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让星星发亮

作者:未知

  “每年夏天和秋天的界限都不是那么分明。”何桔这样想着,放下笔。前些天低下去的气温有所回升,呼吸里泛出的热气也让她有些烦躁。
  云依然在浮动,蝉鸣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这在安静的自修环境中显得格外喧闹一些。蝉这样渺小的生命,在暗黑的地下孕育七年,一定很不容易,可它把生命中仅有的一个盛夏花在重复某个单调的音节上。
  她起身去倒水,路過隔壁教室的时候不经意地向里瞟了一眼,所有人——至少是她看到的,都低着头握着笔,埋头苦学的样子极有说服力。
  他们都在为即将到来的考试用功吗?何桔的记忆只停留在做不完的复习题和每周测验上。在她看来,“高考”这两个被反反复复提及的字眼是陌生的。进入新学期以来,大家似乎都因为这并不遥远的日期而更求勤奋上进,学校里随处可见的标语也在潜意识中催促着偷闲的同学。何桔不由得想到,每个人因梦想而在这个世界上受苦,就像一条河流,因云和树的倒影不是云和树而受苦。可河流的梦想真的是云和树的倒影吗?或许那只是幸福的幻梦。
  夏天的尾巴完全溜走了,凉意一次次地侵袭着裸露在帆布鞋外的脚踝。
  何桔的烦恼与日俱增的原因不在于此。学校里的活动接踵而至,而班主任竟将担子交到了她身上。运动会开幕式上表演的节目还有待商榷,班里不同声音之间的矛盾几乎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新开展的文化艺术节需要准备,她不知道谁会放弃美好的周末去搞一个只有名头的活动;学校还模仿中央台出了汉字拼写大赛的花样,但是直到交参赛名单的前一天何桔都没有找到合适人选;同桌一直收藏的彭于晏的明信片不知何时丢失,她无休止的碎碎念能叫人无比抓狂。
  何桔的心里装满了形形色色的东西,包括快要轮到她的英语演讲,她还是觉得空空荡荡的。近几日发生的事情在她脑海里打了个转,似乎只留下一段段不完整的、失真的光影了。她渴望着能找个人谈谈,倾吐内心的不快,又不希望自己内心的声音表达出来成了条七歪八扭的曲线,就那样凄凉地、乏力地延伸下去,对方敷衍地假笑着。不,她不要这样的投机。她宁愿对方离去,只留她静下来,静下来啃噬属于她的寂寞。
  这是世界的正午。“20号了。”何桔的喃喃没有提醒自己时间紧迫的意思,她只是于忙碌中惊觉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午自修是一节允许睡觉的自修课,她还在弥补前几天落下的试卷,空气中隐约的奶茶味道是小卖部新上架的口味。明明眼睛要闭上了,意识提醒她,不能睡下,强撑着眼皮,再读一段题目。
  那些令她烦恼、忧心的活动都结束了。就像难过的无以复加的清晨和惨淡至极的夜,总有结束时。纪德说他为种种美妙的事耗尽了自己的爱,而何桔认为自己是将青春掷给了许多无价值的事情。幸好,这只是她无处安放的年轻的一部分。
  何桔终于趴下去了,与此同时,学校《白桦林》的铃声也响了起来,这意味着午休的结束。接着是眼保健操的音乐。教室里一大片苏醒的声音。
  “星星发亮是为了让每一个人有一天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星星。”在泪水充盈眼眶前,何桔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论文来源:《语文周报·教研版》 2019年1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1819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