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综艺模式节目将成为国际传播力提升的新路径

作者:未知

  摘  要  模式节目的全球流通意味着媒介国际化及国际传播的进程。真人秀综艺模式节目的引进,将中国综艺节目发展推进到了第四个发展阶段,从全球输出场域看,中国处于末端位置。挑战与机遇同在,综艺模式节目未来将成为提升中国软实力和国际传播力的新路径。
  关键词  综艺模式节目;国际传播;原创力
  中图分类号  G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6-0360(2019)07-0097-03
  2018年10月7日,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金圣洙发表了“中国电视台疑似剽窃韩国节目版权现状”的分析结果,指出中国“克隆”的34档综艺节目相似性超过80%。透过“克隆”的背后,中国媒体生态环境中的“实践日常”与国际传媒场域中的困顿,更加凸显了原创模式节目创造力及增强国际传播力的重要性。综艺真人秀国际传播在全球传播场域中位置如何?提升综艺模式节目原创力、国际传播力的进路在哪里?本文通过对综艺节目的发展阶段、综艺模式节目引进后运作现状以及在全球流通场域中的位置分析,探讨综艺模式节目将成为国际传播力提升新路径问题。
  1  中国综艺节目国际传播场域分析
  “场域”(Field)一词最早起源于19世纪中叶,之后皮埃尔·布迪厄(Pierre Bourdieu)把“场”的概念引进到社会学并将其拓宽了场理论的普适性,成为社会学理论的一个概念。作为场域的一般社会空间,它既是力量的场域又是竞争的场域,认清场域的性质对于分析电视综艺场域以及提升国际传播力的国际传播场域至关重要。
  1.1  综艺节目国内发展的四个阶段
  电视综艺场域是媒介场域的子场域,媒介又是社会场域的一个分支,按着布迪厄的场域逻辑,他把现代社会的大众传媒统称之为“媒介场”,换句话说“媒介场”是社会场域下的子场域,有其自身的逻辑自主性。“媒介场”虽是一个相对孤立的场域,但与其他场域诸如文化场域、经济场域、政治场域等产生着互动,并且它与社会有着多维度的关联与互动,是社会场域中的一个特殊场域。
  模式节目的全球流通意味着媒介国际化及国际传播的进程,真人秀综艺模式节目的原版引进,提升了中国电视媒介的整体制作水平,推动了电视事业的发展,将中国娱乐综艺节目的发展推进到了第四个发展阶段。
  首先1983年电视文艺晚会的出现称为综艺的第一个阶段,是以《1983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制作的直播大型文艺晚会为代表;1990年作为固定节目出现的《综艺大观》进入了第二阶段既综艺表演节目阶段;第三个阶段则是以1997年、1998年《快乐大本营》《幸运52》为代表的综艺游戏、益智节目阶段;第四个阶段就是目前以真人秀为代表的综艺模式节目阶段。2010年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的引进为节点,将中国的综艺节目真正推进到第四个发展阶段。
  厘清综艺节目的发展历史与阶段至关重要,我们只有以历史为经,以现实关照为维,体味历史的积淀与现实张力,才能站在历史的节点上应对未来的挑战。媒介文化的发展是在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的融合中达成的,满足本土受众需求是清晰的诉求,全球性节目必须要在地方情境中生产,就是要处理好全球性与本土化的辩证关系。
  在这一过程中,模式节目提供了有关文化创意本土化改造的新理念,电视节目作为文化产品流动到某个国家,必须贴近这个国家目标受众的偏好以及文化接受倾向,毕竟观众对于与自己的语言及文化相近节目有先天的亲近感,对外来电视节目会自动进行本土化和个人化倾向的阅读,这也恰恰说明了文化认同有它自身的稳定性。
  2010年东方卫视《中国达人秀》为代表的综艺模式节目成为模式引进的正版年,這一年,成为中国引进原版节目的开创年,也应该称为中国综艺节目进入第四阶段的实质年。2012年《中国好声音》节目紧跟其后,收视的火爆,成为中国娱乐综艺真人秀引爆的重要另一节点,它的成功将中国综艺节目发展助推到火爆阶段。(见表1)
  2013年,综艺模式节目呈井喷态势,全国各大卫视蜂拥购买国外版权节目,这一时期《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我是歌手》等现象级节目频现。随之“同质化”的现象也如火如荼,直到2015年下半年限模令政策出台后至今,节目引进、模仿等现象才逐步降温。可以说,这一时期,综艺模式节目的引进,提升了中国电视生产方式的制作理念和水准,促进了综艺节目的发展步伐。
  1.2  综艺模式节目全球流通成为文化全球化的表征
