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社会语言学角度分析网络语言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网络语言逐渐成为人们网络生活中的必需品。它的出现,一定程度上方便了人们的网络交流,丰富了网络生活。本文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出发,在简要阐明网络语言的概念基础上,从语音、语法和词汇三个方面分析网络语言的语言特征,继而分析其产生的社会原因,从而为网络语言的进一步发展提供理论基础。
  关键词:社会语言学;网络语言;原因
  网络语言是一种随着网络发展而出现的新式语言。随着互联网的日益普及,网络已成现代生活交流溝通的主要渠道之一。网络语言使用的日益普及化,加速了社会变迁,特别是交流方式的转变。与传统的面面沟通或缓慢的书信相比,具有省时性、传递高效性、趣味性的网络语言更易获得民众的青睐,尤其容易受到年轻网民群体的追捧。而随着网络语言的深入,对网络语言的研究也显得尤为重要。
  一、网络语言概述
  进入21世纪,互联网的出现使人们的社交、娱乐、工作、学习、思考及生活方式都发生了巨大转变,同时也让网络语言的广泛传播成为可能。网络语言有两种形式,广义上是指既包括人们日常用语又包括专业术语在内的、与网络有关的语言形式;狭义上则是指通过汉字、拼音、表情、字母、数字等多种形式表达内容的语言形式。网络语言的产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是由社会变化而引起的一种语言变异行为,随着使用群体的增加以及固定逐渐形成一种语言现象。
  2004年中国网民数量只有区区8700万人,而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7年8月4日发布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显示,截至2017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已达到7.51亿。计算机的广泛应用和网络时代的到来,为网络语言的诞生提供了物质载体。而网民数量的剧增,则为网络语言的发展壮大提供了保证。网络语言继承了互联网信息传播高速便捷的特性,同时其简约化,形象化、直观化的语言形式更是符合处于快节奏生活方式中的人们对于文字的需求。而互联网用户的全民化,年龄与生活、思维方式的差距使的网络语言也具有形式多样的特点。总的来说,网络语言具有便捷性、多样性以及趣味性的特征,未来发展前景十分良好。目前网络语言的特征主要体现在语音、词汇以及语法等三大语言要素中。
  二、网络语言的特征
  2.1语音特征
  (1)谐音:在网络交流,特别是网络聊天中,为了便于键盘输入和易于阅读,常利用谐音和近音来便捷得表达使用者的意思。中英文谐音互替、数字谐音,汉字谐音以及汉字数字综合谐音等等,如表示犹豫的“嗯...”常用“emmmm”(中英文谐音)来表示;“6”与“溜”汉字数字谐音,表示“厉害”、“牛”的意思。数字谐音则有类似“555”表示“呜呜呜”的哭声等。“520”表示我爱你、“1314”代表一生一世等也为大众广泛使用。
  (2)连读:连读也是新网络语言诞生的一种重要途径。如“造”的意思是知道;“酱紫”的意思是这样子;“表”的意思是不要;“到兽”表示“到时候”。
  (3)方言:根据方言发音而产生的一些网络语言也是网络语言的一个重要来源。如“你咋不上天呢”来自于东北地区的惯语。“蜀黍”“麻麻”“粑粑”分别代表叔叔、妈妈、爸爸。表示喜欢意思的“稀饭”,出自川渝地区的方言。如“母鸡啊”则来源于粤语中的“不知道”。“蓝瘦,香菇”表示“难受,想哭”则来源于广西壮语里的发音。
  2.2语法特征
  (一)词性转换
  随着语汇的丰富,词类活用也为网络语言中的普遍现象。
  (1)名词作动词:出于方便或省时,在交流中有时会用名词来直接代替一个动作。如“我电话呢”是“我在打电话”的省略;“请E-mail我”则是“发邮件给我”的意思;“你雅虎了吗”则是“你上网了吗?”。
  (2)名词作形容词
  名词作为形容词来使用也是一种使用较多的形式。如“很有男人风范”可简写为“很男人”“这很张三”表示这行为很符合张三的作风。“你咋这么事儿呢”处,“事”作形容词来用,表示事情很多,且多带厌烦语气。
  (3)形容词作动词:被字结构的使用也是近来网络语言的一种流行形式。诸如“被黑”“被和谐”“被套路”等被字结构,将“黑”“和谐”“套路”等名词作为动词来使用,丰富了网络语言的语法形式。
  (二)句式变化
  在网络语言中,会出现一些与日常用语语法有别的句子,这些句式变化往往来源于网民的求异心理以及受身边重大事件影响等等。如状语后置的“先”字句,来源于粤语方言,“我吃饭先”。此外还有“......的说”句式,句式本身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仅处于网民的求异心理,如“今晚谁去看电影的说”。
  (三)中英文混用
  随着中西方文化沟通日益密切,各国语言的混用也成为网络语言内容的一个重要部分。英语作为国际通用语言,中英文混用作为一种新形式在网络中流行起来,如“新技能get”的意思是掌握了新技能。英语词缀汉用,如休息ing(休息中)、洗澡ed(洗过澡啦)等等。
  2.3词汇特征
