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广州南站枢纽经济发展与广佛全方位同城浅析

作者:未知

  摘要:广州南站交通枢纽已经形成并将逐步强化,是中国四大高铁枢纽之一,立足于粤港澳,辐射区域广阔,其枢纽经济的建设刚刚起步。广州南站枢纽经济的发展,既要借鉴国外成功经验,又要在珠三角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背景下,打破原有模式与“三圈层”理论,立足于南站又不局限于南站,以客流、物流共享为核心,打破地域局限,促进广佛同城的深化,谋求广佛两地经济协同、产业转型升级与融合上的突破。
  关键词:枢纽经济;广佛同城;经济协同;智能家居
  中图分类号:F57文献识别码:A文章编号:
  2096-3157(2019)07-0067-02
  目前,广州南站已经成为中国四大高铁枢纽其中之一,其枢纽经济的建设也日益引起关注。基于独特的区位优势,在珠三角一体化尤其广佛全方位同城的背景下,广州南站枢纽经济的建设,在借鉴国内外经验的基础上,要勇于创新,特别是打破地域界限,为广佛全方位同城在经济协同、产业融合方面取得突破。
  一、广州南站交通枢纽的形成和枢纽经济建设起步
  自2010年1月投入使用以来,广州南站迅速成为中国高铁网络名副其实的枢纽,其在交通方面的强大功能已经显现。然而,在枢纽经济方面,广州南站的发展则还在起步阶段,尚未体现出应有的效应。
  1广州南站交通枢纽已经形成并将逐步强化
  2018年,广州南站旅客流量为163亿人次,其中发送旅客约83383万人次、到达旅客约79294万人次,日均到发旅客约446万人次,比2017年上升203%。2019年春运期间(1月21日~27日),每天客流量超过50万人,客运吞吐量在全亚洲首屈一指。
  从交通网络的辐射来看,广州南站形成了省内外两个巨大的辐射网络。省内,包括珠三角的城际轨道网、公路、高铁、普铁、民航等方面的互连互通;跨出广东,广州南站在大西南方向与贵广高铁、南广高铁对接;中南地区与武广高铁对接;东南地区与沿海高铁对接,辐射地域庞大。随着广深港专线和广佛环线的建设,广州南站将成为珠三角具备最强联通功能的交通枢纽,是中国高铁网络四大枢纽之一。
  2广州南站枢纽经济发展仍在起步阶段
  在交通枢纽基础上,庞大的客流与物流成为广州南站枢纽经济发展的坚实基础。广州南站开通后几年,其注意力均聚焦于交通疏导、互联互通上,对于枢纽经济建设方面则未有过多关注。到2017年,广州番禺提出设立“广州南站商务区”,并开始了一系列建设工作;但还是更多地在房地产开发、商务办公、建筑等方面。当前,广州南站在枢纽经济建设方面,不管从数量还是质量看,均是在起步阶段,远未达至国家级枢纽的标准,其潜力也未能有效发挥,还大有文章可做。
  从层次上来看,“广州南站商务区”还是在广州番禺区这个层面,对南站的辐射效应以及在产业融合、区域一体化方面的考虑则有所不足。从区位来看,广州南站位居广佛地理中心,处在番禺、顺德行政边界的独特位置,广深港高铁开通之后,广州南站更是广州连接香港、深圳两个国际城市的顶级枢纽。这也就意味着,以广州为中心,其一小时交通圈已经大大拓展,广州南站已经成为立足于广州,辐射整个珠三角和粤港澳大湾区,这将进一步从时间与空间上,大大缩小珠三角城市间的距离,从而提高资源流動的速度,进而提升商务与经济活动的速度,包括商品、资本、劳动力、信息等的流动将更为高效与便捷。这一点,在建设南站枢纽经济方面,值得重点考虑,需好好利用整个区位优势,特别是利用好客流与物流的共享,促进区域一体化。
  二、广州南站枢纽经济建设的特点分析
  对南站来说,其枢纽经济的发展,既要借鉴国外成功经验,又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之前对于高铁枢纽经济的研究,通常都是运用圈层理论,聚焦于在交通枢纽的基础上,以大量的客流以及周边地区的配合,来展开其经济带动效应的分析。这个框架没有问题,但不一定适合于南站枢纽经济的发展,或者说不够全面。广州南站枢纽经济的发展有其特殊的区位优势与经济大环境,需要对此进行重新认识与定位。
