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浅析《京华烟云》对《红楼梦》的继承与发展

作者:未知

  摘要:《红楼梦》作为古典小说的经典之作,对《京华烟云》的创作起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前人已经对两本著作的主要人物进行对比研究,却很少对这两本著作的奴仆形象进行探讨。本文将《京华烟云》中的银屏与《红楼梦》中的晴雯进行对比,通过分析两个人物形象的异同,探寻中国现代文学对于传统文学的借鉴与发展。
  关键词:京华烟云;红楼梦;晴雯;银屏
  中图分类号:1207.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9)02-0006-02
  一、《京华烟云》中银屏对《红楼梦》中晴雯的继承
  (一)人物性格上的模仿
  《京华烟云》中,银屏作为姚家大少爷的贴身丫鬟,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本该居于社会最底层,但银屏从出场时就显示出了她的与众不同:“在纷乱当中,木兰听见母亲责骂丫鬟银屏,那时银屏在另外一辆车里,因为银屏浓施脂粉,衣服穿得太鲜艳。传统意义上,一个丫鬟这般艳丽必然会引起主子的不满,而银屏与姚府里的小姐夫人一样粉黛尽施,是因为她骨子里的高傲使得她不在乎主子们对她的看法。这样特立独行的性格,恰恰是继承了《红楼梦》中晴雯的人物形象。正如五十一回中写道:“晴雯从幔中单伸出手出,那大夫见这只手上有两根指甲,足有三寸长,尚有金凤花染的通红的痕迹,便忙回过头来。”在古代,中国地位很高的女人们都留起长长的指甲,显示他们无须劳动。而晴雯作为一个丫鬟,竞留起来“三寸长”的、“染了金风花“的长指甲,这样鲜艳的长指甲,实际上反映的是晴雯独特的与世不同的性格。
  再者,银屏与晴雯性格中都拥有一股子野气,第十一章对银屏这样描写到:“她长得聪明、能干、漂亮,可是有一点儿宁波的粗野劲儿。她跟别的丫鬟吵架的时候,还有宁波的老习惯,就是每逢人说“我”时,总是用手指头指着自己的鼻尖儿。”争强好胜,认为自己的资历、年纪和别的丫鬟有所不同,所以不知天高地厚,也不分贵贱尊卑,在一众千依百顺的奴婢中独树一帜。
  和银屏一样,晴雯的性格也坦白、直率、天真、刚强并富有反抗精神。林语堂曾评价过晴雯“坏处是野嘴烂舌,好处在其天真烂漫”。一方面,她追求品德的高尚、人格的独立:另一方面,却在等级森严的贾府扮演卑贱者的身份。她是丫鬟中孤高自傲的典型,《红楼梦》第三十七回中,当秋纹因为宝玉送花而得到了赏赐时,晴雯笑道:“呸!没见世面的小蹄子!那是把好的给了人,挑剩下的才给你,你还充有脸呢。要是我,我就不要。若是给别人剩下的给我,也罢了。一样这屋里的人,难道谁又比谁高贵些”正是晴雯的心气之高和她满身的傲骨,让她说的许多话、做的许多事,都已经逾越了“丫鬟“这个身份。晴雯独来独往、疾恶如仇的青春活力以及轻视等级、追求自由的精神,使得这个艺术形象充满了魅力。
  银屏与晴雯作为一个丫鬟,尽管她们身处于社会最底层,却始终走在追求平等、自由发展的道路上。她们都试图冲破封建的枷锁,无奈最终却都成为了封建社会的牺牲品
  (二)人物命运上的继承
  通过前面的阐述,可以了解到银屏与晴雯是两个打破传统的女性形象,她们的显著特征就是敢爱敢恨、不惧强权。作为旧时代被压迫的对象,她们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去试图突破旧社会的桎梏,但是由于个人的力量太过渺小,她们的命运都掌控在封建大家长的手中,结局均是悲惨的。晴雯是《红楼梦》中最善良聪慧的奴婢,她的死象征了社会对一个善良、聪慧,纯真的丫鬟的迫害,心高气傲的晴雯注定要遭到家长们清算。晴雯偷金事件是偶然的,但晴雯的死却是必然的。虽然导致晴雯被撵出大观园的直接因素是她遭到小人诽谤中伤,但从大方面来看,就是封建残余势力对反抗者的一次镇压。
  而在《京华烟云》中,银屏对封建势力则打破的更加彻底,她的反抗很能引发读者的共鸣,尽管她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用尽了各种手段,但是仍然会同情她、可怜她。银屏是真正侍奉体仁长大的,日夜的厮守早已使正当青春期的少男少女无法分开。但现实是冷酷的,银屏低下的身份使她的力量变得十分渺小,她唯一的依靠只有一个体仁,体仁一离开,银屏便失去了庇护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渺小的她根本无法抵抗姚家的种种压力。她的失败是命中注定的:低微的身份和孤立无援的境地使她无法与封建势力斗争。所以最后她只能用一根绳子了解生命。
  虽然银屏的性格特点是林语堂先生有意识地借鉴了晴雯,但是并不是刻意把晴雯的命运安放在银屏身上,而是在封建大背景下必然的走向。她们的悲剧都出自于相同的原因:晴雯和银屏的爱情是处在底层的,她们的命运从来都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这两个人物的悲剧,同样也是女子在封建社会中被传统礼教吞噬的证明。所以,有学者曾经评价过《京华烟云》是“表层意识的女性崇拜,深层含义的男性立场旧。
