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37年春节联欢晚会的“变”与“不变”

作者:未知

  摘 要: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从1983年到2019年经历了37年的春夏秋冬,它也逐渐成为了一种除夕夜里一种不可或缺的陪伴。主持人在春晚中的角色是不可或缺的,其主要功能是营造一种喜庆、祥和的氛围,在这种“入情”的状态下将多个不同类型的节目有机地串联在一起,驾驭整场晚会的进程。37年来主持人角色始终存在,但是主持人的人员构成、晚会角色和主要功能都在一次次实践中既坚守着某些传统,也在与时俱进地发生着一系列变化。本文主要以37届春晚中的主持活动为研究对象,分析主持人在春节晚会中的创作特点。
  关键词:春晚;主持人;创作特点
  中图分类号:G2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5079 (2019) 03-000-03
  一、引言
  37年的创作实践里,主持人的创作已经基本形成了规律,这也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现实基础。这个过程中既有“变”的地方也有“不变”的地方,但我们首先要明确“变”与“不变”其实并不是完全对立,这“变”的过程中也有“不变”的痕迹,“不变”的过程中也包含着“变”的因子。所以,我们在分析春晚主持人的创作历程的时候,要以辩证的方法去探索这其中的“变”与“不变”,从而更好地把握春晚主持人的创作规律。
  二、不变——“年年岁岁花相似”
  (一)规范的语言
  世界上最大的人口迁徙是在中国传统节日春节期间东西南北的中国人匆匆回家团圆,而世界上收视率最高的节目就是一年一度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了。播音员、主持人一直都是标准普通话的标杆人物,更是通过广播、电视等媒介平台来潜移默化地向听、观众推广普通话的实践者。
  说一口规范的普通话对于播音员、主持人这个职业来说本来就是基本的要求,一方面是为了通过大众媒体来推广普通话,另一方面是希望在方言情况复杂的中国更高效、更广泛地传播信息。对于春晚的主持人来说,他们在这方面的责任可以说更加艰巨。
  规范不是很多人所谓的“播音腔”,这种规范恰恰体现在主持人语言中饱含的浓浓情感和丰富变化。“主持人不是朗诵员、念稿人,不能照本宣科,而是要在现场善于用口语说话。综艺节目主持人临场语言脱稿是正常现象,临场发挥才显得应付自如。口语表达不仅要注意抑、扬、顿、挫,还要注意语气、重复、语速等。”37年春晚主持人在语言表达上追求规范是一种坚守,但不难发现的是,越来越多的主持人已经不能满足于“死板”的规范,更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创作实践中追求真实、真情的表达方式。
  (二)动人的表达
  在首届春节联欢晚会中就设立了“主持人”这个角色。“以前在文艺晚会中只有报幕员,在此并不是仅仅要变个说法,而是要以主持人来真实建立起观众和节目之间的感情联系。”而主持人站在台上,与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在交流情感时主要是通过有声语言和副语言来实现的。
  在像春节联欢晚会这样的节庆类综艺晚会中,对于主持人来说其核心任务应该是通过有声语言和副语言来营造一种符合节日主题的氛围。每年的央视春晚都会有一个明确的主题:2016年是“你我中国梦、全面建小康”;2017年是“大美中国梦,金鸡报春来”;2018年是“奋进新时代,欢度幸福年”,虽然每年的主题都不同,但是我们不难发现这些主题都有一个共同的价值追求: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在一年一度的春节里盼望的一种团圆、欢乐、吉祥的心理。于是包括主持人的创作在内的一切工序都应紧紧围绕这一价值追求进行创作。
  主持人在晚会中的创作是有空间的,他们不像其他语言类节目演员一样可以通过喜剧性的艺术创作来营造喜庆的氛围,这就给主持人的创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主持人要在晚会中,特别是开场就要运用有声语言和副语言为整场晚会确立既定的基调,这首先就要求创作主体从意识上、心理上进入特殊的节日环境状态中,并竖立这样的心态:虽然主持人工作使得我们不能回到家里和家人共度除夕,但我们却陪伴着亿万家庭共度良宵,首先明确這种责任意识和服务意识后才能保证我们的内心情感是真挚的、真切的、饱满的,从而使我们的表达也能在此心理基础上打动人心,为春节的火热景象营造欢乐、祥和的节日氛围。
