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春季访友

作者:未知

  摘要:笔者有很多朋友,但是最喜欢,最交心的还是那不会言语、擅长倾听的大自然。本文以笔者的一次春季踏青经历为主线,抒发了笔者对春季的热爱之情。
  关键词:春季;访友;大自然
  无数次,笔者梦到春天,在梦中渴望着一场如梦如酥的春雨,用潮湿的掌心抚摸着门前的大槐树。为何不见你婉约的柔情,穿越灰色的冬季,来到笔者痴痴守望的梦中。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整个世界从一个冰冻中苏醒过来,换上了一身新装。春天是一个充满活力、生机勃勃的季节,随着春天的到来,大地焕然一新,一切可以重新开始。
  春天,它没有夏季的热情,没有秋季的高冷;也没有冬季的冷酷,它就像是一个温柔的小姑娘,轻轻地抚摸着被北风摧残过得大地。不知从何时起,笔者醉心于春姑娘的温情中,久久不能自拔。于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脱去厚厚的冬装,换上艳丽的春装,笔者走出家门,决定独自一人与大自然来一次神秘而亲密的约会。
  早春的清晨天气有些微凉,但这种凉和冬天是不一样的,冬天的早晨是冰冷的,人们自觉地推迟了早起的时间,窝在被窝里,缩在角落中。冬天的早晨空荡荡的,没有人的踪影,没有鸟的鸣叫,甚至都没有机器的运作的嘈杂声,天地间仿佛死寂一般的静。如今不一样了,刚一出门,笔者就遇上了邻居家的阿姨和叔叔,他们都身着春装,有说有笑。看着他们红彤彤的脸颊,不知道是被对方的幽默逗得开怀大笑还是被为这来之不易的春天所感动。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笔者迈着轻盈的脚步,走进了大自然的怀抱中,与春风撞了个满怀。空气中的味道是极好的,没有了冰冷,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夹杂着阳光和花香的暖,这种暖是最醉人的,这种暖包含着令人感动的柔情,让人觉得春姑娘是一位奇特、勇敢地好青年,她选择在万物萧条的冬的尽头,用手中的画笔为世间万物添加色彩,让它们踏着最柔媚的那一缕春光,相拥而至,把无限生机带给人间。早晨,你好!春天,你好!
  笔者没有选择坐车,也不打算进入深山古林寻找春的足迹,因为放眼望去,就在眼前,春就在身邊,何必花费一两个小时乘车,浪费那大好春光。
  抬眼望去,高楼大厦镀上了一层金光,冰冷的钢筋水泥建筑也变得温暖起来了。人们说高楼大厦是冰冷的,高耸入云,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使得整个城市变得越来越没有人情味。但是在笔者看来,眼前的景象给人的感觉是温暖的,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抚摸一下那似乎可以触摸到的早春的阳光。笔者确实这样做了,怀着好奇的心情,笔者伸出手去触摸了所能触及的建筑表面。真冷,笔者急忙缩回手来,原来只是幻觉,温暖的是春光,怎么能是建筑呢?笔者笑了笑,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多么惹人可笑,而是通过亲身实验验证了自己的感觉,有了新的情感体验、积累了新的生活经验这样就是值得的,是多么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笔者继续自己的行程,沐浴在阳光中,沿着笔直的马路散步,不知不觉中来到了熟悉的校园中。校园里好一派春光明媚的景象。柳树抽出了细细的柳丝,上面点缀着淡黄色的嫩叶;小草从泥土中探出了小脑袋,一丛丛、一簇簇,又嫩又绿;花儿竞相开放,红的像火,白的似雪,粉的像霞,五颜六色,光彩夺目;学生们也脱下笨重的冬装,换上既轻便又鲜艳的春装,嬉笑打闹,你追我赶,好不热闹;小鸟而听到孩子们的欢笑声,也飞上枝头,欢快地歌唱,用动人的歌喉迎接春天的到来。操场上早已人满为患,孩子们不再躲藏在温暖的教室中,而是抱起了篮球、足球冲上操场,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笔者被他们的热情所感染,于是加入了他们,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赛,感受到了人们迎接春天的热情。
  筋疲力尽地离开校园后,笔者放慢了脚步,以便恢复体力,继续拜访春季好友。这一次,笔者来到了小区附近的公园中。晨练时间已经结束了,人们陆陆续续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赶去上班或者去送孩子上学。还有一些人刚刚走出家门带着自己的孩子晒晒太阳。整整一个冬季没有出门的小朋友们,一脸兴奋。有些孩子咿呀学语,用“婴语”表达着自己的喜悦;有的孩子蹒跚学步,踉踉跄跄,时不时与大地来个亲密接触;还有的孩子迈着自己的小短腿,与自己的宠物追逐打闹。穿过人群,笔者继续前进。公园中有座古桥,它也是笔者要拜访的一个老朋友。这座老桥像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在这涧水上不知道站立了多久。它弓着腰,俯身凝望着那水中的人影、鱼影、月影。岁月悠悠,它见证了笔者从幼儿成长为祖国大好青年的生命过程。波光明灭,泡沫聚散,唯有古桥依然如旧。
  走下古桥,笔者来到了一片树林处,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时,鸟儿呼唤着笔者的名字,邀请笔者进去做客。踩着柔软的泥土,笔者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春回大地。所有的生命都孕育在这柔软而平实的大地上,所有沉睡的种子正在悄悄发芽,等待时机破土而出。笔者环视四周,光秃秃的树枝上重新长出了绿芽,大树重新苏醒了。这里的每一棵树都是笔者的知己,它们从发芽到落叶,再到发芽重焕新生。生命的一个轮回对它们来说是很短暂的,也是频繁的。笔者时常担心,历经寒冬的摧残,来年春天这些树朋友们是否还健在?事实证明,笔者的担心是多余的,它们在呼啸的北风中拼命忍耐,为的是能与笔者再次相见。感谢你们,我的大树朋友们!为了表示感激,笔者靠在一棵树上,静静地感受,仿佛自己也是一棵树,脚下长出的根须,深深扎进泥土和岩层;头发长成树冠,胳膊变成树枝,血液变成树的汁液,在年轮里旋转、流淌。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太阳已经升到了天空的正中央,周围的人们也带着孩子回家了。见此情景,笔者依依不舍地与树朋友再见。
  要穿过公园,才能到达笔者的家中。其实,这公园的一切,哪个不是笔者的朋友?笔者热切地跟它们打招呼:你好,流动的河水!你吟诵着一首首小诗,是邀笔者与你唱和吗?你好,错落的假山!虽然你的身躯不够挺拔,还是给人们带来了欢乐;你好,喷涌的音乐泉,你多样的歌喉,为安静的公园带来一丝生气;你好,悠悠的白云!你洁白的身影,让天空充满宁静,变得更加湛蓝。你们好,亲爱的朋友们,你们为春天带来无限生机,为春天谱写生命乐章。春,绝对是一幅包含着生命力的画卷。
  回到家中,赫然发现院子中三七、仙人掌等植物长出了新的绿叶;阳台上淘气的云雀也在叽叽喳喳地在谈些什么。原来,春天早已来笔者家中拜访!
  参考文献
  [1] 曹祥汉. 在岁月的沉淀中放飞梦想[N]. 中国有色金属报,2017(01).
  [2] 吴晓东. 战时文化语境与20世纪40年代小说的反讽模式——以骆宾基的《北望园的春天》为中心 [J]. 文艺研究,2017(07).
  (作者单位:江苏省泰州市姜堰中学)
论文来源:《科学与技术》 2019年1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377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