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纪录片《从毛泽东到莫扎特》视听语言评析

作者:未知

  摘 要:本文以电影本体论为研究方法,对纪录片《从毛泽东到莫扎特》进行详细地视听语言评析。画面上影片主要以客观纪录为主,会根据所拍摄的对象适当地选择景别以及场面调度方式;声音上只是用到了很少的解说词,基本上都是同期声,客观真实地记录了画面中的自然音响;转场更是巧妙至极,利用画面相似、声音相似等方式进行转场。将整部影片所展示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中国国情及纪录片创作中的视听表达加以认识和解读。
  关键词:纪录片;视听语言;音乐
  中图分类号:J95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5079 (2019) 03-0-02
  一、引言
  自从纪录片之父罗伯特·弗拉哈迪拍摄了一系列不同于传统意义上在摄影棚里拍摄的影片之后,尤其是《北方的纳努克》,关于纪录片是什么的话题的争论就没有停息过。美国的《电影术语汇编》这样界定纪录片:“一种非虚构的影片,它具有一个有说服力的主题和观点,但它取材于现实生活,并且运用编辑和音响来增进作品的感染力。”而荷兰纪录片制作者伊文思则认为,纪录片是把现在的事记录下来,就成为将来的历史。在改革开放之前的中国,出现了一批纪录片,诸如《英雄的信阳人民》《收租院》等,这个时期的纪录片基本上都是政治化的影片,主要以宣传政治为主。视听语言方面更是没有任何章法,声音主要以音乐和解说词为主。改革开放以来由于受到《从毛泽东到莫扎特》《中国》等优秀纪录片的影响,开始注重影片所表达的内容以及画面和声音的处理技巧。
  二、影片创作背景及基本情况介绍
  1979年,中国在结束了混乱不堪的十年文革不久,正式开始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掀起了改革开放的浪潮。这一年,中国与美国正式建立了外交关系,享誉世界的小提琴家艾萨克·斯特恩应当时中国外交部部长黄华邀请访问中国,在北京、上海讲学、交流并举办音乐会,跟随斯特恩前来的除了他的一些助手之外,还有一支拍摄团队,把斯特恩此行纪录了下来,随后剪辑成一部纪录片《从毛泽东到莫扎特》。该片于1981年第53届奥斯卡金像奖中荣获最佳纪录长片。
  首先,影片的片名别具深意,“毛泽东”代表当时的中国,或者在毛泽东影响下的当时的中国,“莫扎特”则代表着世界,代表着国际化,更代表着音乐,“从毛泽东到莫扎特”,则意指中国首先以音乐为媒介迈步走向世界。觀此片,相信人们会对影片中很多画面和声音流连忘返,本文就从视听语言角度分析该纪录片。
  三、具有民族特色的视听影像展现中国的神秘
  无论是斯特恩还是摄制组都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对中国充满了友好的好奇,于是影片开头便用典型的中国式乐器古筝弹奏的一曲“渔舟唱晚”,缓缓向世界展现中国的魅力,优美典雅的曲调,舒缓的节奏,配合的画面则是傍晚的林间小溪,中国代表性的长城建筑,延绵不绝的山中村落,景色优美的田野,恬静自然的溪水河畔等中国古朴的风景,勤劳的乡土民情,让人感受到古老中国的安逸气息。本片中,导演大量选用了能表现中国的山水田园风光,以及中国农民质朴勤劳的画面,如,裸露出坚实肌肉的挑担农民;大厅里座无虚席的观众的全景、特写等镜头表现中国民众对音乐的热爱。为了彻底满足他们对中国的好奇,作为音乐界赫赫有名的斯特恩,也是观看诸如中国民族乐器,诸如唢呐、琵琶、笙、京胡等,以及京剧、相声、杂技、舞狮等表演的片段。
  之后出现的一组镜头,人们在乡间的柏油路上行走,有人光着脚挑着扁担,有人担着竹子编的板凳,再后面的镜头便是马车、拖拉机、汽车,最后是街市上大量的自行车,这一组关于交通工具的镜头叠加在一起,既展示了农村与城市的交通工具的对比,又突出了七八十年代自行车是中国最普遍、常用的交通工具。随后音乐淡出,镜头用故宫城楼上毛主席画像的特写逐渐拉开,也暗示了毛主席对中国的重要性和影响力。
  四、寓意深刻的视听语言表述
  纪录片中反复出现斯特恩与中国乐团合作的《G大调第三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这个乐章的特点就是快板,旋律流畅,感情朴实明朗,富有朝气。斯特恩与中国乐队之间在反复的练习和适应中相互配合,也隐喻了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在某种程度上的碰撞与融合。因此在片中多次出现两种不同倾向的配音。