  除了上述心理上、意识上的问题外,就要涉及主持人表达功力的问题了。中国人的审美特征决定了春节晚会这一传统节日的节奏应该是相对于我们平常看到的其他综艺类节目来说缓慢一些。特别是主持人在开场、零点报时和结尾部分的语言表达多运用朗诵式的表达样式,这种表达方式对于创作主体的气息控制具有较高的要求,这就涉及创作基础中的表达技巧问题了。
  总之,我们主持人在春晚舞台上的表达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造势,营造一种除夕之夜举国联欢的热闹氛围;二是感动,除夕春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对过去一年的总结,更是对新年的美好期待和祝愿,这其中包含着中国人民爱家、爱国的情怀,更饱含着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这一切都需要主持人能够充分运用语言技巧以动人的表达来传递饱满的真情。
  (三)紧张的直播
  春晚一直以来多采用直播的形式和广大观众相见,直播的方式使得晚会在播出的同时给观众以“共时性”与临场感。这种创作更为真实、更为饱满。但是面对这种播出形式,即便是已经准备好了提前录好的备用录像以应对无法挽救的意外,包括主持人在内的所有晚会工作人员心理压力是必然存在的。
  在春晚辉煌的历史书卷中,有一抹黑色我们不得不提,俗称“黑色三分钟”。在2007年春节联欢晚会临近零时钟声倒计时时,就因主持人忘词酿成了现场混乱、尴尬的情况。这次失误给接下来的春晚主持人敲响了警钟,紧张的直播状态下,我们在调动自身激动、热情的内心情感的同时总要保持清醒和冷静的头脑,我们是春节联欢晚会的参与者,更是驾驭者。如果驾驭者都“头昏”了,那我们春节联欢晚会的整体性何去何从呢?
  当然,特别是直播的晚会现场,出现意外情况不可避免。在尽量做到仔细、认真和负责的基础之上,我们主持人创作主体面对意外情况也要具备理性、及时、有效的处理能力,尽可能地保证晚会的失误率向零无限地接近。   真正好的作品关键不在于形式的创新,而在于丰富的内容中饱含的真、善、美。电视观众和网友对春晚的关注每年都势如破竹,他们期待越来越深入人心的春节联欢晚会,也对春晚主持人充满更多的期待“80年代的春节晚会主持人风趣幽默、不负众望,受到了观众的喜爱。90年代中后期以后,虽然人们对主持人的意见越来越多,但是对于采用主持人主持节目本身同样无任何疑义,人们只是希望主持人素质能够更好一些,能活跃起现场的气氛、调动观众的参与意识。”
  三、变——“岁岁年年人不同”
  (一)主持人专业化
  从历年春节联欢晚会的主持人人员安排上,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从1983年首届春晚到2019年春晚,主持人群体逐渐走向专业化道路。在前几届春晚中,有像马季、刘晓庆、姜昆等演员以主持人的身份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可以说他们的主持生活化、喜剧化,这给春晚的舞台增添了几分热闹的气氛。但是,从近几年来看,央视春晚主持人人员安排上体现出“专业化”的趋势,他们在春晚的舞台上不是职业的转换,而是主持人身份的延续。
  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春节联欢晚会北京分会场主持人包括康辉、任鲁豫、朱迅、尼格买提·热合曼、李思思;江西井冈山分会场由张宇和尹颂主持;吉林长春分会场由张泽群与杨帆主持;广东深圳分会场由杨帆和庞玮主持。近几年春晚分会场的设置都是分会场安排一位央视主持人加一位当地电视台主持人来搭档主持春晚分会场,既保证了主持质量,也营造了春节“团员”的氛围。
  (二)主持词的多样化和功能化
  每年的春晚主持词都不同,纵观历年春晚主持词我们发现串场主持词可谓丰富无穷,这也和节目形式和内容的逐渐多样化有关。春晚主持人在串场过程当中越来越重视与节目有机融合,给观众一种断而不连、连而不断的紧凑感,而非传统报幕員那样在两个节目中间简单总结上一节目并报出下一节目的名称而已。这种有机地串场词既把节目单位个体通过语言甚至是主持人的场景演绎来巧妙融合、不露节点,更将观众的情感进行情景化的引入,使观众的情感节奏也随着节目的变化自如转换,不至节目转换的“唐突”和情感转化的“木讷”。
  如果说节目与节目之间的串联主持词丰富多样,那么相对而言,开场和结尾的主持词就显得更具有几分保守,这恰恰体现了春晚主持人在节目中的“功能性”。开场和结尾一般都是以排比的句式见多,这种句式通过稍慢的语速和朗诵式表达样态的再创作有助于情感的凝聚和表达更加浓郁而又真切,正所谓“情”意绵绵。
