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阿拉伯国家智库在政府决策中的作用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全球智库的迅速发展,智库在政府决策中的作用越来越受到学界的重视。本文从智库影响政府决策的视角探讨阿拉伯国家智库在政府决策中如何发挥作用,并分析阿拉伯国家智库影响政府决策的主要路径。同时借鉴国外智库发展经验,推动我国新型特色智库的建设。
  关键词:阿拉伯国家;智库;政府决策
  智库,作为国家发展的“软实力”,是以政策研究为核心,以影响政府决策为目标的研究机构。随着近年来各国都高度重视智库建设,全球智库发展迅速,智库已成为一国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在政府决策方面的作用也得到了越来越多学者的认可。除了向政府机构提供咨询报告以外,智库还会通过多种渠道影响社会各界人士的认知和公众舆论。阿拉伯国家的智库虽然起步较晚,但近年来发展迅猛,无论是数量上还是质量上都有明显的提升,并在政府决策上的影响和作用越来越显著。
  一、阿拉伯国家智库的类型和特点
  按照组织属性,阿拉伯国家智库可分为:官方智库、半官方智库、民间独立智库和高校智库;按组织规模可分为大型智库(200-1000人)、中型智库(50-100人)和小型智库(10-30人);从资金来源可分为政府或王室资助型和民间资助型智库。前者最具代表性的有阿联酋战略研究中心和巴林战略研究中心。阿联酋战略研究中心的创始人和总裁是阿联酋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因此该智库具有王室背景,经济实力雄厚。而巴林战略研究中心始终将为巴林王室决策者提供政策建议作为重要使命,官方背景深厚,也一直受到王室资金和人力的支持。
  阿拉伯国家智库尤其以海湾地区智库发展突出,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影响力上在阿拉伯世界都是处于领先地位的。海湾地区的智库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国家智库经济实力较强,大多背后受到王室或政府的支持,所以这类智库大多发展迅速且实力较强,在阿拉伯世界有较大的影响力。其中包括沙特的海湾研究中心(The Gulf Research Center)、隶属阿联酋外交部的阿联酋的战略研究中心(The Emirates Center for Strategic Studies and Research),依托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建立的卡塔尔半岛研究中心(Aljazeera Center For Studies)等。相比之下长期受战乱、冲突困扰的小国家的智库则接纳企业、外国政府和机构的援助。还有一类智库主要以高校为依托,虽然也有为政府建言献策的职能,但主要以民意调查和学术研究为主。如阿曼苏丹的塔瓦苏勒研究所(Tawasul)、伊拉克的隶属巴格达大学的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也门的民意测验中心(Yemen Polling Center)均属于这一类。
  二、阿拉伯国家智库在政府决策中的作用
  智库不仅能够影响政府的决策,同时还起到教育民众的作用。智库培养了许多杰出人才,一些阿拉伯国家智库借鉴美国著名的旋转门机制,智库人员可以到政府中任职,卸任的政府官员也可以到智库做研究人员,形成人才的交流转换。此外,智库针对当前国内外热点问题,通过完成课题和咨询报告、发表论文、著作以及网络、媒体等宣传他们的主张,从而影响政府决策和社会舆论。
  (一)为相关部门提供合理化建议
  智库最基本的职能是生产思想产品,为政府提供专业性的政策建议。阿拉伯国家智库的研究不仅仅局限于国内热点社会问题,而是涉及全面的国际局势、区域性问题和突发事件,特别侧重阿拉伯国家和区域性组织及世界组织间的发展问题和互动趋势。从长远利益出发,为政府预测地区问题和国际局势的未来走向,组织专家学者和政府官员进行研讨,提出符合国家利益和社会需求的政策思想和价值理念,并拟定前瞻性计划。但是,阿拉伯国家智庫的思想主张并不局限于短期内被政府采纳,而是希望通过与政府和民众的对话将这种理念逐渐深入人心,被决策者接受并贯彻到政策决策中。
  此外,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使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合作更加频繁,与此同时伴随而来的还有摩擦的增多。因此在解决外交事务中重点难点问题上,阿拉伯国家的智库可以凭借非官方的学界身份,充当各国政府之间的“第二外交轨道”,发挥非官方外交渠道的作用,在各国政府谈判陷入僵局时为政府决策建言献策,并对其中的敏感部分做出合理解释,缓和国家之间的外交氛围,最大限度地促进问题的合理解决。
  (二)为政府输送人才
  阿拉伯国家智库的研究人员不止有来自各个领域和行业的知名学者,还会聘请一些离任的政府官员作为研究人员。这些政府要员大多为外交官或顾问,除了具备较强的研究能力和学术水平外,对国家政策也有更精准的认知和政治敏感度。
  另一方面,一些智库也会招收优秀的应届博士或者硕士重点培养,为他们提供向前辈学习和参与课题项目的机会,而其中一些研究人员则有望向政界发展,到政府机构工作。如巴勒斯坦国际事务研究学会就有专门针对青年的培训项目。
  智库除了将优秀的学者专家输送到政府机构工作,还为政府工作人员提供培训计划来提高他们的工作能力和领导能力。如阿联酋战略研究中心、阿拉伯规划研究所、伊拉克中东研究所和海湾研究中心等都有这样的培训项目。
  (三)引导社会思潮,影响外交决策
  随着媒体多元化的发展和社会舆论的商业化,阿拉伯国家智库也越来越重视媒体的影响。智库需要借助这些媒体将自己的主张和思想传播出去,能够影响社会思潮和舆论导向。而这种社会舆论导向,也会间接影响政府的决策。除此之外,媒体作为信息传播的载体,也需要借助权威智库的主张和研究成果,来提高自己公众认可度和社会影响力,所以媒体和智库是相辅相成的。一个典型例子就是卡塔尔的半岛研究中心和半岛电视台。此外,随着网络信息的发展,阿拉伯国家智库大多重视网站建设,并在自己的官网及时发布信息,其中包括研究中心的学术活动、公开发表的一些论题和报告还有媒体的评论等。并通过与其他智库和论坛进行合作扩大智库的吸引力和影响力。   三、阿拉伯国家智库影响政府决策的方式
