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俯身饮酒的星辰(外一章)

作者:未知

  一个词,即将被我们重新认识。
  用一个冬夜。
  用一个人的冬夜。
  酒中的光芒,唯有星辰才懂。
  它们俯下身来,饮一杯,饮三百杯,不够,接着饮,三万杯。不够,接着饮我,我不是形而上的酒,不是形而下的酒,我是酒本身。
  若干年前,一只月亮饮下我,一月后,才恢复圆形。
  现在,在异乡,一群星辰,在饮酒。
  现在,在一杯酒中,我触摸到星辰之唇。
  一个词:酒。
  此刻,它不属于我,它属于茅台镇。
  酒神曲
  喉咙里有火焰,才能唱出最温暖的歌。
  譬如,一个冷而不静的夜晚;譬如,一个明而不亮的清晨。
  有人从一滴酒的教堂里祈祷回来,像一穗红缨子高粱,突然被酿成了酒。
  这是所有音乐的奥秘。
  为什么,离别时要饮三杯酒;为什么,重逢时还要饮下三杯酒?
  永远有一杯酒,没有被饮下。
  永遠有一个人,没有被遇到。
  我独自走在茅台镇的心弦上,如一个音符,渴望被酒神曲收留。我真的想发出自己的声音,在一条陌生的街道上,反复说:这是我,这是我,这是我……
  我将我的心跳声重新命名为:酒神曲。
  我将把万物命名为:我。
  好了,一切从这里开始吧。
  这里,也是那里。
论文来源:《星星·散文诗》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0933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