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三周的救赎(五)

作者:未知

  静候雨过天晴(下)
  窗外划过一道惨白的闪电,几乎要将天空劈成两半,数秒后,轰隆隆的雷声席卷而来,新一轮的暴雨几秒钟内覆盖了这座阴云密布的城市。
  晚上十点半,学校旁的咖啡厅,罗纂秦和太史长晴面对面坐在靠窗的座位上。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认识刘星的?”原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但现在,罗纂秦不那么肯定了。仔细回忆,有许多令人怀疑的细节都被他忽视了。比如,刘星为什么确定大纲不是他写的?再比如,刘星怎么知道他的电脑还是以前的那台?以刘星大大咧咧的性格,绝对不可能发现这些问题———显然,有人跟他沟通过。而这个人除了太史长晴,不会有别人。
  “还记不记得高一时我办的那场生日派对?”太史长晴笑了笑,“怪只怪你的朋友实在太少了,我呢,又恰好是个过目不忘的天才。”
  罗纂秦瞬间领会过来,脸色阴沉地点了点头。还是疏忽了,那场生日聚会上,他为了尽快摆脱这位大小姐,没有拒绝跟太史长晴交换手机号码……真是失算!
  “罗纂秦,你问了我一个问题,那我也问你一个。”太史长晴收起得意的笑容,严肃认真地问:“你为什么不交朋友?”
  “有朋友就代表着有羁绊,而迟早有一天,这份羁绊会拖累你,甚至狠狠地将你拉入深渊。没有朋友,羁绊也就不存在了,我也完全不用担心什么深渊,多好!”罗纂秦将目光转移到外面的瓢泼大雨上,沉吟片刻,继续说,“你不觉得吗?人只能信任自己,只有自己不会抛弃和背叛自己。”
  “所以三年来你和最好的朋友断了联系,也跟班上的同学们保持距离,就连自己的家人也不闻不问?罗纂秦,你真是太幼稚了!”
  “你什么意思?”
  太史长晴知道,罗纂秦一直没有从三年前那件事的阴影里走出来,作茧自缚,硬生生把自己禁锢在狭小阴暗的世界里,任凭那些阴暗、负面的思想吞噬自己。
  “你的内心早就腐烂了。”太史长晴盯着他,一脸同情的表情。
  “那又怎样?”罗纂秦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两人都不再说话,各怀心事地喝着饮料。
  罗纂秦走进了一條死胡同。他没有目标,也不抱任何希望,就像一具行尸走肉。直到有一天,他被内心的空虚吓坏了,他开始害怕,害怕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留不下一点儿痕迹。他努力想留下点儿什么,这才想出了微电影计划。那么,等微电影结束后呢?他是要恢复行尸走肉般的生活,还是……
  太史长晴不敢再想下去,幸好,一切还来得及。
  “罗纂秦,你可能忘了,我很早就认识你了,比刘星还早。”无视罗纂秦满脸惊讶的表情,太史长晴继续说,“你八岁生日时,你爸妈给你办了一次特别夸张的生日会,那天,我也在。因为我比你大几个月,长得也比你高,你被你爸妈逼着喊我姐姐。那时候你不服气又没办法的样子真是可爱!你现在却成了这副样子。”
  太史长晴边说边掏出手机,点开语音备忘录:“幸好我聪明,找到了把你变回去的解药。”
  手机里先传来一阵杂音,过了一会儿,一个低沉的嗓音传出来。
  “呼……三年前,他妈妈查出了肺癌,已经到晚期了。他妈妈跟我说,落叶要归根,她想回北京的老院子去,不接受化疗,就想安安静静地度过最后几天。我不甘心哪,还是坚持让她化疗了几次,但他妈妈的身体太虚弱了……我看着她憔悴的样子,最后答应了她。我们把纂秦带上,一起去了北京。纂秦那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只以为是一家人假期旅行。而他妈妈为了不在儿子面前露馅儿,每天都戴假发,化浓妆,强撑着笑脸吃饭、散步。终于有一天,她在夜里去了。”
  声音消失了,过了一会儿又再次传来:“纂秦一直接受不了这件事,他恨我,他一直觉得是因为我只顾着工作才没及时察觉他妈妈生病,是因为我的原因他妈妈才放弃治疗,是因为我一直瞒着他,他才没机会说服他妈妈坚持下去……就让他恨我吧,恨我总比恨他自己好。”
  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将罗纂秦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他紧紧盯住那部手机,良久,才问了一句:“他找你了?”
  (未完待续)
论文来源:《作文通讯·初中版》 2019年5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119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