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在感性与理性中徘徊、否定并寻找自我

作者:未知

  摘要:作为独树一帜的文艺导演王家卫,他在电影艺术方面的成就是无法否定的。寡言少语的他依旧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当时的国外。有人说他不懂沟通,也有人说他思想活跃、善于讨论。其实他不太喜欢说话,也很不喜欢现身说法的解释,所以他说:“你要是喜欢我的电影,没必要认识我这个拍电影的人。”对于很多外国友人说他是中国电影界的“诗人”。但他并不是很认可,在他看来中国电影界只有一位诗人,那就是费穆。作为编剧出身的王家卫,在电影拍摄时并不被剧本本身束缚,而是随心所欲地去创作。有时候甚至会让演员摸不着头脑、不知如何下手表演,但正是这种“漫不经心”成就了很多部经典作品。
  关键词:王家卫;含蓄美;隐喻;叙事方式;视听语言
  一、欲盖弥彰的隐喻表达
  隐喻运用在影片中随处可见,然而由于不停地营建和渲染,以及很多貫穿全文的旁白作为辅佐作用,隐喻就显得欲盖弥彰了。在他的作品《东邪西毒》中,他用大漠和波光来隐喻人心,来反映人情感的匮乏、冷酷,但也有对人心美好与善意的憧憬和向往。这部电影与张爱玲的经典小说《爱》的经典语句十分相似,爱中的“时间”、“无涯”、“荒野”是小说爱的关键字眼,而在这部电影中“节气”、“荒漠”、“水面”正是这部影片中观众所要关注的点,也是导演所隐喻的爱的无奈,波光粼粼的水面反射出来的光斑打在桃花的脸上,是她对自己对现实的无奈。欧阳锋倒影在明镜般的水面上,暗示了他心如明镜的生活却也逃不出现实的魔爪。自古中国艺术贵在含蓄,隐喻的含蓄表达使得王家卫电影在艺术成就方面达到极高的位置。在他的作品《阿飞正传》的那只永远不停息的蜂鸟,暗示了主人公无论如何不停息的性格特点,含蓄地表达了整个时代的不停息的历史局限和悲哀。导演在向观众表情达意时,并不直截了当的告知观众,而是通过隐喻的形式传递信息,从而增强影片大电影感。
  王家卫导演最擅长对细节的捕捉,他所导演的电影中的每一个艺术元素在观众来都是必不可少的,无论是画面、音乐还是对白,甚至是一个小小的道具都有着导演别出心裁所赋予它那特殊的象征意义。它影片中所出现的烟、镜子、酒、罐头、旗袍、绣花鞋等道具的使用都增加了主题表达的含蓄性。王家卫导演对这些像玻璃、镜子、水面等道具情有独钟,他擅长于用这些道具去刻画捕捉人,借此来体现剧中人物当时的特殊心境,这种效果在他的作品《春光乍泄》中表现的尤为突出,导演也借此来表现主人公何宝荣和梁耀辉之间的就扯不清的关系。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道具烟了,烟是贯穿这部电影的重要元素道具,它也被赋予了特殊的象征意义,烟雾弥漫就像是他们那种说不清的关系,说不出情感。每次何宝荣那句“不如我们重新来过吧。”一出现,香烟也会弥漫整个屏幕,香烟代表的正是这份断不掉的情。
  “旗袍”是他另一部作品《花样年华》中最独特的道具,也是最具有特殊的象征意义的道具。苏丽珍的二十七套旗袍是她不同心境的外化表现,起到了塑造艺术形象的作用。而那双绣花鞋在片中前前后后出现了四次,也掩藏不了它的象征意义。苏丽珍在周慕云家中时有次不巧的撞上房东,为了避嫌,她就把自己的绣花鞋留在了他家而穿着周妻的皮鞋假装下班回家。后来周慕云一直珍藏着这是绣花鞋,就连后来去新加坡都带着。绣花鞋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它意味着周慕云对苏丽珍美妙而纯正的爱,是他们恋情的见证者。同样在多年以后苏丽珍去新加坡看望周慕云时带走了那双绣花鞋,周慕云翻遍房间也没有找到。也是通过绣花鞋的消失来暗示他们之间爱而无果的残酷现实。这些都是导演将道具的象征意义运用到极致的体现。欲盖弥彰的英语表达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王家卫独有风格的形成。
  二、别出心裁的叙事方式
