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中美国际收支状况看资本流动

作者:未知

  【摘 要】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曾指出我国要健全跨境资金流动宏观审慎和微观监管框架。在全球性贸易摩擦、美联储加息、税改等的影响下,中国在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上的稳步发展态势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因此,我国要密切关注国际国内形势变化,防范异常跨境资金流动风险,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本文基于国际收支平衡表的视角,试图以次贷危机为分界,通过对比中美两国国际收支平衡表来分析中美跨境资本流动情况,以此了解受美国货币政策等。本文的数据来源:国家外汇管理局、世界银行网站、CSMAR数据库。
  【关键词】国际收支;资本流动;风险防范
  一、次贷危机之前
  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2007年次贷危机之前,全球国际资本流动的规模达到历史高点,年资本流动总规模高达12.4万亿美元。2000年至2007年,债务性质的国际资本流动在资本流动总规模中的占比平均高达64%。
  2001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以及911恐怖袭击,美国经济由高涨走向衰退,美国接受的FDI流入量直线下降,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减少1786亿美元;同时,美国对外直接投资也有所下降,流出量减少403亿美元。美联储从2001年1月开始,连续11次下调联邦基金利率,从6.5%降至2003年6月的1%,中美利差缩小,资本开始从美国流出,2002-2004年美国直接投资持续逆差,大量资本从美国流出,流入中国,使中国的资本与金融账户顺差大幅扩大。2000-2007年,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流入量持续平稳上升,同时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出量也逐渐开始增加。据《2008年世界投资报告》,2007年在全球接受FDI流入的排名中,我国名列第六;在发展中国家中,我国接受FDI流入名列第一。2004年开始,为抑制通货膨胀,美联储连续17次迅速加息,自2004年6月至2006年6月,目标利率从1%提升到5.25%,使美国吸引外资流入从2005年至2007年增长2017亿美元,同時美国对外直接投资流出量从2005年至2007年增长4713亿美元。因此,美国直接投资在2005、2006年出现短暂的顺差之后,自2007年开始持续逆差,资本流出严重。而中国在2002-2008年通胀率最高达到7.82%,为抑制通胀,2002-2007年我国一年期存款利率从1.98%升至4.14%,吸引外资大量流入,使得直接投资在2000-2007年持续顺差,资本不断流入中国。
  二、次贷危机之后
  2009年全球资本流动规模达到低点,略超2万亿美元。2010年虽低位反弹至6.4万亿美元,但受欧债危机影响,直到2016年,全球国际资本流动的规模仅为4.3万亿美元,是2007年高点水平的三分之一。危机后全球国际资本流动规模大幅下降。其中,债务性质的国际资本流动规模显著下降,从2007年高点时的近8万亿下降到2015年低点时的1万亿,其在国际资本流动总额中的占比下降至31%。据国际金融协会统计,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国际资本流动规模从2007年1.24万亿美元的历史高点急速收缩至2008年的6705亿美元,随着发达经济体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大量释放流动性,2010年流入新兴市场的国际资本又快速反弹至1.09万亿美元。
  自2007 年 9 月开始,美联储一直下调联邦基金利率,从 5.25%降至 2008 年 12 月 16 日的 0—0.25%区间。截止2015年底,利率水平依旧保持在 0-0.25%。2007-2009年美国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大幅减少1863亿美元,同时对外直接投资流出量减少2113亿美元,2007、2009两年美国直接投资账户逆差高达1838亿美元和1588亿美元, 2008年美国净误差与遗漏账户逆差717亿美元,可见美国在次贷危机之后资本流出现象十分严重。
  2008年9月美国次贷危机急剧恶化,迅速演变成国际性的金融危机,并波到实体经济,导致世界经济出现衰退,我国出口严重下滑,使经济增长受到严重阻碍。拉动我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是外贸出口,当欧美国家经济陷入衰退时,国际市场需求大幅下降,给我国出口企业的经营带来了极大困难,加之我国汽车和房地产市场降温,投资大幅减少。因此,扩大投资、启动内需就成为我国保持经济增长的重要任务和主要途径。2008 年 11 月 5 日国务院对宏观经济政策进行重大调整,采取扩张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实施以扩大内需为主、消费与投资拉动相结合的一揽子计划,新增4万亿元的两年投资。为减轻企业负担,防止经济下滑,货币政策开始进入降息通道,2008-2009年我国一年期存款利率从4%下降至2.25%。2008-2009年,我国外商直接投资流入量下降,直接投资账户顺差额持续下降,从2007年的高点减少了519亿美元。同时,其他投资账户2007-2008年开始出现逆差,在2008年逆差高达1126亿美元。净误差与遗漏从2009年开始持续逆差。同期,美国的净误差与遗漏账户在2009年实现大幅顺差1333亿美元,并且可以看出中美两国净误差与遗漏账户的走势明显相反。说明在金融危机2008-2009年期间,大量资金从中国流出,流向避险资产美元。在宽松货币政策和4万亿投资的推动下,2010年我国经济增速逐渐恢复到10%区间。由于中国国内利率水平和通胀率水平均较高,使得资本开始大量流入、经常项目顺差、外汇储备大幅增加,使人民币具有较强的升值预期,进一步加剧资本持续流入。美国的量化宽松政策使得大量资本从发达国家流向新兴经济体。