  1高铁枢纽经济发展的理论与案例
  从理论来看,一般采用Schutz、Pol等人结合高铁站点周边地区开发的案例研究提出的“三圈层”理论。该理论将高铁枢纽的影响区域划分为三个层次:核心区(第一圈层)、影响区(第二圈层)、外围影响区(第三圈层),并提出了三个圈层的功能分工与规模。
  在实践中,一般着重于以下两点:(1)巨大客流带来的人气效应,包括聚集效应、投资吸引等;也包括营商环境改善等方面;(2)对实体经济的效应,更多地是关注土地资源的利用与价值提升效应,狭义而言就是房地产行业。
  从国外高铁枢纽地区的发展经验来看,获取成功的一个关键是城市原来中心区功能外溢及其背后的区域经济需求。以日本新宿为例,其成功的经验是因为其处于世界上经济最活跃的城市带,欧洲的里尔地区和阿姆斯特丹的泽伊达斯地区则是很好地解决了与主城区的交通联系,从而对片区开发产生极大的推力;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的,则有布鲁塞尔、亚琛等地。
  2对广州南站枢纽经济的再认识
  实践表明,发展高铁枢纽经济,虽然以交通为基础,却不能过多地将重点放在交通疏导方面;枢纽的周边功能不能简单商务化,尤其是对广州南站而言,更不能过分强调地产化;固然这样一开始做起来比较容易,但带来的负面影响更是不容小视。作为中国重要的高铁枢纽,广州南站更是承担着特殊的使命,亦面临着重要的发展契机。
  第一,作为整个大珠三角的高铁枢纽,广州南站汇集了京广、广深港、贵广、南广和广珠城际、广佛城际等线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均有延伸的出省高铁干线,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这也决定了广州南站枢纽经济的建设,不仅要立足于广州,更要立足于整个粤港澳大湾区,乃至放眼全国。以广州番禺作为南站枢纽经济的建设主体,已经不适应广州南站这种层面的枢纽地位。   第二,就南站面临的经济环境而言,在南沙自贸区建设正在进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鼓声日紧的背景下,珠三角区域一体化的进程亟需提速,特别是最有条件深化一体化进程的广佛同城,也已经到了尽快“全方位对接、全方位同城”的时候。但就现状而言,广佛同城除了互联互通相对走在前面之外,总体来看,同城化的进程近年来并没有取得重大实质性的突破。广佛同城的进展更多地体现在交通网络连接和环境保护两个方面;其中,佛山对基础设施连接积极一些,广州则对共同治污治气治水积极一些。这个现状也急需改变,广州南站处在广佛交界地域,在这个背景下,可以成为广佛深化同城的一个突破点。
  第三,基于以上两点,广州南站在枢纽经济建设上,要因地制宜,结合自身优势以及珠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趋势,突破原有的“三圈层”理论,从交通枢纽的客流、物流共享以及广佛同城总体进程的角度来发展枢纽经济,立足于南站但又不局限于南站。
  三、立足广佛全方位同城,建设广州南站枢纽经济
  综上所述,广州南站现在正处在枢纽经济发展的起步阶段,要注意充分发挥广州南站自身优势,密切紧扣珠三角一体化、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当前的重点在于打破地域局限,促进广佛同城的深化,跳出传统的商务、办公、居住等房地产开发思维,在广佛两地经济协同、产业转型升级与融合谋求突破。
  1打破行政区域界限,重新定位
  在广佛全方位同城化、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背景下,作为国家级的交通枢纽,此前广州番禺设立的“广州南站商务区”已经不足以充分发挥广州南站在经济当中所应发挥的推动作用,应借鉴“广州空港经济区”和“南京高铁枢纽经济区”的做法,设立“广州南站枢纽经济区”,前期可立足于联动番禺、顺德北部片区,带动广佛同城化的深入进行。在机构设立、区域运行中,“广州南站枢纽经济区”亦要大胆探索,在广佛同城深化的背景下,打破行政区域界限,从省一级层面,积极参与协调广佛两地深入参与,大力促进同城化的范围扩展到经济、社会建设层面;前期可先成立“广州南站枢纽经济区”广佛联合领导小组,以充分发挥广州南站国家级高铁枢纽作用。
