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延河诗汇

作者:未知

  李易农的诗
  路边的石头
  路是属于脚步的
  草丛是属于石头
  它就躺在草丛里
  看着我一次又一次迈步跑过
  直到,它将我绊倒为止
  我发现了它的存在
  将它抱起
  狠狠地丢到一旁
  本来我们可以相处久安
  可因为我的疏忽,让那片草丛
  因为缺少了一块骨头
  看起来,更像是块疤
  在葵园
  它们谁也不说话
  只是微微低着头
  虫鸣欢歌,阳光氤氲如诗
  大地上和我们心有灵犀的事物
  都捧出了各自的真诚
  爱,和被爱
  都有幸福的理由
  我们无法拒绝,也无法
  阻拦
  石功锦的诗
  稗草
  刚插上田的秧苗,整齐、好看
  几天日照几场风雨,禾苗打苞
  母亲病了,她不看医生
  她说没病,只是腿软
  她喝红糖水,水干
  碗底的红糖块像田梗的一块泥巴
  黄昏,她扛把锄头去稻田
  有时把锄头当拐杖
  她看见稗草,数了半天
  数出一身汗,风一吹
  她病好了
  苦楝树
  姑父走了多年
  留下姑姑和一棵茂密的苦楝树
  姑姑每天打扫落叶
  扫一次,添几根白发
  扫一次,添几根白发
  头发全白时
  苦楝树落光了叶子
  我每次看望姑姑像在仰望一棵树
  她站在粗壮的苦楝树背后
  我需要泪眼模糊
  才能将她看清
  杨思兴的诗
  南桥记
  南桥,雪未全化。夜色拍打着白色礁石
  对面来的人,问我借火
  火柴火机都行
  我打开火机,火光拂过她的脸,仿佛云影
  擦过泛白的石头
  拢火的手,食指闪着一片雪,像无言
  她转身说谢谢的一瞬,像白玉衔在唇里
  闪闪发亮
  往人海中走,她
  背影里的雪山,正一寸一寸凝聚
  掉落
  南桥,树木都在输金币,输多的
  只能静静地站着,看输少的
  有时候,输多的,会颤抖
  输少的,不好意思了,也会颤抖
  有时候,输多的,会输碎银子
  输少的,也会输碎银子
  一位妇女,在南桥街头,摸着孩子的黑头发
  路灯也站着南桥的街头。站在树木间。
  像个输光的
  沉重的,低着头
  惠永臣的诗
  对弈
  雨水洗净了一树的枇杷
  接着洗净了一个人的影子
  所谓时光,此刻就是
  从枇杷树下走过的
  一个个着长袍的古人
  他们面目高冷
  像还没有熟透的枇杷
  像内心干净的风
  拂过树叶,拂过记忆里的苍苔
  唯有鸟儿,可以自由的
  上下翻飛
  它们是使者?
  是告密者?
  是穿越两个人内心的一道道时间之光?
  在枇杷树下
  你可以安心地和古人握手,吃茶,对弈
  时光就会慢慢地
  抵达你们的内心
  与你们握手言和
  李东风的诗
  刀命
  这把刀
  样子丑陋古怪
  看起来有些吓人
  卖刀时河东王铁匠神情像个判官
  他说打这把刀
  是照着小鬼的样子
  狠狠锤了一个下午
  这把刀有了弧度便屈从于水性
  它杀木,杀羊,杀鲜活之物
  可它一定要在砂石上
  才能磨去额头上的孤独症
  这个无辜的凶手,躲在人间
  隐忍,敏感,不敢说话
  它绷紧神经的样子
  像一只弓着身体的猫
  孙万江的诗
  过嘎隆拉雪山去墨脱
  扶雪花而上。
  乘大风过嘎隆拉山,过生死雪山。
  拾起一把雅鲁藏布江的涛声,投向原始丛
  林中的鸟唱。
  路,哪来的路。分明是雪一样的路,棉花
  般的雪。
  山,哪来的山。显然是羊一样的山,斗牛
  似的羊。
  雪,沉重的雪,压弯一座座山峦。
  山,逶迤的山,托起一道道霞光。
  雅江是一把藏刀,劈峰斩山。
  门巴人、珞巴人的寨子红绿相配,点在峡
  谷岸边。
  江上的索道,是通向原创美的捷径。人与
  神的桥梁。
  哑鸣的诗
  砍柴僧
  刀磨得快不快
  不是很要紧
  关键是不怕雾大云深
  不怕天寒地冻
  枯树是本遗落在野外的经书
  等着有缘人来阅读
  挥起雪亮的刀
  飞溅的木屑
  就是三千世界重重的烦恼
  一个负薪的身影
  穿行于枯瘦的山水间
  身后的云雾
  前方的炊烟
  像两页烂熟于心的佛经
  放下柴担的一刻
  浑身滚落的汗水
  是他从山中带回的一团云雾
  可以为天寒地冻中的每一个身影
  火热说法
  以梦为马的诗
  36岁
  三天后,就满36岁了。
  这是个什么样的年纪?我在心里,
  无数次问自己。
  站在窗前久了,再抽一支烟吧,
  那些熟悉的名字和场景,
  在烟草的明灭间,
  清晰了又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那些上一个本命年时,系念的禁忌,
  被抛在脑后,嗤之以鼻。
  此刻,似乎已经敢于面对,
  藏在肺腑深处的孤单,
  和隐在月影里,亦步亦趋的黑暗。
  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
  重复尘世荒芜,人生失真。
  尽管一再失败,我仍然愿意,
  把前路铺满芬芳的花瓣,
  等一场命中注定的风来,
  在花香氤氲里,挽留青春和爱情。
论文来源:《延河·绿色文学》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76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