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他的忐忑,是必须经历的

作者:未知

  中午回家,儿子找我要50元钱。我问他要钱做什么,儿子说:“别的同学手里都有钱,就我没有!”
  我说:“给你说过多少遍了,路边的垃圾食品不能买。”
  儿子很委屈:“我说要买零食了吗?”我追问:“那要钱做什么呢?”
  儿子躺在沙发上,眼泪汪汪地哭诉:“我的压岁钱都在你们那里,那是我的钱,你们应该还给我!你们天天像侦探一样盯着我,就怕我乱花钱!人家手头都有几十元、几百元,就我最穷!你们天天说是为了我好,却总是压迫我……”
  我有些疑惑,不就是不给他钱吗,至于情绪如此激动?他爸看儿子如此大动肝火,给了儿子50元。儿子拿起钱,欢快地上学去了。为此,我和他爸还吵了几句,我说他太没原则,他说儿子要钱肯定有他的理由,相信他吧。
  几天后,我们碰到儿子的班主任。班主任说,为了锻炼儿子的管理能力,让他当了生活委员。
  班主任又说,前几天让他代收班费,每人50元。交来的名单上差了一个女生,这个女生说她交了,讲了交钱的时间、地点,还有别的同学可以作证。班主任让儿子再找找。第二天,儿子拿来50元给班主任,说是找到了。
  班主任问他:“是不是真找到了?若是没找到,就算了,下次注意,千万别拿自己的钱垫进去。”
  儿子肯定地说:“在书包的夹层里找到了。”我和他爸的嘴都张成了“O”形。
  我小声说道:“難怪上次……”他爸马上说道:“是的,他是要了50元,说是交班费,只要了一次。”我心领神会,也点头。他爸又补充道:“他还和我说了,同学交来的50元不见了,后来在书包的夹层里找到了。”班主任点点头,然后开始说其他的事。
  和班主任分开后,我和他爸默默走着,好半天没有说话。
  儿子自尊心极强,同学交了钱,名单上却没有,想必这个女同学会咄咄逼人地质问,想必同学们会投来不信任的目光,想必老师对他也会有些怀疑。四面楚歌,他多么无助。可是,又不能承认自己将钱弄丢了,只好自己想办法。面对我们的追问,他的委屈大爆发。那颗敏感的心当时经历了怎样的煎熬!想到这些,我心疼不已。
  他爸说,他脑海里翻腾的一个词是“成长”。儿子刚到一个新环境就发生这样的事,的确让他很为难。但儿子总算独立解决了,也还算圆满,各方都满意。能将棘手的事情办好,这就是成长。
  不过,做妈妈的心总是更敏感、更细致。这件事在老师、同学那里算是圆满了,可在我们这里如何圆满?我想主动跟儿子表明我们的态度,给他吃一颗定心丸。
  他爸反对:“千万别这样!这是孩子的秘密,你千万别戳破。人家‘处心积虑’,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可关于这50元的下落,他如何向我们交代?他会不会忐忑不安?他爸说:“他的忐忑、他的不安,都是他撒谎要付出的代价,都是他必须经历的。”
  我点了点头。不过,好几天心里都放不下。我反复琢磨,有三个疑惑需要梳理:
  一是立场问题。诚实地承认“对不起,你的钱我弄丢了”和选择用一个谎言来解决,是否有明显的对错?
  二是家长的态度。明知儿子撒谎了,家长是尊重客观事实,还是保全孩子的秘密?
  三是家长是否参与。明知孩子对此事仍然心怀不安,家长是否应该主动介入,给他心理支持,帮他卸下包袱?
  我和他爸反复讨论,形成的一致意见是:孩子在慢慢长大,终要独自处理各类关系。对于他现在的处事方式,我们最基本的原则是尊重。只要不明显违背“三观”,只要不侵害他人利益,我们都不会过多干涉。
  孩子长大,我们的教育理念也要与时俱进。他做了选择,就要给他空间,让他自己去调适,而不是由父母来评论和救场。假如错了,就让他自己接受惩罚,然后再更正,再前行。我们能做的,就是默默地祝福:孩子,加油!
论文来源:《小读者·阅世界》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1170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