  二、《京华烟云》中银屏对《红楼梦》中晴雯的发展
  (一)对女性地位的争取
  在《红楼梦》中,晴雯虽然与宝玉的关系超过了主仆,但是她却一直没有成为宝玉的一妻半妾,究其原因,除了晴雯孤高自傲的性子不屑于这样做以外,更多的是她安于自己奴隶的命运。她并不屑于像袭人一样“初试云雨情”,而是默默地守护在宝玉的身边。当晴雯被王夫人撵出大观园后病危,才对宝玉作最后的痴心告白,剪下指甲相赠。笔者认为,这时的晴雯已经意识到因为自己性子过于高傲,没有以“风流灵巧”去博取贾宝玉的爱情,去博取王夫人等人的赞许,导致断送了自己纯洁的爱情。她对于自己没有为地位而争取一番是非常后悔的。
  而银屏在这点上就与晴雯不同了。小说中,姚体仁作为大少爷,他的形象是懦弱的,但是銀屏却是一个懂得为自己争取的女性形象,“只要环境地位变动一点,银屏在人生所占的地位就和木兰的母亲一样了一是财产万贯之家的女主人,能干的主妇,热爱子女的母亲,儿女心中的完人。银屏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成为姚体仁的妻子。她很聪明,会利用自己身上的闪光点牢牢抓住一个男人的心,所以她能让体仁心甘情愿为她与家庭抗衡。而在银屏被赶出姚家后,她仍然没有放弃成为少奶奶的念头,继续用各种方法与体仁取得联系。这种想牢牢抓住体仁,并且主动进攻的举动,将银屏成为富家太太的野心暴露无遗。   笔者认为,银屏本质上也是一个贪慕虚荣的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努力。由于银屏与体仁所处的时代背景是清末民初,思想上已经受到了外来文明的解放,那么林语堂将银屏塑造为“努力成為体仁太太”的形象就显得十分合理了。虽然银屏仍然没有躲过封建社会对下层女性的荼毒,但是林语堂先生却在继承晴雯这个形象的基础上,让银屏这个角色富有一定的现代性。
  (二)对封建势力进行反抗
  在《红楼梦》中,晴雯表面上是一个自诩清高、不趋炎附势的女性。但是如果仔细分析晴雯这个人物,就会发现晴雯与其他人一样有着惧上凌下的特性,并没有逃脱中国传统社会中主奴意识的培养。例如《红楼梦》第七十四回中:“素日这些丫鬟皆知王夫人恶趫妆艳饰,语薄言轻者,故晴雯不敢出头。”晴雯实际上并不是反封建斗士,对于王夫人,她一样是惧怕的。笔者认为,虽然晴雯铁骨铮铮的性格仿佛给她抹上了一丝反抗封建势力的色彩,但是她骨子里依旧非常遵从等级社会的法则。一方面,她不满足于自己的现状,想要争夺高位;另一方面,她又要打压与她同等地位的奴婢,遏制她们的强大。晴雯的悲剧向我们展示了专制社会对下层人的荼毒与残酷,同时也让我们认识到专制文化对人的奴化作用。有学者指出“曹雪芹意在哀伤贵族家庭的衰落,但反应出来的却是两千多年的专制造就的那个异常稳固的社会人格模式和等级秩序,清代丝毫没有任何社会进步的可能性。”这样的说法虽然有些武断,毕竟晴雯身上的性格确实有一定的先锋性,但是清代仍然是一个等级森严,主仆分化的社会。
  反观银屏,她的一生都在与封建社会作着勇敢的抵抗,她是那个时代所不具备的女性,林语堂塑造这个角色就是要告诉我们:小人物也需要有独立的思想与行为,不能光光成为他人的附属。作为一个社会身份低下的丫鬟,她没有屈服于姚家对她的安排,而是与以姚夫人为首的封建势力斗智斗勇,上演了“出走”、“抢孩子”等戏码。这与《红楼梦》中的晴雯相比,就多了一份反抗精神。虽然在那个大时代的背景下,银屏个人的力量太过于渺小,导致她即使拼命为自己争取,却依旧经历着身体被无情人占据、孩子被权势之人抢夺的悲惨遭遇,最后只能倔强地用一根绳索了结一切恩怨。
  综上所述,银屏与晴雯在面对封建势力的态度是迥然不同的,晴雯十分遵守这个两千多年的皇权统治而熏陶出来的等级制度。而银屏虽然作为压迫者,却并不甘于遵守这种法则,而是一直在与这样的制度抗衡着,她和晴雯的结局虽然都是悲剧,但是她的悲剧相较于晴雯则显得更加惋惜,笔者能够强烈地体会到银屏对命运的挣扎和反抗。而《京华烟云》也因为银屏这个人物,更加具有现代性和解放性。
  三、结语
  通过将晴雯和银屏人物形象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出,林语堂先生在塑造银屏这个形象时,虽然借鉴了《红楼梦》中的晴雯,但却又在此基础上加入了时代背景以及个人的思想解放意识,使得《京华烟云》中的人物形象更加具有反抗精神,也从侧面反映了民国时期社会底层百姓为了自身解放而斗争的思想意识。同时,林语堂先生又紧扣时代的局限性,并未对此类人物形象做出颠覆现实的安排,使得《京华烟云》真实地反映出社会转型时期新旧文化的碰撞。
论文来源:《文艺生活·中旬刊》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423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