  如果说人物、场景、道具等等细节是一部电影的血肉,那么叙事方式一定就是这部电影的骨架了。平面设计出身的王家卫不仅在美学方面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表现方法,还在叙事方面有着自己的个人风格。在王家卫看来,很多时候时间和空间都不是固定不变的横竖轴线上的点,而是一种意识形态。所以在他的作品里面,很多时候都不会有确定的时间和地点,取而代之是一些很小的细节,比如《阿飞正传》里面的那只所谓的无脚鸟、《东邪西毒》里面的那些至今都还在说的节气、《花样年华》里面的那忘在房间里面的拖鞋、《2046》里面的房间号等等,他所讲述的故事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都可以存在,甚至可以说他所叙述的故事和情感在当今社会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还依然存在着,依然被人们所感受着。这也是为什么王家卫的电影可以经久不衰。他就是把这些实实在在存在却又可能感受不到的东西穿成一条线展现在人们眼前,从而表现了现实社会中很多事情的无序性和偶然性在被串联之后,会形成必然的结果。这种打破传统的时间线、空间线的叙事方式,多采用意识流叙事、网状交叉叙事、平行叙事等手法,这些叙手法也最终形成了王家卫的个人风格——精神世界的存在主义。
  自我风格强烈的王家卫导演并不在乎正规、传统的方式、方法,而是追求创新、追求突破、追求自我表达。所以意识流的叙事方式、网状交叉叙事方式、平行叙事的方式就在他的电影中随处可见了,不管是自编自导还是同其他编剧一起,这都是他个人风格的体现。他的这些叙事方式有的时候像是秋天的落叶到处飘零、有的时候像是落叶上的经脉分散又交叉、也有的时候像是水流齐头并进......在王家卫的首部电影《旺角卡门》中,叙事还是很容易去明白的。而从第二部电影《阿飞正传》开始,意识流的叙事方式就开始大量使用了,一直到后来的《花样年华》以及最新的《一代宗师》都是如此。
  在《阿飞正传》中,导演先是给出旭仔和苏丽珍两个暧昧不清的关系,来奠定旭仔追求自我内心不愿被世俗牵绊的性格特征,形成了他的感性色彩。然后通过旭仔这条叙事线不断地延伸,与其他苏丽珍、梁凤英、超仔、养母、歪仔等叙事线形成网状交叉叙事,从最开始旭仔与苏丽珍暧昧关系到旭仔为养母殴打男人从而与梁凤英相识暧昧、再到间接牵引歪仔、梁凤英关系,中间还穿插着超仔和苏丽珍的相遇等等,直到最终以国外相遇的方式交叉了旭仔与超仔两条叙事线,这些一开始看似无法交融的线都被交融了,可是交融的目的是什么呢?通过这么多叙事线的交融,其实都是为了将完全感性的旭仔同其他人或多或少的理性进行对比。但是对比的结果却是无从而知的,就像你永远无法证明到底是感性更好还是理性更好一样。这总体来说还是一种意识流的叙事方式,影片从片头开始就是一只鸟和大片的深林以及一些独白,给观众营造出一种感性世界的意境美。不仅开头如此,导演还从旭仔的为人处世方式以及独处时候的样子去表现。比如与苏丽珍相识相处的方式是从每天一分钟演变的、在知道养母被灌醉后殴打男人、在梁凤英离开时说出走了就永远别回来的话、还有一个人在房间跳舞的开心场面等等,包括旭仔最后的死法竟然是火车上无厘头的枪杀,通过意识流的叙事方式去表现他的感性最好不过了。或许这就是王家卫导演的高明之处。   三、不被束缚的视听语言
  自从有声电影时代开始以后,不仅画面、拍摄技巧的处理是导演们关注的重点,音响和音响等声音方面的运用也成了它们关注的重点,但那是所谓的视听语言依旧是只是帮助导演更好的叙事,更好地把要讲的故事、要表达的道理通过这些艺术手段更好的展现给观众看。王家卫导演在视听语言和叙事的结合方面做得十分完美,无论是拍摄技巧、音响音乐、还是光影色调方面都是如此。
  大量的特写运用和是王家卫表现人物清晰的重要手段,因为大家都知道人的其实是会说话的,有的时候一个表情、一个眼神会比一句话更能表现一个人的情绪状态,正如那句话所说:“谎话张口就来,但是表情是不会骗人的。”所以特寫镜头的大量使用在王家电影中出现并不奇怪,特别是《东邪西毒》和《一代宗师》。比如说在《东邪西毒》,整部片子以欧阳锋的独白为线索讲述了几个不同人之间的爱恨纠葛,作为杀手中介的欧阳锋与他的买家们有过很多对话,在此期间采用了大量的特写镜头和慢镜头展现把任务的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影片一开始首先是茫茫的沙漠紧接着就是欧阳锋的自述,他讲述的时候,导演运用了很长时间的特写镜头,中间穿插了大片的空镜头沙漠,通过特写加远景再加特写的手法来表现在这个大环境下这个人物的渺小,同时通过特写时人物脸上的表情体现这个人的无奈与坚定。通过台词我们也可以得知欧阳锋是个十分理性的人,他愿意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所以说他是无奈且坚定的。