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女友分手,十多万元微信“赠款”能否追回

作者:未知

  女友以“恐婚”为由,只恋爱不结婚。为让女友嫁给他,他不停地发微信红包以示爱意。当他把十多万元积蓄都发给女友后,女友却失踪了。一气之下,他把女友告上法庭,要求返还红包——
  2015年10月的一天,张磊在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在一家美容会所工作的徐芸。徐芸身材高挑,笑容甜美,张磊对她一见倾心。得知徐芸还是单身后,便对她展开了猛烈追求。
   几个月下来,张磊打动了徐芸,答应了和他交往。张磊性格直率,交往一开始就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徐芸。张磊的父亲去世的早,是母亲用微薄的工资把他养大,供他上大学。大学毕业后,他进入山东济南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上班,收入稳定,如今终于觅到了意中人,就想尽快结婚,完成母亲的心愿。
   徐芸欣赏张磊的坦诚和踏实,两人的感情发展很快。然而,让张磊纳闷的是,每当他提起结婚的事,徐芸总是转移话题,或者找理由直接拒绝。
   为什么徐芸一直不肯接受他的求婚呢?有朋友帮他分析,说女孩都喜欢浪漫,只要做件浪漫的事情,她一感动没准就答应了。张磊觉得朋友的分析很有道理,就行动起来,特意挑选了一个日子来制造浪漫。
   2016年7月的一天,張磊带着几个朋友助阵,早早来到了美容会所门口,用蜡烛摆出一个大大的“心”形。徐芸下班刚走出美容会所,张磊便手捧一束玫瑰花单膝跪地,当众向她求婚。旁边的朋友大声喊着:“嫁给他,嫁给他!”场面相当温馨浪漫。可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些并没有打动徐芸。她神情尴尬,一把拉起张磊说:“这样不好,我再想想吧!”然后抛下张磊独自离开了。
   徐芸的举动让张磊很难堪。一气之下,他向徐芸提出了分手,徐芸却委屈得哭了起来。她解释说,自己之所以不结婚,是因为她有“恐婚症”。
   徐芸说,她的姐姐、姐夫原本是一对模范夫妻,婚后为了照顾孩子的事屡屡发生冲突,吵着要离婚。再加上婆媳关系不好,徐芸的姐姐多次哭着跑回娘家。徐芸特别害怕面对复杂的家庭关系,请求张磊多给她点时间。
   张磊退而求其次,便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要求:两人可以暂时不结婚,但要同居,让徐芸逐渐适应家庭生活。没想到,徐芸竟爽快地接受了他的提议,两人住到了一起。
   每天张磊下班回来,徐芸都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桌子上摆满香喷喷的饭菜。张磊很知足,他觉得这样的媳妇肯定会让自己的母亲满意。于是,趁热打铁向徐芸提出把母亲接过来一起住:一来母亲退休后很孤单,二来希望徐芸和母亲培养一下感情,早日克服“恐婚症”。听了张磊的提议,徐芸也爽快答应了。
  准婆媳相处矛盾丛生
   很快,张磊的母亲来到了儿子家。起初,徐芸和准婆婆相处得还算融洽,但好景不长,张母向儿子抱怨,说徐芸看上去淳朴乖巧,实际上总有点不对劲儿,一提结婚的事就转换话题,闪烁其词。徐芸在家里接电话还经常关起门来,似乎对张母有所防范。张磊理解母亲,也替徐芸感到委屈。因为母亲一来,徐芸在家里就不像二人世界时那样自在了。于是,一到节假日,他便带着徐芸出去散心。
   一个周末,张磊和徐芸一起去逛街,遇到商场搞促销,徐芸一时兴起买了不少东西。张磊的母亲看着两人提着大包小包回家,得知钱都是儿子花的时,脸色立马变了,气得大骂张磊败家。
   徐芸听张磊母亲站在那儿指桑骂槐,生气地掏出几百块钱放在客厅茶几上,哭着说要搬走。张磊好说歹说才劝住了她。可徐芸情绪低落,闷闷不乐。张磊灵机一动,把几百块钱分成几个微信红包发给了徐芸,配上留言:“你的东西是你的,我的东西也是你的,原谅我!”