  (1)字形:网络语言中部分词汇是根据字形而展开的联想,以此来赋予其新的意思。如“23333”表示一个人笑的打滚的样子:“2”代表一个人,“3333”表示滚过的痕迹,“2”后的“3”越多,表示笑的越厉害;“orz”表示佩服的五体投地而跪下磕头的样子,字母o、r、z分别表示一个人的头、身体、和下跪的腿;“TAT”表示大哭的样子。“囧”字原与冏同义,在现汉里的解释是光、明亮。而由于其字形的独特,其结构像一张哭丧的人脸,现多表示尴尬、困窘好的处境。
  (2)缩略:为了打字的方便,在交流双方能明白彼此意思的前提下,网民也常用中英文缩略或汉字的英文首字母缩写来表示想要说的话。如“哈哈哈”简用“hhh”来打出。除此之外,也有选取一句话中的个别字来表示整句话的意思。如“梗玩年”是“这个梗可以玩一年”的缩略。   (3)网络游戏及综艺节目
  还有一些网络词汇和短语,是伴随着某些网络游戏的兴起而普及开的。如当危险或不太好的事情即将来临,常用的“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出自于网络游戏《王者荣耀》。由于某些综艺节目及音乐日渐收到欢迎,其中的一些较为专业的术语为大众所熟悉,并在日常网络聊天中应用甚广。如HIPHOP中的freestyle就是即兴说唱的意思,Battle freestyle就是两个或多个说唱歌手即兴演唱、辩驳等方式。而“freestyle”现在多泛指即兴的、随意的发挥,且多带欢乐的感情色彩,“你有freestyle吗?”也成为一句流行的网络语言。
  (4)符号
  出于键盘输入的方便,符号的广泛使用也是流行网络语言的一个重要特征。“。。。”这样一串的省略号表示无语“( ̄▽ ̄)~*”“o(╥﹏╥)o”“!!!∑(?Д?ノ)ノ”等表示开心、难过、震惊等心情的。由一串纯符号组成的“颜文字”,由于其形象生动、易于读懂、输出方便、具有新鲜性等特点,而为广大互联网使用者,尤其是年轻群体的喜爱。
  三、网络语言变异的原因
  (一)网络语言的产生及传播,一个必要的条件就是互联网技术的日渐发展和成熟,为网络语言的产生提供技术支持以及物质载体。1994年中国加入国际互联网,这些年来中国网民数量飞速上升,网络技术的发展成熟,使得语言呈现的形式更加多样,中英文、数字、静态以及动态图片等等。尤其是在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平台出现后,人人都成了信息的传播者,通过使用网络语言的方式来描述身边微小的社会现象,来突显社会的变化,容易与他人形成共鸣,并为更多人所知,这种方式极大的促进了网络语言变异现象的出现和传播。
  (二)此外,在互联网最初引入中国时,互联网文字输入存在困难。互联网中汉字的输入不同于英语输入那般简单。汉字输入目前最主要使用的为笔画输入法以及拼音输入法。在拼音输入法中,因中国汉字存在大量谐音字,使得网民在交流时存在费事费力的问题。而在qq等聊天平台中,网民聊天非正式严肃的交流,因此为获得效率,网民降低对聊天文字的准确性要求,利用一些谐音文字或数字符号等等从而提高打字速度。
  (三)另一重要原因是社会文化的多元化。语言是一种社会现象,会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产生变化。计划经济时代,人们的生活受到众多的约束,精神层面较为贫瘠。随着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发展昌盛,众多外来文化涌入,新事物、新观念如雨后春笋涌入中国,为网络语言的内容注入新鲜血液,同时也极大的改变了网民的观念,使其更易于开创丰富多彩的网络语言。同时由于互联网的虚拟性,网民可隐藏身份在网络中进行交流,可尽情的表达自我,不受道德乃至法律的约束。这种隐匿性,在满足人们渴望交流的心理外,也为网络语言产生提供了便利。
  (四)此外,网络语言的使用主体是青少年,其拥有更加前卫的思想观念,更愿意以及易于接受新鲜事物。而从心理学角度来看,不同于人们困于温饱的九十年代前国家分配时期,当代年轻人更多的是追求精神层次的满足感,他们多喜欢标新立異,具有的更强的创造性。这也是导致网络语言类型多样、兴起迅速、流传广泛的一重要原因。最开始的网络交际方式较为单一,缺乏声音,表情。年轻人个性张扬,追求时尚,对网络中的交流语言进行改造,如对一些中英文词汇进行加工,运用现代汉语中的修辞手法遣词造句或一些表情语言,从而使得网络语言更为形象生动。
  参考文献:
  [1]杜婷.社会语言学角度下的网络语言分析[J].文化学刊,2017 (01):157-159.
  [2]马原野.从社会语言学角度看网络语言的发展[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17,33 (02):171-174.
  [3]郭婷婷.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论时下网络语言变异[J].剑南文学(经典教苑),2012 (07):137+139.
  [4]张晓松.网络语言的社会语言学研究[J].语文建设,2012 (08):29-31.
  [5]覃乃川.社会语言学视角下当代网络语言的语码转换研究[J].语文学刊(外语教育教学),2016 (03):40-41.
论文来源:《神州·上旬刊》 2019年2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4720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