征,发现极值理论是一种比GARCH更为优越的方法。
  龚锐、陈仲常和杨栋锐使用能够较好描述条件方差时变性和群聚现象的GARCH模型、非对称GARCH模型,分别在三种重要的分布下,以三种不同股票指数为研究对象,进行了实证计算,还比较分析了得到的实证结果。姚京、李仲飞选取上证A股指数研究样本,利用实证结果分析比较了不同EGARCH模型、FEGARCH模型在度量VaR值时潜在的模型风险。龚妮将基于GARCH 模型的VaR 方法应用于外汇风险测量中。邹正方,李建成分别在正态分布、t一分布、GED分布假设下,选取每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对GARCH模型、TARCH模型EGARCH模型進行参数估计。李关政利用TARCH模型对我国商业银行汇率风险进行测算。闫素仙、张建强通过低阶的GARCH 族模型估算外汇资产及货币组合回报率的动态波动率。
  二、VaR计算
  1样本数据选取及说明
  本文选择人民币兑美元在直接标价法下的日交易汇率价格作为样本数据,所选取的样本是从2014年3月3日起到2016年2月29日止的交易数据。并对人民币汇率的价格时间序列取,再用本期对数汇率减去上期对数汇率,从而得到平稳的汇率的对数收益率时间序列。
  2VaR的计算
  (1)首先确定模型的阶数:基于之前的研究成果并经过反复的试算,同时考虑到模型系数的显著性、拟合优度、信息准则和各类统计量,最终选择的模型为GARCH(1,1)类模型。另外,根据回归结果得到ARCH(3)的参数全部显著,而ARCH(4)的参数不全都显著,故还可以考虑建立ARCH(3)模型。
  (2)对不同分布假设下的五种进行参数估计。
  基于正态分布假设的GARCH族模型中用于描述非对称信息的参数γ都不显著,说明好消息和不利消息对人民币汇率收益率产生相同影响。在1%的显著水平下,只有ARCH(3)的参数估计值都是显著的。
  基于t分布假设的GARCH族模型中用于刻画非对称信息的参数γ都不显著,说明利好消息和不利消息对人民币汇率收益率的影响是一致的。在1%的显著水平下,只有GARCH(1,1)的参数估计值是显著的。α+β之和略大于0,表明波动存在长期记忆性,意味着在短期内收益率序列不会向其均值回归。
  基于GED分布假设的GARCH族中非对称模型中刻画非对称信息的参数γ都不显著,说明正面消息和负面消息对人民币汇率收益率的影响是一致的。在1%的显著水平下,也只有GARCH(1,1)的参数估计值是显著的。α+β<1,符合GARCH模型的约束条件,表明波动具有持久性,条件方差所受的冲击会缓慢消失,当前的数据可以有效预测未来收益率的波动。
  (3)通过构建的模型,在eviews中生成人民币汇率对数收益率的{ht}。
  (4)利用估计得到的条件异方差和公式,VaR=Z1-α×ht得到动态的日值。对于分位数Z1-α,我们可以通过查表找到正态分布和t分布的分位数。但由于GED分布的分位数不能通过查表得到,所以使用计量软件计算出它的分位数。
  因为该模型得到的是日动态VaR值,所以下表只列出几种具有代表性的值。结果见下表:
  三、结论与建议
  1结论
  首先,自2005年7月21日第二次汇改以来,随着外汇市场的进一步完善,人民币汇率也更加市场化,外汇市场更为有效,人民币汇率的波动特征也更加符合基于VaR模型的人民币汇率风险测量工具的适用前提。人民币汇率对数收益序列是一个平稳序列,它的方差存在时变性,具有高阶的ARCH效应。可以考虑采用GARCH族模型进行VaR度量。
  2建议
  第一,采取科学合理的政府干预方式。由于汇率短期波动能够进行自我调节,所以只要汇率波动符合市场正常情况,则政府不需要采取干预措施。但如果汇率波动幅度过大或出现不合理的波动,并且汇率波动已经对我国宏观经济市场产生不利影响,则政府需要采取相应的干预措施来消除这些负面影响。
  第二,改善人的形成机制,进一步促进汇率的市场化。尽管我国现在实行的浮动汇率制,但还是受政府的管制,从而导致汇率的波动特征不易被准确刻画、汇率波动的可预测性不强。所以需要对人民币汇率制度进行深化改革,增加汇率波动的可预测性,为各类风险承担主体规避风险提供更有效的依据。   第三,利用VaR方法,建立必要的资金储备,来应对所暴露的市场风险。银行等金融机构使用VaR来设置交易头寸限制,以避免过度承担风险。还可以利用VaR值来决定如何分配有限的资金储备和用来调整风险的绩效。
  参考文献:
  [1]Bams D,Lehnert T,Wolff C C P.An evaluation framework for alternative VaR-models[J].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Money & Finance,2005,24(6):944~958.
  [2]Billio M,Pelizzon L.Value-at-Risk:a multivariate switching regime approach[J].Journal of Empirical Finance,2000,7(5):531~554.
  [3]Bystrm H N EManaging extreme risks in tranquil and volatile markets using conditional extreme value theory[J].Working Papers,2001,13(2):133~152
  [4]Duffie B D,Pan J2001:Analytical Value-at-Risk with Jumps and Credit Risk[C].Finance and Stochastics,2010
  [5]蔡佳津VaR风险度量的人民币汇率实证研究[J].中国证券期貨,2013,(8):174~176
  [6]龚锐,陈仲常,杨栋锐GARCH族模型计算中国股市在险价值(VaR)风险的比较研究与评述[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05,22(7):67~81
  [7]李关政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下的银行汇率风险度量——基于TARCH模型的实证研究[J]新金融,May 2012(5):48~53
  [8]陶伟基于GARCH族模型的VaR与CVaR值的实证与应用[J].统计与决策,2012,(9):77~77
  [9]姚京,李仲飞VaR估计中的模型风险——检验方法与实证研究[J].管理评论,2005,17(10):3~3
  [10]闫素仙,张建强中国外汇储备汇率结构风险研究——基于VaR—GARCH模型的实证研究[J].河北经贸大学学报201233(1),25~34
  [11]邹正方,李建成基于GARCH族模型商业银行外汇风险管理的VaR方法研究[J],数学的实践与认知,201040(24),77~82
  作者简介:
  刘佳凌,重庆大学学生。
论文来源:《全国流通经济》 2019年8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041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