  综艺模式节目全球流通,以其综艺娱乐的外壳,文化本土化重塑的内核,成为文化全球化流通最容易被接受的媒介文化形式。可以说,媒介文化的发展是在外来文化与本土文化的融合中达成的,满足本土受众需求是模式节目本土化改造的核心,也是版权节目引进后必须进行的操作流程。
  国内学者殷乐认为“在模式节目中,以内容体现的文化接近性与以模式框架携带的文化距离融为一体。从成品节目到模式节目,意味着媒体全球扩张中在文化策略上从表层影响转向深层渗透,从特洛伊木马式的进攻转向协商对谈,其文化策略更为隐蔽”[2];邱源子认为电视模式输出是西方传媒实施的新的隐蔽性文化策略[3];以上学者大多站在模式节目输入的角度,来看待模式节目对中国综艺场域的影响。
  从1998年至2018年20年间中国娱乐综艺节目版权引进经过了模式启蒙年、模式转折年、模式节目正版年、火爆引领年、节目井喷年、模式降温年、原创探索年七个发展阶段。实际上,在模式节目的输入这一过程中,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如何将中国文化融入节目并成功进行本土化改造,以及如何通过综艺模式节目的输出,巧妙地避开意识形态的正面冲突,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等问题,更为重要的是要认识到综艺模式节目未来将成为国际传播力提升的新路径。   真人秀的引进,目前尽管存在着诸如原创力、本土化改造等不足等问题,但是,我们更应当从模式节目给中国综艺场域带来的正面影响去看待它,尤其是对于媒介生产制作水平的整体提升,就像当年中国引进汽车生产线一样,它引进的不仅仅是一档节目,更为重要的是引进的实质是一套标准生产线。因此,关注综艺节目创新及国际传播力研究,拓展国际传播力新路径有着重要意义。
  在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进程中,历史上没有任何一次世界秩序重组像今天这样是由“媒介化”来主导的。在当下新一轮世界秩序变革中,面对世界多极化、文化多元化以及国际传播场域中,中国国际传播话语权“西强我弱”的传播格局,我们必须拓展新的国际传播路径,讲好中国故事,拓展信息传播渠道、这是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和国际传播竞争力所面临的重要问题。从媒介文化角度看,综艺模式节目的版权引进,看似是一个节目国际流通问题,实质上是一个文化全球化传播问题、也是一个文化国际传播影响力的问题。
  2  综艺模式节目将成为提升国际传播力新路径
  当前,受国际社会“中国威胁论”等议程设置的影响,中国文化走出去面临诸多挑战,而媒介文化中的综艺模式节目相对新闻、电视剧来说更易被在地国受众所接受。综艺模式节目是承载中国故事、国际叙事的重要载体,它不仅带来了媒介创作机制的改变,也带来了创作方式的改变。
  2.1  综艺模式节目全球流通与日韩文化创意国际传播启示
  综艺模式节目的全球国际传播,加速了全球媒体制作、传播、流通的国际传播发展步伐。在这股汇流中,中国模式节目交易活跃,从这个角度看,中国在全球交易输入场域中处于相对高位置状态,2015年7月限模令后迅速降温保持在相对理性状态。但是,从模式节目输出国际场域看,我们处在相对末端的场域位置。
  模式节目全球流通最早始于西方20世纪50年代的广播领域,“第一档真正跨国传播的电视节目则是1950年在CBS电视网播出的《我的台词是什么》。该节目在美国大获成功后,BBC与1951年签订了该模式的授权许可协议,推出了它的克隆版”[4],随即国际贸易开始发展起来。这一时期,美国是模式节目的唯一输出国,节目主要输出到欧洲、澳大利亚等部分国家。
  80年代全球电视节目模式的重心开始由美国转向欧洲,由于模式节目风险低、收益高等特点迅速成为电视机构青睐的节目;“1990年代是全球电视节目模式产业发展的一个关键时期。《谁想成为百万富翁》《幸存者》《老大哥》这三大超级模式在美国、英国和西欧等重要电视市场相继取得巨大成功,被认为是全球电视节目模式发展的重要分水岭,开启了模式贸易的新纪元”[4]。
  2000年以后南美国家以及韩国、日本、中国等东亚国家开始加快模式节目流通步伐。如韩国2008年就开始向22个国家输出了12种节目模式,2013年《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花样爷爷》等模式就输入到中国。新兴国家模式节目的兴起对欧美国家是一个冲击,自此模式节目欧美独大的局面得以撼动,模式节目流通进入多元竞争时期。
  据中国文化报数据显示:韩国内容产业近年来出口额逐年增加的趋势,2015年达到58.5亿美元,年增长率达到8.0%,2016年达到62.1亿美元,年增长率达到9.7%,2017年达到68.9亿美元,同比增长14.7%。可以说,这些数据的提升与韩国调整了媒介全球化战略有密切关系。早在1995年1月韩国就公布了关于广电全球化的战略,通过租赁国外广电卫星来扩大收视范围,国家出台“文化立国”政策,他们在过去引进欧美模式节目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电视节目制作经验,在引进欧美节目的过程中也培养了一大批能跟上国际制作水平且具有创新意识的电视人,正是这一批电视人成为韩国电视创意产业的中坚力量。