  政府决策的制定过程是一个复杂的、由多种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动态过程,智库本身并没有决策权,只能通过多种途径间接影响政府的决策,阿拉伯国家智库影响政府决策的途径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智库人员有政府或国际机构的任职背景
  不少阿拉伯国家智库的成员有在政府或国际组织任职的经历,这样的研究人员具有熟悉政府机构相关部门的工作流程的优势,并在政界有一定的人脉、地位和影响力,能够帮助智库更清晰的了解当前的政策导向和采取更有效的方式开展工作。例如约旦大学战略研究中心主任马萨·施特维(Musa Shteiwi)在进入研究中心之前曾在约旦政府工作过,还于2006年5月至2007年2月担任联合国西亚经济社会委员会(UNESCWA)地区顾问,为埃及、巴林、科威特、阿曼和约旦的社会发展与社会政策提供技术性、战略性支持。阿拉伯思想论坛秘书长穆罕默德·纳赛尔·塞勒姆·阿布·哈穆尔(Mohamed Nasser Salem Abu Hammour)在约旦中央银行和财政部工作多年,历任研究员、部门主管、委员会副主席、顾问、部长等职务。也门民调中心总裁哈菲兹·阿尔布克里(Hafez Albukari)曾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担任过为期一年的研究员。
  (二)撰写著作或报告,定期发行刊物
  沙特的海湾研究中心公众参与度高,对外联系广泛,自成立以来一直为海湾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和外交决策提供智力支持。中心每年撰写的《海湾年度发展报告》内容全面客观,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在海湾问题研究领域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并被评为海湾问题研究者的向导。阿拉伯思想论坛除了出版书籍和会议记录以外,还以阿拉伯语发行了一本双月刊《Al Muntada》以及英文季刊,在学界具有一定的传播度和影响力。
  黎巴嫩的阿拉伯统一研究中心出版的著作主要以政治领域为主,2017年至今已出版著作16本,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有《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和石油危机期间的经济改革》和《阿拉伯媒体:转型下的投资变化》。
  阿联酋战略研究中心的出版物分为三类,一类是以研究中心近期会议发布的论文集整理成册;第二类是研究中心被委托或研究人员独立完成的著作;第三类是将最新最具代表性的著作翻译成阿拉伯语。若按照专题来分,则分成阿联酋论文系列、阿联酋讲座系列、战略研究和国际研究四类。
  (三)组织各类会议讲座,加强对外交流
  阿拉伯国家智库通过组织各类研讨会和论坛活动,扩大与其他知名智库的专家学者、他国政府要员以及各种媒体的交流,以此提高智库的影响力,并传播智库的观点和本国政府的态度。
  2017年9月19日巴勒斯坦国际事务研究学会组织的一场题为“耶路撒冷和巴以冲突”的会谈就有意大利众议院议员阿图罗·斯科托(Arturo Scotto)和罗伯托·斯珀兰萨(Roberto Speranza),以及意大利驻耶路撒冷总领事法比奥·索科洛奇斯(Fabio Sokolowicz)出席。2017年9月7日,学会举办的“耶路撒冷问题”会谈邀请的是希腊总领事克里斯托斯·索非亚诺波洛斯(Christos Sofianopoulos)。2017年8月30日,加拿大驻巴勒斯坦拉马拉的代表处参赞兼政治处处长伊恩·安德森(Ian Anderson)对学会进行访问,这一举动实际体现学会在巴勒斯坦对外交往中占有一定分量。
  此外,积极建立与其他智库机构的交流合作,扩展广泛的国际合作关系,即时智库增强研究实力和影响力的方式,也是智库影响政府决策的路径之一。
  巴勒斯坦国际事务研究学会是巴勒斯坦非政府组织网络、欧洲地中海研究委员会、阿拉伯非政府组织发展网络的成员。海湾研究中心重视开展与海湾地区有关的研究活动,有助于推动海湾国家的研究人员进行学术交流,从而为海湾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研究支持。中心在世界许多地区设立了分支机构,如日内瓦的海湾研究中心基金会和剑桥海湾研究中心,日本东京也有一個分支。中心和威尼斯基金会还共同长年支持威尼斯福斯卡里宫大学一项致力于海湾研究的学术项目。
  塔瓦苏勒研究所拥有18个国际合作关系和合作伙伴,如联合国全球契约、美国-中东伙伴关系倡议、美国国际共和学会、德国康拉德·阿登纳基金会、美国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雷迪管理学院、美国微软公司、澳大利亚沃利帕森斯集团等,可以看出该研究所在建立伙伴关系的时候兼顾了政府、国际机构、非政府组织、院校和企业。
  参考文献:
  [1]李意.阿拉伯国家智库:发展态势与特点[J].西亚非洲,2016(4):129-145.
  [2]约翰·L·桑顿.智库对于国家间关系的三大作用[J].全球化,2013(7):34-35.
  [3]梁盼盼.黎巴嫩智库发展现状及对我国智库的启示[J].阿拉伯研究论丛,2016(2):262-272.
  [4]王义桅.公共外交需要智库支撑[J].公共外交季刊,2013(3):10-14.
论文来源:《传播力研究》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97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