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放飞梦想,扬帆远航

作者:未知

  扬帆文学社是江苏省沭阳高级中学的学生文学社团。文学社以“放飞梦想,扬帆远航”为宗旨,以培养学生深厚的文学造诣与崇高的精神修养为目标。自1996年成立以来,文学社的队伍不断壮大,如同一粒种子,深埋在青翠的森林里,一逢春雨,便生根发芽,苗壮成长。
  文学社每月邀请在校语文老师,与社员交流文学心得,解答社员有关文学的疑问,并且经常举办各种读书交流活动,还曾举办“我也有笔名”等多种特色活动,为爱好写作的同学们提供了表达情怀与思想的舞台。
  只要心中有诗意,生活处处皆文章。让我们乘着文学的小船,向着星辰大海的方向扬帆远航,迎接辉煌!
  静女其姝
  江苏省沭阳高级中学扬帆文学社 胡潔
  有人说,人生无非两件事,要么忙着活,要么忙着死。而她一直在用力生活。
  初见她是在一个骄阳似火的中午,她当时正在路上发传单。一身休闲装的她拦住了匆匆而过的我,递来一张传单。我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汗水正顺着她的额头往下流,头发都湿了。再看传单,是家布艺店,看店铺的地址还很偏僻。
  我心不在焉地接过传单,然后马不停蹄地向前走,将传单揉成一团,丢进路旁的垃圾桶。隐隐约约听见她在后面喊:“开业前七天有赠品。”我耸了耸肩……
  谁料好友的生日将近,我实在想不出来送什么,于是决定去那家布艺店碰碰运气。
  店铺在一条不起眼儿的街道上,木质的招牌很老旧。我推开店门,正看见了坐在柜台后的她。
  她露出笑容:“是你呀!”
  我有些不自然地瞥向店中摆放的物品。一个抱枕吸引了我的目光:抱枕是用柔软的棉布做的,外圈是色彩艳丽的刺绣,与中间绣的泼墨山水相互映衬,构成勾魂摄魄的景致。我不觉看呆了。
  我又打量着其他布艺品,无一不是精美无比的。
  我问:“这些是手工做的吗?”
  她扬起头,澄澈的眼眸里透露出自豪的光芒,笑道:“都是我自己做的。”
  这点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我立刻对店里的布艺品充满了兴趣。
  架子上的每件物品都各有特色,仿佛都有了生命一般,在向我低声讲述它们的故事。
  我在店里待了许久,最后,买了一开始看上的抱枕离开。此后,我便常常光顾这家不大的布艺店。与她熟悉后才知道她就是店主,知道她的女红是从小和外婆学的。我也了解到,她小时候就向她的父母宣布要开店卖自己做的布艺品,她的父母只把它当成一句戏言,因此她放弃留学的机会而打算开店时,他们才皱紧了眉头,坚决不同意。
  她的店还是开了,店铺招牌是用家乡老屋的门板做的,这终于实现了她和外婆的约定。
  她的布艺品因为样式新颖、图案漂亮、质量好,很受顾客欢迎。当她指挥着工人们拆下店铺的招牌准备去大城市发展时,我就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甚至想起了出身高贵却选择唱戏的德捃如。戏台上的他可以扮演任何角色,但我想最重要的是他本色出演。她也是如此吧?
  静女其姝,而我只能在街角看藤蔓爬上高墙。远方的佳人,一定不后悔曾经的选择。
  听听那虫鸣
  江苏省沭阳高级中学扬帆文学社 赵倩
  有人说,虫鸣是大地的心电图。可不是,那高一声低一声的虫鸣,不就是大地酝酿的四季笙歌吗?
  我一直以为,听得懂鸟语虫鸣的,都是诗人。
  小时候,夏夜里屋内闷热难耐,我和爷爷搬着凳子到院中乘凉。夏天蚊虫多,爷爷摇着蒲扇为我扇风,心浮气躁的我慢慢沉静下来。静静的夜晚,月光悄然流泻,流水一般荡开。
  一声虫鸣于寂静的黑夜中传来,吓了我一跳。我感觉那是大地深处喷涌的一簇火花。而且,这只是序幕。许多虫子仿佛正站成一排,嗡嗡嘤嘤跃跃欲试,一些细微的骚动逐渐传来。
  它们在歌唱什么呢?是沉寂了一年的恣肆狂欢,是讴歌造物主赋予的生命,或者,它们是在为短暂的、微若草芥的生命感慨?虫鸣声声,高低错落,此起彼伏,竟也扰动了黑夜,使漫天星光随之流转。
  何谓“微”?微小,微若草芥,卑微到尘埃中。然而这微弱的虫鸣,以其热情,以其浩大声势,带动了整个夏夜的旋律。
  那时的我,内心混沌又极其澄澈,仿佛受到了撼动!一个稚嫩的孩童,对自然有了第一次探索。复杂的世界尚在远方,那是模糊到唯余印象的记忆。爷爷在我耳边说:“丫头,听,这是蛐蛐儿的声音……这是蟋蟀的声音……”那些虫子的名字渐渐模糊,声调也已经遗忘,唯记得当时的震动。自从来到城市我再也没听过如此浩大的虫鸣声。
  诗人都是自然的孩子。他们从原野中奔跑而来,耳边风声呼啸,脚下虫鸣声声。
  村上春树写过一本书叫《且听风吟》,我没读过,却被这书名深深吸引。“且听”,听什么?听风的呢喃,听野草的呼吸,听花朵在黑夜中浅吟低唱。还有,听那大地深处的虫鸣。
  虫鸣是大地的心电图,这句话真是精妙极了。大地都被这声声虫鸣触动了,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哀其卑微呢?