  日本亦如此,2015年日本电视节目销售额达到了288亿日元,2010年成为分水岭。之前日本主要依赖国内市场,之后作为“新成长战略”的内容之一被安倍政府提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对待,尤其是2013年COOL JAPAN战略采用了“官民连携”一体化的策略推动了这一政策的快速拓展,2016年增补拨出了60亿日元资金,作为日本土化节目推广的补助资金,且已经向118个国家进行推广,节目内容版本也达到了18种语言。除上述政策外,日本还专门成立了海外流通促进会,实时监控各国的盗版情况等。日本政府还联合民间机构给予共同扶持与帮助,推动日本电视节目走向国际市场。
  回溯日本、韩国文化创意产业的崛起,对于中国具有参考价值。中国目前正处在一个原创节目崛起、研发和攻坚提升阶段,原创力的薄弱和当前媒介生产机制及制作水平等综合因素的影响,中国原创模式节目走向国际还面临诸多挑战与困难。政府对此应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从鼓励本土原创模式创新的发展路径看,刺激本土化创新体系与节目模式原创机制、法律保障机制的构建与完善,将成为中国节目走出去的前提与进路。
  2.2  综艺模式节目走出去及国际传播力的中国对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一项报告指出,美国、法国、英国以及德国占据全球电影电视节目对外输出市场的80%左右,其他各国占比不多。从国际传播场域来看,以上国家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亚洲市场基本是日本、韩国占据,中国节目输出零星出現,处于微弱态势,处于末端场域位置。
  这种严重的不均衡状态,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我们应该认识到模式节目全球流通是文化软实力一个新路径,认识到提升综艺模式节目原创力和国际传播力的重要性。但是,由于我们与国际模式节目深度合作沉淀的时间不够长,与国际制作水准还有一定的距离。就模式流通场域来看,按科学比例适度引进国外优质模式节目数量或者是采用国际强强联合制作、共同研发等策略,可以快速培养模式节目国际制作人才,提升模式节目原创力,尽快创意出能走出国门在国际传播场域具有影响力的节目。
  因此,提升综艺模式节目的原创力,是促进综艺模式节目走出去的关键环节,原创力是模式节目的生命力,也是国际传播提升竞争力的重要路径。在具体实践中,我们应从以下三个层面提升其原创力、创造力、传播力。
  宏观层面:政府相关版权保护政策应加大扶持力度和激励机制;将发展原创综艺模式节目提高到创意产业经济增长点以及国家软实力进行国际传播的高度来认识,构建原创模式节目创意及激励平台,出台鼓励和扶持原创模式节目奖励和法律保护政策。
  中观层面,媒介生产组织应构建专业规范的生产、创作、执行、推广体系平台;培养具有国际创意视野与制作水准的电视人及团队,加大对传统及网络综艺的原创能力,传统综艺的内容生产也应随着媒介融合数字转型的变革而变革。因为,传统媒体的转型不是简单的媒介融合,而是应嵌入互联网媒体基因的深度融合,以及借助媒介新技术发挥自身内容生产优势,聚合人气、流量、口碑形成高价值媒体。
  媒介融合变革应科学规制,将内容、市场和技术融合系统统筹,构建全产业链价值创新平台;微观层面中个体创造力需要不断激发,而个体的创造力离不开个人的创造动机、专业技能、创作资本以及版权保护和资源分配的保障机制。
  我们认为,综艺节目未来可望成为被世界最先接受的一个窗口,尤其是在当下互联网数字转型时期,网络综艺的传播特性以及本地化受众的接受程度更加便捷,通过新的互联网新媒体渠道,以短视频、微信、微博、App等新网络综艺的节目形态,向全球传播的综艺节目。当然,我们需要提升综艺模式节目的叙事能力,尤其是针对全球传播的综艺节目,用“中国文化,国际叙事”的创作手法提升国际表达力和国际传播力。
  参考文献
  [1]刘霞.娱乐专业主义实践研究[D].北京:中国传媒大学,2015:69.
  [2]殷乐.电视模式的全球流通:麦当劳化的商业逻辑与文化策略[J].现代传播,2005(4):85.
  [3]戴颖洁.全球模式节目本土化生产的权力博弈[D].杭州:浙江大学,2016.
  [4]戴颖洁.电视节目模式跨境流动研究——基于媒介全球化的理论视角[J].浙江传媒学院学报,2017(4):2-9.
论文来源:《新媒体研究》 2019年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096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