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茅台夜饮,或数星星(节选)

作者:未知

  一
  飲酒的夜晚,躯体是一把可以走动的箜篌。
  无数手臂如弦,泛着古老和弯曲的光,从我眼眶里伸出,反弹弓身——顺着钟摆、记忆、酒器,嘴唇上心的话语。
  一酒一弦,茅台锁箜篌。
  我颤动的清影,把曲子变红,沿着脸上升。
  每个人的肺腑之言,都像竖排的工尺谱。由右而左,一板一眼,与君酬酢,是曲谱在合奏。
  酒弹拨我,影子与高山流水缠绕在一起。
  弦乐的花瓣,洞穿赤水河两岸的灯火。酱香的茅台酒似空谷知音,一瓶又一瓶,一杯又一杯。
  漫游的粮食和水,携带命运的使命,一直在迁徙。
  喉咙深邃,并因此而广袤无垠。
  我曾用酒祭祀祖先、拜鬼神,为伤口消毒。
  此时酒歌在血液里响起,借助发烫的耳朵,还给身体一种慈爱,化为近在咫尺的乡愁。
  四
  眩晕之巅,天意是我们共同的名字。
  把敦煌壁画上飞舞的仙人,迎接到酒瓶上来,使酒的房子成为美的容器。那飘动的彩绸,是美的魂魄,将引领我们迈着云雾的步伐,靠近星星,读苍穹的深意。
  星星是夜晚的音符。
  我凝望着天空细数,体内是否有数不清的弦乐,在与冷漠和黑暗对抗?我要守护的光亮,此刻应尽在酒里,夜晚沉默,而我在发声,独自邀请太阳、月亮、萤火虫、烛、炭……它们都不来,唯有星星。
  在茅台夜饮,箜篌的惆怅也是琼浆玉液。
  跳动的思想,是另外的交响乐。透明的植物,是另外的回旋曲。
  你听,我说。我问,你答。面孔在眼里,味道在舌尖,词语翻滚,句子悠游。
  现在,我不想取下眉间悬挂的涟漪,酒滴听得见,我内心的声响,连着握住酒杯的双手,欲解千愁。
  推杯换盏,在酒兴中,我与不曾忘记的噩梦斗争,与卷来的悔意道别,留着一丝狭长的清醒,在悬崖上攀登。
  危险的迷人,来自于生命中那些隐居的天籁。
  五
  上苍赐予赤水河九月清澈之水。
  茅台酒以水的另一具真身,赐给我环绕的思考。
  万亿谷粒,已在我身体里入住。
  重新托起杯口,用指腹沾一滴酒放在唇间,我仿佛能分开一滴酒中的麦子和高粱,仿佛麦子和高粱也学会了饮酒,一瞬间,它们饮尽自己,如我如此迅速,饮尽每一天的流逝。
  我在酒中摆动我形体的塔楼。
  我创造每一层的空寂和隐秘的无词歌。
  真理在哪个入口?谎言在哪个出口?永不毁灭的良善,在酒中敞开,它在召唤过去还是未来?
  手指向星空,我摘取滑翔的流星,一个个变奏曲,向我涌来。
  我的醉意,比夜晚更辽阔。我喊着,来吧,琥珀色的陷阱,洁白的万丈深渊。
  在酒杯蓄意的深浅里,我将自己凝视,将人世的夜晚,雕琢成天堂。
论文来源:《星星·散文诗》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0944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