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舒春夏绿,花吐朝暮红

作者:未知

  狗尾草会长出绿穗穗,芨芨草也会绽放米粒花,所有的草都会开出自己的花朵;建筑师能设计舒适的房屋,网络主播与人们分享快乐,职业无贵贱,端看自己如何选择。
  世界上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总有人想用他的想法,去消灭幸福所需要的参差多态。不同的生活阅历造就不一样的人,导致各人对山海的看法都不同。而人们又爱赋予社会许多“标签”,为身边的事物下定义——谁说名校高材生不能做游戏主播?高校毕业的人自有去养殖、烧煎饼、当保安的,这样看,他们的身份卑微吗?不被身份所束缚,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有价值的事,才不算虚度人生——自然,是不违背道义的事情。
  你想要一窗属于自己的山海,除了你自己,真的,没人能给你。花木兰敢替父参军,击败入侵民族;武则天因其足智多谋,称霸天下。她们做的是不为时代主流認可的事,可是她们成功了,以坚定的信念突破自我,粉碎枷锁,其精神足以千古流传。若是听信他人之言,随波逐流至生命长河干涸,回首一生,恐怕会有万千悔恨涌上心头。何况“人既然活着,就有权保证他思想的连续性”,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他人,无异于脑移植。既然如今性别不是问题,身份也不是限制,就不去在意那种种观点,且叫他人看去吧!
  “看人生,问题不是如何发展,而是如何真正地生活;不是如何奋斗操劳,而是如何享受自己拥有的那宝贵的刹那。”林语堂在《早秋的精神》中的这一句感慨,是一剂清醒剂,振聋发聩。你且看那花间的“一壶酒”与举杯邀到的“明月”,还有“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李太白;再看深巷中的“狗吠”与桑树的“鸡鸣”,在“悠然见南山”中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陶靖节。他们如此放浪形骸,又有何人指点着他们说过一句“荒谬”?众所周知,“学而优则仕”是古代文人的毕生追求。当官为宦,光宗耀祖,是每个古代文人心里的梦。可总有人不走寻常路:吴敬梓写《儒林外史》,蒲松龄著《聊斋志异》,李时珍耗费巨大精力为人类留下了《本草纲目》……他们一个两个,皆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中,选出自己所愿意行进的,不拘泥于传统,去享受生命的精彩。
  生活中有两类人,一类学着去编写新生活的脚本,另一类则循规蹈矩地演出已有的教程。后者这种传统的模式,许是自古形成的价值观使然。这种观念导致个人僵化,没有生命力。新时代说的“解放”,不只是物质层面的。精神的桎梏依旧牵制着人们,好成绩、好大学、好工作,倒像是三个链接词语,没有其他的路,或者说是正确的、便捷的道路,能够让人们成就人生,死而无憾。古时要考取功名,现代要积攒财富,说到底,功利的思想仍然占据大脑主位。社会地位高,好;你有房有车,还有不少存款,好。与其说是让人各司其职,贡献社会,不如说是一种呆板的安排,一种刻意的假象。
  新奇的事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执迷旧有的、糟粕的思想。不要否认花草的价值,它们自有迷人的芬芳;不要低看落叶的想法,它们终将造就肥沃的土壤。各行各业都是平等的,不同人的思想也是平等的,人们有追求自由的权利,有自主成就幸福的能力。如何延伸和突破真正适应时代的思想,是我们的任务与职责。
  老师点评
  好的论说,首要在于思想的独特。围绕学历与职业选择的争论,“草舒春夏绿,花吐深浅红”就显得颇有意韵,较好地吸引到眼球。而“职业无贵贱,端看自己如何选择”则表明了鲜明的立场,很能引发共鸣。此外,丰富是本文另一个特色。花木兰、武则天的独特价值,透露出深刻的思考;林语堂与李白、陶靖节的混剪,显露出开阔的视野;还有紧密地联系生活日常,论说就有了天然的贴合性,有理有据,有的放矢,论点也就有了厚实的基础。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6757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