   没想到这个创意让徐芸破涕为笑,并把红包收下了。张磊总算是松了口气。徐芸没有再提搬走的事,但是她和张母的关系明显变冷淡了。
   经历了这次闹别扭之后,张磊暗示母亲先回老家住一阵子,可母亲认为是徐芸怂恿儿子赶她走,她担心儿子受骗,死活不愿离开。
   张磊向来孝顺,母亲不愿回老家,他也不好勉强,只能暗地里不断安抚徐芸,而他取悦徐芸的办法就是给她发微信红包,以此向徐芸证明他的真心。
   此后,每当两人闹矛盾,张磊就给徐芸发红包。他的红包越发越多,一来二去,十多万元积蓄竟不知不觉地都给了徐芸。张磊心想,这下自己的家底都给完了,徐芸总该同意和他结婚了吧?
   2017年11月的一天晚上,徐芸去洗澡,张磊躺在床上玩手机。这时,他听到徐芸的手机响了几声,便随手拿起来看。这一看,他瞬间惊呆了,只见手机屏幕上一个叫“龙娃”的人发来消息:“在干吗?想你了,不想睡觉!”
   出于信任,张磊以前从来没有翻看过徐芸的手机,但是“龙娃”的口气显然不像是女人之间的聊天。张磊不敢想象,徐芸会背叛自己!他点开了徐芸的微信,但是她与“龙娃”的来往信息明显被处理过,里面没有更多的聊天内容。
   这时,徐芸从卫生间走出来,看到张磊拿着她的手机沉思,她一把夺过手机,大声质问:“你为什么偷看我的手机?”徐芸这个举动让张磊更觉得她是做贼心虚,便生气地反问道:“龙娃是谁?你们是什么关系?”没想到,徐芸听后一言不发,不肯多做解释。
   怕惊动母亲,张磊跟徐芸约定,第二天下班后找个地方把这事说清楚。可是第二天张磊下班回来,却发现徐芸不辞而别,把自己的生活用品都拿走了。张磊一遍遍地拨打徐芸的手机,却无人接听。他找到美容会所,店长告诉他,徐芸已经辞职,不知去了哪里。
   难道徐芸是一个骗子,带着他的钱跑了?张磊的心就像坠入了冰窟。
  上法庭讨要红包遭败诉
   为了找到徐芸,张磊决定到法院起诉,讨回十多万元的微信红包钱。被张磊告上法庭,徐芸被迫应诉。
   2018年3月2日,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一对昔日恋人就这样在法庭上相见了。张磊情绪激动地指责徐芸对自己不忠,同居期间多次向自己借钱,微信红包就是证明。他认为徐芸不辞而别,分明就是在躲债。
   面对张磊的指控,徐芸承认张磊转给她红包是事实,但说那不是借款,而是张磊主动送给她的。而且在两人同居期间,她也有很大的付出,这些微信红包既然不是借款,就不用归还。
   法院经过审理查明,张磊并没有提供徐芸向其借钱的相关证据,而且在他给徐芸发微信红包时,经常有“么么哒”“我爱你”“不要你过没钱的生活”等亲密留言。结合这些证据来看,这些钱确实是张磊自愿送给徐芸的,而不是他所说的借给徐芸的。
   法院审理后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负有举证的义务,没有证据或证据不足,由举证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从张磊提供的转账凭证、微信留言等足以看出,相关费用更像是张磊基于恋人关系自愿转给徐芸的。转账凭证不足以认定双方已经达成了借贷合同,张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借债给徐芸的主张,所以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综上所述,法院依法驳回了张磊的诉讼请求。
   后来,徐芸得知张磊的母亲因此事生病住院后,决定把张磊发给她的红包如数退还,帮他解决燃眉之急。
   一场恋爱要最终走进婚姻殿堂,需要双方真正了解和彼此包容,除了付出真心外,还要注意处理问题的方式。在双方没有确定婚姻关系前,处理自己财产的时候一定要慎重,以免恋人关系终结时产生不必要的纠纷。
  编辑/纤手暖
论文来源:《妇女》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1227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