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莫扎特《C大调钢琴奏鸣曲》K.330第二乐章的写作特点

作者:未知

  [摘 要]莫扎特作为西方古典主义时期一枚璀璨的巨星,其地位在西方音乐发展史是不可撼动的,他将古典钢琴奏鸣曲推向成熟,成为古典钢琴奏鸣曲奠基者之一。莫扎特的音乐作品优美淳朴、和声简洁、旋律线条流畅。通过剖析这部作品,使人可以充分感受西方古典时期钢琴作品的流畅、明晰以及精巧的创作手法。本文主要从莫扎特《C大调钢琴奏鸣曲》K.330第二乐章的写作特点入手,着重分析其和声特点、织体结构以及力度与速度。
  [关键词]莫扎特;曲式;写作特点
  [中图分类号]J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2233(2019)06-0107-03
  莫扎特的创作在西方音乐历史的长河中挥出了精彩绝伦的一笔,他是西方音乐史上最具天分的作曲家之一,被后人誉为旷世奇才。在他一生仅有的35年生涯中就创作出了大量丰富多彩的作品,其所涉及的音乐领域也十分广泛。
  本文将着重探析莫扎特的《C大调钢琴奏鸣曲》K.330的第二乐章,他的这部作品于1778年的夏天在巴黎所作,这首作品具有典型的莫扎特风格,轻快,愉悦,使听众们似乎进入了一个纯净的世界,与他同时期所作的其他作品的C大调钢琴奏鸣曲相比,这首作品规模小且弹奏相对容易,但在内容方面却非常丰富,也很有表现性。
  一、曲式分析
  莫扎特的音乐作品曲式结构严谨、写作思路清晰,通过分析其音乐作品,有助于我们更好把握莫扎特作品所蕴含的丰富感情,以及更好地把握和理解作品。
  该作品为复三部曲式,其曲式结构图如下:
  本首作品是复三部曲式,由呈示部、中部、原样再现和尾声三个部分构成。
  首先,呈示部为并列单二部曲式(1-20),分A、B两个乐段,以F大调开始。A段是对比乐段,由4+4的方整性乐句构成。a句以K46-D结束,b句使用了a句的主题动机进行发展,在第5小节转为C大调,以K46-D7-T结束。B段有c、d、e三句,同样为4+4+4的方整性乐段。B段开始以g小调进入,于11小节转为F大调,c句以F大调的K46-D结束。d句于15小节转入了bB大调,以D56-T结束。e句回到F大调,以K46-D7-T结束。
  中部为再现单三(21-39),转为f小调,由C、D、C三个乐段构成。C段运用了A段的主题动机进行发展,为对比性乐段,由4+4的方整性乐句构成,g句转入bA调,以K46-D7-T结束。D段同样为4+4的方整性乐段。整段以bA大调进入音乐,31小节转入f小调,以K46-D结束。i句模仿了h句的音阶向上模进的方式进行乐曲发展,依旧沿用f小调,以K46-D-T结束全段。再现C段是一个减缩再现。
  再现部为原样再现,外加一个4小节的尾声结束全曲。
  二、写作特点
  莫扎特作为古典主义时期的代表人物,其创作风格以及写作手法都已达到近乎完美的地步,通过表达自己内心丰富的情感,创作了一部部卓越之作,对钢琴技术以及音乐史的发展均产生了深远影响。其作品中的和声走向也深深超越了巴赫时期的和声特点,作品的织体结构也更加完美,主题动机更加自如灵活,逐渐成为古典主义时期主要的音乐特征。[1](一)和声特点
  莫扎特的这首作品,和声明晰,为了突出作品的色彩感和流动性,使用了大量的转调,该乐章不包括再现部共转调9次。呈示部的A段的第五小节是F大调的D,由于第六小节还原了7,所以第五小节的最后一个音为中介和弦,也是C大调的T(见谱例一)。又如呈示部的B段开始为g小调,于第10小节以还原3、4转到了F大调(见谱例二)。再如中部开始为f小调,进入g句转为bA大调(见谱例三)。
  该作品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为了突出每一个乐句的结束,全篇的大部分的乐句都以K46-D或DVII/D-K46-D的半终止结束。如在呈示部A段a句的结尾就以DVII/D-K46-D进入b句(见谱例四)。呈示部B段c句以g小调开头乐句结尾转到F大调的K46-D进入d句(见谱例五)。包括在中部D段的h句,以bA大调开始后转入了f小调的K46-D收尾进入i句。