在讲述黄药师与慕容燕(嫣)时,同样采用了大量的特写镜头,把慕容燕的爱恨情仇表现的十分到位,第一次慕容燕遇到黄药师是大燕国公主的身份十分尊贵冷酷,但是却为了黄药师放下身段穿上女装,他们一起喝酒约定时候的脸部特写和后来黄药师没有赴约的时候的脸部特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个特写镜头将慕容燕的期待与渴望和后来的失落、绝望解剖出来呈现给观众,让观众一下就体会到了人物的内心。包括描写表面风流、容易获得女人真心的黄药师也是如此,每次都会给黄药师很多特写镜头,将黄药师眼神中的迷幻、感性展现出来,让观众身临其境仿佛自己就是那个被黄药师盯着看得人。影片最后时候大嫂的推镜头令人深思,随着镜头缓缓推进,大嫂也从最初中近景时候的有一些按捺不住到最后推至特写时的绝望痛苦。从中近景一直推到特写这个过程,是大嫂自我醒悟的过程也是她自己对自己的一个认识认知,从最开始的倔强嫁给欧阳锋哥哥到冲动后的孤独和无尽的思念和痛苦,她对自己内心的认识使得她的倔强土崩瓦解。这样一个小小的推镜头就能够展现人物内心复杂世界,是王家卫导演对镜头语言完美把控的体现。
  设计学出身的王家卫对美学有着特别执着的追求,除了对这些镜头语言的完美掌控以外,还依据自己心境走进角色的内心,大胆使用各种光影色彩。王家卫电影在视觉上的讲究,大到影片的整体色调,小到人物着装颜色,不存在哪一方面的忽视或重视。这一点也不是说在他的哪一部作品有所体现,而他的每部作品都是如此。《阿飞正传》中那大片的绿色是为了表现主人公旭仔对自由、无拘无束的向往,一个所住大房子里却总是昏暗的走廊和房间是把旭仔拉回现实的体现,让观众深深体会到旭仔的渴望自由却又无法摆脱现实的命运,这样理想主义感性化的他注定会在时代的变换中走失。《东邪西毒》那大片大片的黄色沙漠暗示了片中每个人物内心的荒芜和孤独,在这荒芜的大背景下女性都被导演安排穿上了红色这样扎眼的颜色,是为了表现女性在情感世界的被动地位,就算是在显眼的地位也逃脱不了现实的束缚的。《一代宗师》是王家卫所导的离我们最近的一部电影,这部影片通过色彩的明暗对比和色调的冷暖对比把人物的内心世界外化,形成具象化的表现形式呈献给了观众。冷色调的开场就是叶问同一群人在雨中打斗,这样又是黑灰色的大量使用,营造了叶问在武林打斗的正常场景。现在为人物设定一个冷冰的场景,这样的话更利于表现这个冷酷人物的情感,也为时代的变迁奠定的基调。整部片子除了武林惯有的庄严神秘的黑色,就是叶问同自己的妻子在一起的微微泛黄的暖色调,表现了叶问同妻子彼此的温暖情感,但是着装方面还是暗色系、冷色调,以此来暗示大时代下的人们只能顺着时代发展而前行。而宫二这个人物,导演赋予了他叶问一样的冷酷背景,但是她也终究是女生有着自己的爱恨情仇,所以她的出现多采用暖色和冷色调的结合。冷色系的衣服穿在这个暖黄色皮肤的宫二身上,更加显得她作为一个女生、一个武林高手女儿所承受之重。
  所以说,王家卫导演是电影节的奇才,能够将人物的情绪通过视听结合的技巧完美的外化。尽管如此还是没有人敢说自己完全看懂了王家卫导演的作品,因为人心人性本来就是无法被真正明确定义的,艺术本身也不一定是用来看懂的,而是用来欣赏的。
  四、结语
  王家卫导演对于艺术的追求,不拘于客观和细节的束缚。在胶卷电影的时代中并不怕浪费胶卷,经常对镜头和演员的进行多次尝试,使得他的电影视听感达到极佳。电影的艺术画面、风格形式也总能在世俗电影中脱颖而出。对于任何电影细节细微的把握,从秋毫到极致、从始至终的表达着自己独特的想法和艺术风格。他就像是一个画画的孩子,看上去是在随心所画,但是颜色、构图、演员、台词、更重要的是想法,却为他的作品撑起了一片天。
  参考文献:
  [1]潘国灵.王家卫的映画世界[M].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2005.
  [2]强小柏.动画电影语言的技巧与运用[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
  [3]彭吉象.影视美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
  (指导教师:李志方)
论文来源:《传播力研究》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991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