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准备金考核改革后对金融机构影响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存款准备金考核调整为“日终余额平均法”,是对存款准备金平均法考核的更进一步,有助于防范过去银行“冲时点”的行为,有助于维持资金面平稳,使得货币市场汇率更加平稳,最大限度地减少存款准备金考核期末对市场流动性的冲击。本文分析金融机构缴存存款准备金的情况,由此进行比较不同准备金考核政策下金融机构缴存情况。
  关键词:存款准备金;考核;地方法人
  一、存款准备金概述
  (1)存款准备金的定义及意义
  1.存款准备金的定义
  存款准备金是指金融机构为保证客户提取存款和资金清算需要而准备的在中央银行的存款,中央银行要求的存款准备金占其存款总额的比例就是存款准备金率。金融机构的准备金分为“法定准备金”和“超额准备金”两部分,按规定准备金率交存央行的存款叫“法定准备金”,而金融机构在央行存款超过基础准备金存款的部分为超额准备金存款,超额准备金存款与金融机构自身保有的库存现金,构成“超额准备金”(习惯上称为备付金)。超额准备金与存款总额的比例是超额准备金率(即备付率)。金融机构缴存的“存款准备金”,一般情况下是不准动用的。而超额准备金,金融机构可以自主动用,其保有金额也由金融机构自主决定。
  2.存款准备金的意义
  存款准备金本来是为了保证支付的,但它却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副产品”,就是赋予了商业银行创造货币的职能,可以影响金融机构的信贷扩张能力,从而间接调控货币供应量。自20世纪30年代以后,存款准备金制度已成为中央银行在现代金融制度下国家调节经济的重要手段,是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进行控制的一种制度,是传统的三大货币政策工具之一。存款准备金有四种职能:第一,缓冲职能。通过建立存款准备金制度,有助于在流动资产状况发生变动时稳定隔夜利率。第二,流动资产管理职能。为中央银行提供了准备金需求的一个来源,从而可以补偿通过自发性因素产生的流动性资产供给。第三,货币控制职能。可以被作为一种控制货币总量的手段。第四,收入或税收职能。可以被认为是中央银行收入的一个来源。
  (2)存款准备金的计算方法
  金融机构按法人存入的存款准备金余额与准备金考核基数之比,不得低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即考核期内某地方法人机构法定存款准备金=准备金考核基数×法定存款准备金率。
  二、存款准备金考核的历史变迁
  法定存款准备金的考核周期为当旬第五日至下旬第四日,即法定存款准备金考核时间周期为5-14日、15-24日、25-4日。央行按旬对地方法人机构的一般存款余额(考核基数)进行采集,采集日期为旬后五日内(如遇到第五日为节假日时顺延一天),即10日、20日、30日(31日)。
  (1)“时点法”考核
  2015年9月11日之前,准备金考核按照“时点法”,即每月的5、15、25的时点缴纳存款准备金,根据月末,10日和25日的存款基数,实行原则是多退少补。该制度缺陷可能会放大资金面波动,比如出于月底一般性存款余额往往会多增,那么对应5日就需要补缴一大笔准备金,放大资金面波动。
  (2)“算术平均余额”考核
  2015年9月11日~2016年7月15日期间,准备金考核由“时点法”变成了“算术平均余额”,仅需维持期内,金融机构存入的存款准备金日终余额算术平均值与准备金考核基数之比不得低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就可以了,并且每日营业终了时,金融机构存入的法定存款准备金与考核基数之比可以低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1个点,提供了缓冲机制。
  (3)“算数平均余额”下的“日终余额平均法”考核
  2016年7月15日之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的考核基数由考核期末时点数调整为考核期内算术平均值。将其交存基数也由考核期末时点数调整为考核期内一般存款余额的算术平均值。存款准备金考核设每日下限,即考核期内每日营业终了时,金融机构按法人存入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日终余额,与上旬内该金融机构一般存款余额的算术平均值之比,可以低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但幅度应在1个(含)百分點以内。
  三、不同考核标准下缴存情况对比
  与时点法考核相比,平均法考核具有以下优点。一方面,有利于金融机构管理流动性。在平均法考核下,允许金融机构某一日的准备金余额可低于考核值,幅度应在考核基数1个(含)百分点以内。这意味着,在遇到流动性需要时,金融机构可以先把这部分存款准备金支付出去,后续几日补足并使得日均余额达到考核要求即可。另一方面,有利于平滑货币市场波动。在时点法考核下,当遇到流动性需要时,金融机构到银行间市场筹集资金,导致利率上行。采用平均法考核后,银行可先透支法定存款准备金,这不会增加当日市场利率波动。即使后续几日需筹集更多的资金补上,这也为央行采取公开市场操作等手段争取了时间。
  四、结论与建议
  (1)提高存款准备金管理中的执法水平。存款准备金管理涉及多个部门,容易导致处罚工作发生偏差,影响存款准备金管理应有职能的发挥,也会给基层央行存款准备金管理带来潜在的法律风险。(2)法定存款准备金和超额存款准备金账户合并管理,加大了基层央行的监测、考核难度法定准备金和超额准备金统一合并为“准备金存款账户”,很难直观反映出存款准备金的缴存情况,而且必须剔除法定准备金后,才能确定超额准备金的额度,难以及时、全面、有效地监测法人金融机构的支付能力。一旦出现超额准备不足引发清算和支付风险,势必“倒逼”中央银行动用存款准备金。(3)强化对财政性存款缴存的监督与管理应将财政性存款缴存和存款准备金管理进行整合,形成完善的缴存款管理制度,制定统一的管理规定和处罚办法,加强财政性存款的监督管理与处罚。
  参考文献
  [1]陈佳.存款准备金考核机制的重大变革[J].中国农村金融,2015,(20).
  [2]曾刚.存款准备金考核变化的影响[J].中国金融,2015,(20).
  [3]孙毅.存款准备金考核制度中的“平均法”[J].金融会计,2015,(10).
论文来源:《财讯》 2019年10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184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