  (二)灵活的主题变形
  作曲家通过对主题动机的展开来释放音乐的内在力量,该作品里以对主题动机的变形发展出了一大串的旋律,就如同一颗种子种在地里开始生根发芽,枝繁叶茂。而无论旋律发展到哪里,你都可以从枝丫的细节追溯到本源的那颗种子上。到了贝多芬手上,这成为一种发展乐思的高级手法。[2]
  该作品中主要运用了主题变形的发展手法,在这个如歌的唯美乐章中,动机材料在乐曲一开始就奏响了(见谱例六)。主题动机为F大调,奏响三次属音C和一个C的八分附点,此后这个主题动机在作品里频繁变化出现。
  随着柔情浪漫的音乐旋律继续发展,到第 12 小节(见谱例七),标志性的主题动机在F大调上奏响,此时这个动机变得高亢激昂,在第 14 小节主题动机又一次出现,之后半音化的旋律赋予音乐惆怅忧郁的气质,好似一位心事重重的青年。[3]
  到了乐曲中部第21小节,主题动机开始变得舒展,八分附点也扩大为四分符点音符且由原来的单音变为了柱式和弦,织体层开始加厚(见谱例八)。在25小节,给单音动机加入了前倚音,使听觉上的音响效果更加丰富。进入29小节,主题动机由原来的平行走向变为向上的音阶式走向且节奏愈加舒展,但仍与原始主题动机保持一定的联系,音乐在主题动机不断变形、发展的过程中形成了一个新的乐段。这种通过将原始主题动机织体变形变厚以及改变节奏来衍生作品的写作手法逐渐在古典主义时期以及浪漫主义时期被广泛采用。[4]
  (三)力度与速度
  莫扎特从不在自己的作品中标注节拍的速度记号,迄今为止所有的版本上所标记的速度记号都是后人加上去的。在莫扎特的奏鸣曲中最常见的速度标注是快板(Allegro)、慢板(Adagio),而很少用急板(Presto)。因为处在古典主义时期要求严谨的音乐风格,所以演奏莫扎特的奏鸣曲时需要稳定的均匀速度,快板不宜太快,通常介于120~126之间,即一拍四音一般不超过126,慢板也不宜太慢。[5]
  莫扎特的音乐作品中融入了他的大量的人生阅历与思想,所以我们无论在欣赏还是演奏其作品时,不但要关注莫扎特音乐的特点,还需要深刻地了解他的生平和不同时期作品的创作背景,才能深入作品,体会到他的情思。这部奏鸣曲的第二乐章作品标注了Andante cantabile,代表如歌的行板,说明弹奏时速度不能太急,要以歌唱性为主,对细节的把握往往最能表现演奏效果。该作品中没有强烈的感情浮動,基本以P和f的力度为主,但在中部结束要再现时,运用了pp这个很弱的力度符号,表现一种无痕的接入感。
  结 语
  莫扎特作为18世纪欧洲音乐的代表人物,其为音乐事业做出的贡献是绝无仅有的。他的钢琴奏鸣曲旋律优美、纯真,浑然天成 ,其音乐语言和写作风格也都为18世纪的精粹结晶。他的作品不在于艰深高超的技巧,而在于所表现的内容都是智慧、和谐、平衡的。莫扎特通过音乐作品所表达出来的心灵感触和人生态度,不仅闪耀着智慧的光芒,更是一种永不凋零的印记。我们在莫扎特的音乐中能感受到他的一种明朗、积极向上的人生观,随着时代的发展,莫扎特的音乐不但没有被时代所取代和忘却,反而激起了一波又一波热爱莫扎特的人们对他音乐的探索研究。如果我们能够全面领悟到其音乐内涵和高深莫测的思想,就能够帮助当代乃至后世的人们了解和更深刻认识莫扎特这位西方音乐史上的伟大音乐家。
  注释:
  [1]李冬至.浅析莫扎特钢琴奏鸣曲写作特点及演奏分析——以奏鸣曲K.330第一乐章为例[J].中国民族博览,2016(11):147—184.
  [2][3][4]杜嘉莹.论莫扎特钢琴奏鸣曲的艺术特色[D].云南艺术学院,2017.
  [5]张 艳.论莫扎特钢琴奏鸣曲音乐风格及形成[D].东北师范大学,2009.
  (责任编辑:张洪全)
论文来源:《当代音乐》 2019年6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2218.htm