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警惕社交电商裂变的传销风险

作者:未知

  日前,国内电商智能导购APP“花生日记”因涉嫌传销,受到了广州市工商局行政处罚,罚款15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7306万元,共计7456万元。
  这是我国社交电商领域的第二笔巨额罚单。2017年,社交电商“云集微店”因以“交入门费”、“拉人头”和“团队计酬”的行为开展运营,涉嫌传销,被市场监管部门罚款958.4万元。
  不管是此前的“云集微店”,还是现在的“花生日记”,其营销模式与传统传销如出一辙,不外乎“先交入门费”“拉下线捞本”“按团队计酬”等老套路。即便在“社交+电商”模式的掩护下,这些基本的特征也并无变化。
  据披露,从2017年7月28日起,“花生日记”开始收取99元的“超级会员”费用。这里的会员费,其实就是变相的“入门费”“人头费”。而与“入门费”相比,多层级的管理架构,才是网络传销的“命门”所在。根据行政处罚内容,在一年多时间里,“花生日记”通过设定“平台(分公司)——运营商——超级会员——超级会员……超级会员”的层级式管理架构,采取多层级佣金计提制度和会员升级费用等手段,发展会员2100多万人,会员层级最多达51级,收取佣金4.5亿多元。
  近几年,各种新经济业态纷纷涌现,社交电商进入大众视野。从分享至微信朋友圈的“砍价”模式,到之后出现的拼购,利用社交流量提高电商成交量是社交电商的核心价值。不过,新经济、新模式运营的前提,应该是市场诚信,是合法合规,而不是滥用互联网的名义,将现实中的传销模式搬到互联网上,以牟不義之利。
  与传统的线下传销相比,借助互联网的力量,社交电商的分蘖显然更快捷,覆盖人群也更广泛,因此危害性也就更大。特别是,社交网络的交互性,以及电商平台的营销策略,具有很强的迷惑性,也每每成为网络传销迅速扩散的温床,也必然会出现各种扭曲和变异。
  在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看来,判断披着“互联网+”外衣的“新模式”是否属于传销,可看其是否具备以下主要特征:是否需要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是否分层级,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是否根据下线获利,上线直接或间接从发展的下线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返佣”。
  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社交零售用户规模高达2.23亿人,预计今年用户数将突破3亿,社交电商行业将迎来市场大爆发的局面。一个风口的形成,必定会有众多的追随者,类似玩法的玩家众多。淘宝、苏宁、小米、京东、国美……巨头们的触角已经伸到社交电商领域,各家凭借着自身优势抢占着社交电商的高地。社交电商行业发展如此迅速,随之而来的问题需要引起监管部门重视,尤其要将网络传销作为监管重地,重拳打击网络传销、维护网络的安全与秩序。 (综合《新京报》《重庆商报》《北京日报》等)
论文来源:《文萃报·周二版》 2019年1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443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