  无论是斯特恩与中国乐团合作演奏乐曲还是后面在上海的音乐会演奏上,我们都可以看出拍摄过程中运用了多机位的拍摄,通过后期剪辑的画面,我们可以看到,既有演奏、乐器、人物的细节方面的特写描述,又有大气磅礴的全景镜头,将中国描绘成一个从古朴走向开房、生机勃勃的国家,也可以通过画面的内容洞察到人性和隐藏在背后的不同的情感。从音乐会的画面来看(正面的大全景与观众反打镜头、斯特恩在舞台上表演的特写镜头),我们至少可以看出有两台摄像机。而通过查阅相关资料我们得知,摄制组规模是比较大的,仅摄影师就有三人,录音师两人,有两个小组(每个小组都有一个编导、一个摄影师、一个录音师)在同时工作,其中一个组,外加一台游动摄影机跟着斯特恩拍摄,另外一个小组在斯特恩所在的城市进行外景拍摄和针对中国人的采访(比如采访谭抒真)。这些也都能说明拍摄的背后是来自西方对刚刚开放的中国的一种窥视的欲望。
  后面有一组镜头是拍摄一名中国女孩在弹琵琶,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镜头都是手部的特写,可以看出女孩手法练的非常娴熟,但是当给到人物中景的时候,我们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女孩脸上的表情很木讷,没有任何享受和陶醉于优美旋律的感觉,这恰恰与娴熟的手法形成鲜明的对比,只是机械地演奏,并没有让情绪沉浸其中,正如前面斯特恩在交响乐现场给拉小提琴的女孩说的那样:你们在拉琴的时候总是缺少点东西,应该让小提琴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想另外一只胳膊一样,意思就是说让乐器、让音乐与自己融合在一起。
  在斯特恩当场教授两个女孩演奏小提琴的场景中,无论是两人都在画框内的小全景还是过肩镜头和面部的特写镜头,都能给观众传递一种两人虽不熟悉,但却又很亲切的感觉。但是京剧班为斯特恩演出片段的场景中,无论是两边的乐器演奏队还是舞台中间演出的演员,全部都是全景镜头,这表达的意思就是西方人对于中国传统乐器和剧目的一种客观观察未带什么感情色彩的态度。   五、自然流畅的无技巧性转场
  本片的转场也是别具特色,转场自然流畅,如女孩在演奏琵琶的场景,伴随着悠远的琴声画面就自然地从女孩演奏琵琶的场景转到了火车正在行驶的铁轨和窗外自然美丽的风光的画面上,又如先给一个火车在飞驰的大俯拍的远景,伴随着轰隆隆的行驶声,利用声音相似原理就自然地转到了两个口技相声演员正在表演口技的现场。
  解说词中有段说道:“上海绝对是中国最大的大都市,在某些方面也是最西方化的城市,到处可以看到西方的影响。”随后我们看到在上海街道上拍到的画面是欢快奔跑的小女孩,用英语接受采访的市民,开心下象棋的老人,开口大笑的老人的特写,以及愉快地做游戏的小朋友。
  后面一个场景中,当谭抒真在介绍上海音乐学校以及学生时,我们看到的画面基本上都是孩子们在宿舍、洗漱等生活场景的全景镜头,而且大部分都是俯拍,侧面和背面,既没有正面也没有近景特写的镜头,表现了孩子们的渺小与共性的思想和生活。随后有一个长镜头意味深长:摄像机在教室外面通过移镜头的全景景别,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一个的小房间里都有一个小孩儿在刻苦地练习乐器,一个个的小房间就像一个个的小牢笼,束缚着孩子们的个性。但是后面的一个长镜头却让人感动,就是中国著名音乐家王健小时候在拉大提琴的镜头,先是一个持续了21秒钟的客观全景镜头,然后逐渐推上去,给到王健的面部特写,伴随着悠长深沉的大提琴声,王健紧皱眉毛、紧闭小嘴。似乎作为一个客观观察式的镜头也慢慢地被他的琴聲和表情带入其中,进入他的音乐里和内心里。
  六、结语
  《从毛泽东到莫扎特》这部纪录片为我们展现的内容非常丰富多彩,既有1979年的中国外貌,又让人们通过音乐初步了解了中国人的性格和渴望,最重要的是通过精彩、准确的视听语言为我们展现了具有深刻含义的内容,为中国新纪录片运动的到来起到催化剂的作用。时至今日,影片中运用的视听语言还在深刻地影响着诸多的纪录片创作者。
  参考文献:
  [1]欧阳宏生,唐希牧.21世纪以来我国电视纪录片观念的嬗变[J].影视,2014:99-103.
  [2]赵洁.从形象到感知——纪录片《从毛泽东到莫扎特》评析[J].广电传媒,2012(9):43.
  [3]桂清萍.《从毛泽东到莫扎特》:音乐无国界[J].中国电视(纪录), 2012.
  [4]吴琼,胡德旺.影像叙事与历史真实——以《从毛泽东到莫扎特:艾萨克·斯特恩在中国》为例[J].东南传播,2017.
  [5]颜晓星.自我反映在米勒音乐纪录片的表现——以《从毛泽东到莫扎特》《音交会》为例[J].大理大学学报,2018.
论文来源:《传媒论坛》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13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