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半个世纪的“乒乓生涯”

作者:未知

  1961年,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在我国首都北京隆重举行。这期间,老百姓几乎天天都能从收音机里,听到我国乒乓健儿获得一个又一个优异成绩的喜讯。尤其是几位男选手的消息,通过解说员的精彩描述,更是球迷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那年,我正在读小学五年级。社会上一时兴起了“人人打乒乓球”的风气,自然也影响到各个学校。课间休息十分钟的铃声一响,同学们就争先恐后奔出教室,跑到校同里那简易的乒乓球台前,挥拍打上几轮。有时候,体育老师还在一旁指导一番,但毕竟不是专业教练,只能教一些简单技术。不过长期坚持下来,还是有一定的进步。我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接触乒乓球运动,并喜欢用“直拍”球拍,擅长“左推右攻”的打法。
  参加工作后,我的乒乓球水平,在单位里小有名气。常常在工作之余,和同事们打上几盘。我工作的单位属于国家部级所辖机关。那年,部里举办在京单位“乒乓球大赛”,我被选为球员随单位乒乓球队参加比赛。记得打“团体淘汰”赛时,我们队是在部机关一个小型舞台上比赛。我有幸被指定为三人组成的团体赛成员之一,虽然那两位老大哥选手比我厉害,但在强手如林的大赛中,最终只打败一个单位,再进入第二轮比赛后,就被人家淘汰出局了。
  “文革”期间,我工作的这家部属机关解散了,我被分配到北京地方工厂上班。工作之余,仍酷爱打乒乓球。印象中,我最难克的对手,是一位空军复员的司机张师傅。他体胖魁梧,如一尊弥勒佛,手持“横拍”(俗称大刀拍),往球台前一站,无论你如何左推右攻、近搓远拉,还是跳起来狠命扣杀,他总能想办法把球给你对付过来,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难怪被人称之为“怪球手”啊!
  “怪球手”是一位可敬可愛的前辈,在他的积极提议、支持下,不久成立了厂乒乓球队,我被任命为队长。我们队除了在厂里活动外,还经常外出打比赛。虽然输赢备有千秋,但那段属于我个人美好的“乒乓球运动史”,至今仍难以忘怀。
论文来源:《北广人物》 2019年1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2996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