  2012年在央视春节联欢会担任总导演的哈文对春晚主持人的要求是“要说人话”,主持词以往书面化的局面逐渐被打破,越来越自然、轻松的主持词给观众带来一股股清泉,这并不是对以往主持词的否定,而是一种对观众审美方向的及时反馈,但是这种反馈是有选择的,有些主持词的设置具有一定的“功能性”,我们以2014年央视春晚的开场和结尾的主持词为例。在主持词的形式安排上更加自然、放松,但是我们不难发现,“向全国各族人民,向台湾同胞、港澳同胞、海外侨胞、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公安民警、武警部队官兵”的新年问候每年春晚都不会缺失。这既是一种对那些坚守在自身岗位上的特殊职业者的一声问候,更是对全民族、全社会家国心理的一种培育。同时,也体现了春晚的政治性和社会性特点。
  所以,我们在“变”的同时总要坚守一些传统。正如赵忠祥老师所言:“新意是要的,没有新意就没有朝气,也就没有了生命力。但自己的传统也不能丢,传统是自己的宝贵财富,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晶。能不能把春节晚会作为一个传统呢?能,这就要千方百计、搜肚刮肠、呕心沥血地办下去!”
  (三)观众的距离化
  “1983年春节联欢晚会能够一炮打响的原因有很多,除了现场直播与热线电话等在节目时间性上的突破,还包括它首创了‘茶座式’的空间演播形式。”以往的综艺晚会都是舞台式的现场布置,这种创新的“茶座式”的演播方式拉近了主持人和观众的实际距离,这对于主持人的创作来说是有利的,实际距离的缩短,这种创作的对象感是容易获得的,主持人的“交流感”也更具体。自此,这种新颖而受欢迎的演出模式纷纷被各地晚会节目所效仿,得到了不错的效果。
  1985年的春晚很特别,导演组选择北京工人体育馆作为晚会现场,这种大胆的尝试在当年并未取得良好的效果。吸取了这次教训后,1986年的春节联欢晚会又回到了“茶座式”的演播现场。
  但是,随着现场观众数量的增加、全社会对春晚关注度的提升,春晚的现场走进了更加专业的演播厅,特别是近几年高新技术的介入,使得春晚舞台现场变得越来越“富丽堂皇”。相对原来“茶座式”演播现场来说,主持人与现场观众的距离远了,现场灯光等对主持人的创作来说也带来了一定的“不适”,这也对主持人的专业水平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当然,这对于主持人来说不也是一种机遇么?现代化的亮丽的舞台和精致的服装都给主持人的创作增添了几分艺术空间和审美空间。
  四、结束语
  37年春晚的“变”与“不变”,其真正的内涵却只有一个——团圆。赵忠祥老师对春晚有过这样的评价:“我认为晚会不可不办,也不必另辟新路。因为,晚会已成了中国文化史上的一段篇章,有了传统,就不可轻易丢掉。”
  多年的积淀,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早已超出了一个电视节目的概念,而成为千千万万中国家庭在除夕之夜的传统寄托和心灵陪伴。
  参考文献:
  [1]陆锡初.中国主持人节目学[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14:215.
  [2]游洁.电视文艺节目的创作[M].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9:148.
  [3]耿文婷.中国的狂欢节——春节联欢晚会审美文化透视[M].文化艺术出版社,2003:74.
  [4]洪民生主编.追忆——中央电视台1983-1878春节联欢晚会[M].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0:184.
  [5]方宁兰.唱响复兴之路 塑造大国形象——2018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评析[J].西部广播电视,2018-10.
  [6]李国预.色彩浓郁的东北风情画——2017年辽宁广播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舞美设计回顾[J].现代电视技术,2018-08.
论文来源:《传媒论坛》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146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