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阳光只余 一地暖

作者:未知

  你好,阳光
  初三(1)班的郝敏又被英语老师罚站了,连郝敏一个女生都觉得无所谓,毕竟大家都说着乡土味十足的英语,被罚站很正常啊。
  但这次让郝敏觉得丢脸的是,凭什么那个看起来长得斯斯文文,一笑带俩酒窝还脸红的叫季阳光的男生那么厉害。一口像美国电影里一样的英语发音,让英语老师边听季阳光朗诵边忍不住欣慰地点头。
  最后英语老师还激动地对大家说:“同学们,季阳光不愧是从市区过来的学生,大家要向他多学习哦。”
  等郝敏的罚站结束,郝敏愤愤地质问季阳光:“你从市区来我知道,难道市区的英语老师不同吗?”
  季阳光脸上又是一红,淡淡地说道:“你妈要是天天花大把的钱给你报英语补习班,你也这么厉害。”
  季阳光的语气里带着愤恨和厌烦,赦敏突然感觉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人家上辅导班上到厌学,自己家想多买两本辅导资料都得肉痛半天。
  郝敏第一次悲哀地想,他果真是那正午耀眼的阳光,自己就是那粒微不足道毫不起眼的尘土。
  阳光有个小秘密
  女生们一下课就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季阳光好看的皮囊,虽然郝敏也不能免俗地承认她们说得对,但郝敏还是不想承认自己确实比季阳光差得太远了。
  郝敏一如既往地在临睡前大声地念着英语,不知不觉都已经快十一点了。本来困极了的郝敏一想到季阳光那一口流利的英语,就气愤地念得更大声了,连觉都不想睡了。
  直到妈妈央求她早点睡觉时,郝敏终于爆发了:“为什么别人家的妈妈那么有钱,我的爸妈就这么穷,我要也有那条件,我能天天被罚站吗?”
  等郝敏察觉到妈妈偷偷抹眼泪时,郝敏又暗暗后悔,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能埋怨妈妈呢。
  郝敏放学后在路上踢着小石子慢慢往家走,她想向妈妈道歉,又觉得自己矫情。眼看离家不远了,郝敏转身往外婆家走去,郝敏站在外婆家门外的桂花树下喃喃地说道:“要是有个能帮我实现愿望的神灯就好了,我就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了,那样,我也不会对妈妈大吼大叫了。”
  “扑哧”一声,郝敏惊讶地回头一看,季阳光憋着一张涨红的脸,想笑又不敢大声笑的样子彻底惹怒了郝敏:“你妈有钱是她的事,你嘲笑我干吗。”
  季阳光的脸唰地一下白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一个大咧咧的女生居然相信这世界上有神灯,一时没忍住才笑的,对不起啊。”
  郝敏这才发现,原来季阳光的奶奶家和自己外婆家是邻居,难怪季阳光会出现在她外婆家门口呢。
  郝敏正想着怎么挽回点面子时,季阳光犹豫了一下说:“你要是还觉得我的道歉不够,那我的复习资料和英语磁带你可以随便用。”郝敏正惊喜得想要跳起来时,又听季阳光漫不经心地说:“反正我妈给我买了很多,我也用不完。”郝敏的心情一下子又跌入谷底了。可当她抬头看到季阳光那真诚的目光时,忽然觉得自己把季阳光想得太坏了。
  郝敏坚持要在晚自习后回外婆家住宿,理由是外婆家离学校近,可以多出些时间复习。老实巴交的爸妈欣然同意,甚至连连夸奖他们的女儿体贴又懂事。
  只有郝敏觉得有点心虚,她确实可以从季阳光那里蹭很多复习资料,但更多的,她心里有着小小的窃喜。每当放晚自习的夜晚以及每一个微风徐徐的清晨,跟在季阳光的身影后面一起走,让郝敏守着独属于自己的小秘密。
  消失的阳光带走的温暖
  每堂的英语课上,郝敏和季阳光的联合朗诵逐渐成为1班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即使有很多女生羡慕嫉妒甚至有意孤立郝敏,但郝敏仍觉得英语课是让自己最为开心的时刻。
  可这几天季阳光不再积极地和郝敏共同完成英语朗诵或者对话,他也不再向郝敏展示他一笑就有俩酒窝的略带害羞的笑容。
  无论郝敏怎样旁敲侧击询问季阳光到底是怎样变得如此失落的,季阳光都缄默不语。
  直到那天郝敏在屋子里听到季阳光的爸妈激烈地争吵,郝敏走出大门,清冷的夜色里,看着季阳光孤单倚在大门外的身影,心里莫名觉得难受。郝敏外婆说季阳光爸妈生意上遇到了些问题,两人天天吵架,大有离婚的架势了。
  第二天郝敏没有等到季阳光一起上学,这一整天,都没有看见季阳光的身影。
  直到下午放学,身为班主任的英语老师不无惋惜地说:“季阳光因为一些原因退学了,郝敏你是他的同桌,帮他收拾一下东西吧。”
  季阳光的离开就像一阵风,在同学们短暂的议论里烟消云散。
  而郝敏愣愣地盯着黑板上写着“今日值日生:季阳光”的一排小字,突然不知所措。她以为季阳光是独属于她的温暖,可当季阳光不声不响地突然消失在她的世界里时,郝敏才发现,原来她什么都不是。