  2009-2010年美国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增加1056亿美元,2010-2014年流入量保持小幅震荡,同时对外直接投资流出量在2010-2011年增加868亿美元。直接投资账户从2009-2014年持续大幅逆差,在2011年逆差额高达1792亿美元。净误差与遗漏账户从2010-2013年持续逆差,在2011年逆差额高达799亿美元。美国资本流出现象仍十分严重。
  2010、2011年中国通胀率水平高达6.94%和8.15%,2010-2011年7月中国一年期存款利率从2.5%升至3.5%。从2011年开始,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2010-2011年,我国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增加364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减少95亿美元,直接投资账户顺差额增加459亿美元,其他投资账户顺差,净误差与遗漏账户逆差额缩小392亿美元。随着人民币的升值和利率水平的提高,大量资本流入中国。   2014年,美联储退出QE,结束了长达6年的量化宽松政策。2012-2014年,美国外商直接投资流入量小幅震荡,对外直接投资震荡下行,直接投资账户仍为逆差且逆差额缩小,净误差与遗漏账户从2014年开始持续顺差。伴随美元升值以及未来的加息预期,资本开始流入美国。
  2011年7月-2015年,中国一年期存款利率从3.5%降至1.5%。2011年开始,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直到2014年1月14日,人民币汇率封顶,中间价6.0930。2012-2014年,中国外商直接投资小幅震荡,并且从2014年开始,流入量持续下降,对外直接投资流出量增加,并且从2014年开始大幅增加,直接投资账户顺差额有所下降,其他投资账户在2012、2014年均出现大幅逆差,2014年的逆差额高达2788亿美元,净误差与遗漏账户持续逆差,且逆差额自2014年起大幅扩大,大量资金从中国流出,去向不明。
  2015年美联储于12月16日加息25bp;2016年12月14日加息25bp。联邦基金利率上升至0.5%-0.75%。美元指数总体上涨。2014年以后,受美元加息和升值的影響,美国外商直接投资流入大幅增加,在2015年高达5062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流出量有所下降,直接投资账户在2015、2016年转为大幅顺差,在2015年高达1950亿美元,净误差与遗漏账户实现持续顺差,并且在2015年达到1015亿美元。大量资本流入美国。2017年美联储完成加息三次的承诺,在3月、6月和12月分别加息25个基点,联邦基金利率区间被提升至1.25%-1.5%。2018年3月21日,美联储加息25bp,目前联邦基金利率达到1.5%-1.75%。2018年随着美联储加息、缩表、减税,大量美元回流美国。
  2014年以后,部分新兴经济体从过去的国际资本净流入国转为国际资本净流出国。中国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规模在2007年为911亿美元,与GDP之比为2.7%;其顺差规模在2010年达到2822亿美元,与GDP之比高达4.7%;该项目差额从2014年连续3年转为持续逆差,逆差规模在2015年高达4345亿美元。据《2017年世界投资报告》,2016年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三大外资流入国,并首次成为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我国直接投资账户顺差持续下降,2016年转为逆差,对外直接投资首次超过了外商直接投资,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第一次在直接投资账户下实现资本净输出。净误差与遗漏账户逆差在2016年高达2295亿美元。2017年,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重现顺差,全年顺差 1486 亿美元。直接投资重现顺差 663 亿美元。其中,对外直接投资增加 1019 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增加 1682 亿美元。证券投资和其他投资均表现为顺差,分别为 663 亿、 74 亿和 744 亿美元。从我国的经常账户来看,2014年之前,中国的海外旅游支出大致是以年均20%速度增长。然而,2014年增速突然升到80%,此后总体规模一直保持在高位。2015-2016年,中国大陆海外旅游支出总额达到5500亿美元,是同期世界第二大旅游支出国。服务贸易项下旅行逆差达到4200亿美元。因此,虚假的旅游交易可以反映中国的资本外流情况。
  【参考文献】
  [1]王月溪.解读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结构特征、形成动因、调整方向及政策建议[J].管理世界,2003,4.
  [2]王月溪.对我国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再思考[J].经济问题探索,2001,8.
  [3]姚小义等.后危机时代发达经济体国际资本流动特征研究[J].商业经济研究,2016,15.
  [4]外汇管理局.中国国际收支报告.
论文来源:《智富时代》 2019年4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7878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