  2集思广益,周密规划与布局
  首先,大力开展广州南站枢纽经济的研究,将相关课题进行公开招标,发挥国内外智囊机构、科研院所、民间机构的力量,借鉴国际成功经验,尤其是在广佛同城深化、广佛产业协同与经济合作方面进行广泛、深入的研究,以广州南站枢纽经济的建设为广佛都市圈的发展建设进行探索与先行先试。
  其次,在规划布局上,立足于休闲旅游度假的大概念上,将宜出行、宜商务来定位南站车站周边地区的主要功能,立足于聚集人气,而不仅仅是通勤方面的客流。这就需要花园式的休闲、广场等方面的设施,在面积以及绿化、园林等方面舍的投入,将车站与周边地区有一个良好的过渡与激活。
  第三,广州南站枢纽经济的建设其中关键的一点,是不能让周边的区域成为睡城,这就有赖于工作、居住、生活、休闲旅游等方面的协调,不仅要吸引商业机构进驻、创造工作岗位,形成现代服务业集聚,更要建设成为一个居住、生活、休闲度假良好延伸的大区域,广佛同城深化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3以智能家居为核心,进行产业协同的探索
  在新零售、新制造、大数据的背景下,发挥两地在家居、家电两个产业的深厚优势,积极发挥广州在电子商务和大数据、佛山在工业设计与制造方面的优势,跳出区域局限,将广州南站与可以快速链接的员村金融区、琶洲(互联网产业集聚与展贸)、顺德、佛山等地统筹考虑与协同起来。这样一来,可以将传统的“前店后厂”模式升级,以广州作为前端,以南站为聚集与链接地,佛山为后端,以资源要素整合与共享为核心,立足于培育广佛智能家居大产业、建设智能家居大平台,为同城示范区在产业集聚与深入融合、协同发展方面进行有效的尝试与探索。
  广州南站枢纽经济的发展,要借鉴国内外经验,全球范围内集思广益;在广佛全方位同城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特殊背景下,大有文章可做。今后在产业转型升级、跨区域经济协同方面,特别是逐渐开始显现的“轨道交通经济圈”等还要继续加以跟踪与研究。
  参考文献:
  [1]许宏宇,朱磊,郝之颖京沪高铁无锡站场地区发展研究[J].城市规划,2008,(04)
  [2]丁甲宇,郭旭东高铁客运枢纽对城市周边地区发展影响研究[A].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城市时代,协同规划——2013 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01-城市道路与交通规划)[C].中国城市规划学会,201310
  [3]郑德高,蔡震区域网络中的关键性节点研究——以上海虹桥综合交通枢纽功能拓展研究为例[J].城市规划,2008,(5)
  [4]宋敏華主编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年鉴2017[M].上海书店出版社,2018
  [5]秦魏基于高铁枢纽的城市交通核周边用地布局策略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2
  作者简介:
  沈晓云,供职于中交(广州)铁道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经济师,硕士;研究方向:国有企业管理,城市轨道交通,区域经济合作等。
论文来源:《全国流通经济》 2019年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0486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