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作者:未知

  白居易有诗言:“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况此残灯夜,独宿在空堂。秋天殊未晓,风雨正苍苍。不学头陀法,前心安可忘。”
  很早以前就接触过这首诗,那时尚处于家庭温暖中的我并没有太大的感触。而今,独自在外,突然间看见了,心中就泛起一阵酸意。我知道,那酸意是思念击中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所带来的,那泪水是相思在眼里溢满泛滥成灾所造成的。我思念他们,我的父母。
  我父母在我一岁的时候便外出打工了,小时候的记忆里好像从来没有他们的影子。所以,在上高中以前我从不懂想家的感觉,思念父母的滋味。姐姐说我是个冷血的人,对家人,尤其对父母从来没有表达过任何的爱意和不舍,甚至于以前得知父母要回家的消息并不会感到高兴,反而有些不快。我并不排斥我的父母,虽然少了些许亲近,但总体上和他们的关系是和谐的。但是那时真的就是高兴不起来,还有些害怕。他们每次回家后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什么时候走啊”,虽然是单纯性的发问,但真的给我父母不小的冲击,他们觉得我是讨厌他们的,于是他们就每个月回来一次。后来我上了高中,一个星期回一次家。他们也因为工作调动可以经常回家,专挑我回家的时候。每次回来,都要跟我谈心,关心我的学习,晚饭后拖我去散步。虽然这些事很平常,而且频率也不高,但就是因为这些小事让我在高三的时候开始想念我的父母,思念这些平凡事中的小温馨。
  高三是一个月放一次假,最开始的状态挺好的,没觉得有什么,对父母也是很正常的想念。到了后来,这种想念变得越来越疯狂。我妈后来说她不同意我复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疯狂的想念。刚开始是一个月一次的电话,然后是半个月一次,过了大半期,就是一周一次,最后就变成了一天一个,而且只有哭声。我妈也是个急性子,听见我哭不说话,就挂了,然后我又打過去,还是哭,她又挂,我又打,她再挂,我再打……我妈说那段时间快被我逼疯了,每天都睡不好觉,时刻注意着手机,只要电话一响毫不犹豫地接。那一刻,我是真体会到了父母对子女默默的爱,默默的关心,默默的付出。
  来学校报道的前半个月,我妈就开始替我打点行装。除了行李箱以外,还有三大行李袋的东西,在学校需要的一切东西都从家里带来了,报道那天连我爷爷都出动了。我妈说外面的东西哪有家里的好,还贵啊。开始是觉得我妈是心疼钱,但当我枕着我妈给我做的枕头,听着别人抱怨学校的枕头不好时;当我穿着我妈给我做的拖鞋,看着别人还在纠结买哪双便宜又暖和的鞋时,我彻底明白了——外面的东西,哪有家里的好啊!我没怎么出过远门,不适应是有的。刚开始只是吐槽学校,让她不要担心我,后来就疯狂想家。又开始给她打电话,以至于她的开场白都变成了“电话费不要钱啊,又打电话来”,然后我就郁闷半天。
  我明白,她并不是不想我,不牵挂我,反而是因为太想、太牵挂,才装作这样的反应。孩子在委屈时听见父母的声音就想哭,父母又何尝不会觉得难受呢?听见孩子的哭声,父母只会更伤心,听见孩子的思念,父母只会更思念。不然又怎会有“儿行千里母担忧”佳句传颂千古呢?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那是我父母。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那是平凡事中的大温馨!
论文来源:《参花·青春文学》 2019年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4195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