  郝敏叹口气,凌乱的教室里所有的同学都已经走完了,她一点点地慢慢打扫着。
  郝敏的眼里忽然有泪滴落在尘土里,季阳光,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了。
  有阳光陪伴的温暖
  即使郝敏发了疯似的努力备考,可因为底子太差劲,结果不尽如人意,郝敏仍然离重点高中的分数线有八分之差。八分并不多,多交几千块钱就可以和过了分数线的佼佼者们一样进重点高中了。
  一向俭省的爸妈咬牙给她凑够了高昂的学费,郝敏也觉得,上重点高中一直都是她的梦想,她应该去完成。
  可当她听外婆说季阳光并没有参加今年的中考,而是直接去了一个很有名的私立中学复读时,郝敏不顾爸妈和亲友的反对,坚决地去了那所私立中学。爸妈的不解,亲友的嘲笑,郝敏通通都当作听不见。
  郝敏在老師的带领下走向讲台做自我介绍,她满意地看着季阳光明显惊愕不已的脸,露出一贯大大咧咧的笑,走向季阳光身边说:“只有咱俩认识,做个同桌吧。”
  季阳光随口问赫敏为什么会来这里,郝敏假装不经意地说:“烦死了,我爸妈非得让我复读,这里学费可真贵啊。”
  季阳光点头附和:“是啊,是啊,我也觉得贵,那我们可不能辜负了这高昂的学费啊。”   复读的日子比郝敏想象中的还要辛苦,整个初三年级都是应届毕业生,只有她和季阳光像是另类。考得好了,其他同学会说因为他们早就学过一年了;考得不好,同学们又会嘲笑他俩都学了一年了还那么差劲。郝敏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个爱说爱笑的阳光男孩愈发沉默。
  郝敏有时候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可看看身边仍然在题海里埋头奋战的季阳光,忽然觉得重新有了力量。
  她和季阳光一起攻克一道道难题,一起在课下争分夺秒地复习。她的英语已经能够考满分了,而季阳光呢,在郝敏的陪伴下,紧锁的眉头渐渐地舒展开来。
  后来的郝敏时常想起这段时光,总觉得这是她中学时代最美好甜蜜的回忆。
  他们彼此努力的目标就是考上重点高中,让那些不分昼夜的辛苦都得到收获。有时候赫敏会恍恍惚惚地想着,如果当初自己仅仅是为了陪伴季阳光,那么现在,正因为有了季阳光,自己才能变得更加优秀吧。
  当郝敏和季阳光同时收到重点高中的录取通知书时,郝敏觉得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她甚至已经憧憬着她和季阳光在高中里和复读时一样,并肩前行。
  离校时季阳光回头挥挥手说:“等我电话,我去奶奶家等你,我们一起入学。”
  阳光,感谢曾有你的日子
  郝敏一整个假期似乎都待在了电话旁边,始终没有听到那熟悉的声音。赫敏旁敲侧击地询问季阳光的奶奶,那个慈祥而老态龙钟的老人,无法给赫敏想要的答案。
  开学的日子近了,赫敏期待已久的电话铃声终于响起,她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努力用平静的语气问道:“季阳光,你什么时候来你奶奶家啊?”
  电话那头短暂的沉默后,季阳光终于略带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啊郝敏,我妈把我安排去市区的一所实验高中上学了,我不能再和你一起去上学了。”
  郝敏心乱如麻,只知道机械地说道:“哦,没关系的,你妈也是为了你能更好。”然后又故作调皮地说道:“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你妈对你的期望哦,放心吧,我本来就是和你开玩笑的,我一个人也会在新学校里好好的。”
  季阳光顿了一下,似乎如释重负地说道:“那我就放心了,再见!”
  赫敏没有说再见,她握着已经挂掉的电话,泪眼蒙胧中,眼前尽是那段和季阳光一起努力的日子。那过去种种,好似就在昨天,就在眼前一样真切,可一转眼就是另一种境况。她甚至愤愤地骂季阳光是个铁石心肠的人,难道自己那些朝夕相伴的日子都那么微不足道吗?
  郝敏一个人孤单单站在她梦想中的高中大门前时,看着来来往往每一个新生脸上洋溢着自豪的笑容,自己也忽然觉得受到了感染。这里,将是她全新的开始。
  她忽然想通了,季阳光就像是一缕阳光,短暂的陪伴过后,終将会离她而去。而她该感谢季阳光,若没有他,自己也不会那样疯狂地坚持下去吧。
  季阳光,感谢曾有你在身边的日子,新学期,我会在没有你的学校里,开始一个全新的自己。
论文来源:《少男少女·校园》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4241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