  心灵得以触动,灵感得以迸发,灵魂找到了共鸣,造物主的福音悄然降临。
  诗人说,是造物主赋予我妙笔。
  偶遇淡然的墨香
  江苏省阳高级中学扬帆文学社 李畅
  一沓纸、一砚墨、一支笔,坐于书桌前,于淡雅的墨香中忆起和他的偶遇。
  我学了几年书法,却迟迟不得真谛,一直无法突破。因心中郁结,我远离热闹的街市,想到安静处寻觅答案,未想遇见了他。
  走在一条古朴的小巷中,隐约闻见墨的清香,渐渐浸润到心里。我好奇地加快了步伐。小巷尽头有一间旧屋,屋门前的台阶有些破损,屋门锈迹斑斑。
  推开未上锁的门,屋里有一位白发老者,精神矍铄,正挥毫泼墨。只见他执笔蘸墨,胳膊随着笔势摆动,颇有“颠张醉素”的神韵。我推门进了屋,老人却头也不抬,全神贯注地写字,我忍不住走近细看,他的字如落花飞舞,流云万状,粗狂中不失温润,散漫中不乏筋骨。   想起张旭和怀素,二人都痴迷书法,一个“饮酒辄草书,挥笔而大叫,以头揾水墨中而书之”,爱到接近癫狂;一个因无钱买纸,在山寺荒野种了万株芭蕉,待芭蕉长大后,每日取芭蕉叶,在上面临帖挥毫。他写坏的笔堆积如山,葬于荒院,名为“笔冢”。
  待老人停笔,我上前和他交谈一番,得知他姓仲,原本是省书法协会的会员,后因种种原因离开了协会。我不禁替老人惋惜。
  老人似看懂了我的疑惑,只是笑笑,不说话。他又挥笔,这是唐代诗人陆羽的《六羡歌》。那字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行云流水,旷达明净:
  不羨黄金罍,不羨白玉杯。
  不羨朝入省,不羨暮入台。
  千羨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我看懂了,这一切不过“淡然”二字。因为淡然,不羡钱财;因为淡然,不羡功名;因为淡然,得心中宁静自然。
  我朝着老人笑了笑,走出小屋,走出小巷,外面的街巷繁华喧嚣,可我的心中一片宁静。
  偶遇他,我悟出了淡然的墨香和纸笔中的宁静。
  千锤百炼
  江苏省阳高级中学扬文学社 卢诺
  老王和老李都是铁匠,拜的是同一位师父。他们的师父在业内可是响当当的,以“千锤百炼”着称。
  老王刻板,不苟言笑,甚至有些迂腐;而老李呢,逢人就喜笑颜开。人们都说老李容易相处,都喜欢和他来往。
  他们出了师,离开了师父,各自开了一家打铁铺。老王的店在城西,位置比较偏僻,有些冷清;老李的店在城东,位置好,热闹非凡。
  一开始,两家店生意都不错,可后来,老李的店越来越热闹,而老王的店好几天都见不到一个顾客上门,可谓门可罗雀。
  眼看店开不下去了,老王也无计可施,一天傍晚锁门时,瞥见那褪了色的招牌,叹了口气。老王在路上慢慢走着,不知不觉来到老李的店门口,无意中看到老李家那光鲜亮丽的大招牌,老王停住了脚步,心想:让我向师弟请教,怎么拉得下脸呢?他刚想转身走,老李恰好从店里出来。老李看到老王,说:“嘿,师兄,您怎么有空到这儿来了?”老李笑着,脸上似乎带着股得意劲儿。
  老王眼看躲不了了,只好苦笑着走上前去。老李拍了拍老王的肩膀,说:“走,喝几杯?”老王无奈地点了点头。
  两人走进一家烧烤店,门前的烧烤架上飘着青烟。他们点了两盘小菜,又要了几瓶啤酒,挑了个角落坐下。吃到一半,酒还没喝多少,老王的脸就已通红。老李奇怪道:“你脸怎么这么红?”老王说:“可能是被这烟给熏的吧。”这显然是假话,那烟压根就飘不到这儿!但老李没点破。
  快要吃完时,老王实在忍不住了,就问:“师弟,你的生意咋那么好呢?我的店铺都要关门了。”老李說:“这个嘛……实话告诉你吧,我打铁时没按师父的规矩来,所以我的铁打得快,客户说啥时要货我就啥时给他,保证不耽误用。你肯定是按师父的规矩来了,锻打、定型、淬火、回火……一项不落。现在是市场经济,时间就是金钱!谁有时间等你三五天,甚至一个星期?”老王听了这话,正色道:“师父定下的规矩不能破,你这样打出来的东西质量能好?你还记得当时我们是怎么答应他老人家的?”老李淡淡一笑,说:“你呀,就是迂腐,就是个榆木疙瘩……”听了这话,老王脸一黑,气得转身就走。
  没多久,老李家的铁具出了问题,因质量较差损坏伤到了人,老李被人堵在店里。事情平息后,老李带着一家老小搬走了,老王也不知道他搬哪里去了。
  这时,人们才注意到老王的店,用过他家铁具的人都说好。几年后,人们叫他“王千锤”。
论文来源:《作文通讯·高中版》 2019年1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445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